唐若雪带着叶凡来到爱琴海餐厅。

她轻车熟路点了两客牛扒,还有一客沙拉,跟上一次午餐一模一样。

“难得你信我一次”

叶凡原本还有些局促,待想到两人早已经离婚,整个人就放松起来,不用再患得患失了。

“误会你那么多次,这一次,无论真假,信你一次又何妨?”

唐若雪也收敛住情绪,跟叶凡朋友一样相处起来:“再说了,你救我两次,我难道真报警抓你?”

叶凡逐渐放开:“就算报警我也问心无愧,你真是中了邪,你难道没发现,身上的佛牌不见了吗?”

“还有,你的精气神也比以前好很多,少了一份怨妇似的戾气和暴躁。”

他提醒唐若雪一句。

唐若雪微微一怔,随后一抹脖子,发现佛牌果然不见了,同时感觉整个人确实轻松很多。

以前她脑子总是莫名其妙的烦躁,还有不受控制的悲观情绪,现在却对事对人看透了不少。

“佛牌真有问题?”

秀美大眼妹子的俏皮之旅

她犹豫着问出一句:“不是我怀疑你,而是真没见过”

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实在难于想象这世界有怪力乱神。

“真有问题。”

叶凡很直接告知:“它里面藏了一个邪灵,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消灭它了。”

“它魂飞魄散之前,告诉我是一个叫唐诗婧的人想要害你。”

“你认识这个唐诗婧吗?”

他没有隐瞒,也不担心唐若雪不接受,反正两人已经离婚,他不用再被唐若雪情绪牵扯。

“唐诗婧?”

唐若雪闻言手腕一抖,柠檬水差点倾泻出来,她讶然看着叶凡:

“她要害我?”

她彻底相信佛牌有问题了,因为除了真有邪灵告诉叶凡外,不会有第二个人向他提起唐诗婧这名字。

这是一直以来想要踩着她上去的堂姐。

叶凡点点头:“没错,她想要你和唐家倒霉。”

“真是她啊”

唐若雪低头抿入一口柠檬水,眼里掠过一抹无奈和痛楚。

她虽然早已收到风声,唐门会借今年考核架空自己,然后安排其他唐家人来掌控天唐公司。

而且这上半年,天唐公司一个困难接一个困难,从高干辞职到贷款被截,都卡得无比精准还致命。

传闻就是唐诗婧操纵,唐若雪一直不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叶凡看她样子,淡淡一笑:“认识的人?又被上一课了?”

“是啊,人心难测。”

唐若雪俏脸恢复平静,随后瞄了叶凡一眼:“你这么老实的人,还不是婚内出轨宋红颜。”

“我虽然看不起你,但起码有自己底线。”

她打击着叶凡:“哪里像你,吃软饭协议都提前谈好价格签好字了。”

“打住!”

叶凡切了一块牛排,然后制止唐若雪说下去:

“我跟宋红颜的事情,我只说一句,问心无愧。”

“不管你怎么说怎么想,我对得起你和唐家。”

“而且这个没有讨论的意义。”

叶凡目光看着唐若雪开口:“讨论再多也改变不了过去”

“行,这事不提了。”

唐若雪扒拉了一口沙拉,随后盯着叶凡哼出一句:“那就算一算你在医院摸我心口一事”

叶凡微微一愣:“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救你”

“我不管,你摸了,你就要弥补。”

唐若雪一如既往蛮不讲理:“放心,我不会让你以身相许,也不会让你跟宋红颜分手。”

“我只要你待会吃完午餐,跟我去给一个客户看病。”

她捏起一颗葡萄:“治好了,事情一笔勾销。”

叶凡没好气问道:“治不好呢?”

“扑——”

唐若雪没有回应,只是贝齿一咬,葡萄碎裂。

叶凡突然感觉蛋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