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周卿治疗了那么久,现在终于找到病因,司曜感叹着不容易。

   一般的治疗手段不会包括毒理的排查,若不是那包药,周卿的身体可能会一直虚弱下去,可能到死亡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原因而致命的。

   那包药材,就是救命药。

   “你的意思是,那包药材,就是救我的命的?”周卿惊呼道。

   她才意识到,那个女孩居然给她把脉,就把出了要用现代科技的才能检查出来的病因,然后还给她邮寄了药材。

   “嗯,那包药材就是解药,我看那药剂量也没有问题,只要按时服用,毒很快就会排出来,而且这药还有几味功效特殊的药,能让你日后身体恢复得更快。”司曜说道。

   周卿听着,眼泪不自觉地落下。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么一个女孩,只是一个善意的邀请,一碗解渴的绿豆沙,就把她的命给拯救回来了。

   周卿看向林文正,“老林,你快拜托人,把那个女孩找出来吧,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林文正点头,“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去做。”

   他虽然退休了,但是在A市还是有人脉有关系的,要找出那个女孩,还是容易的。

   慕少凌听着他们夫妻的对话,皱起眉头,问道:“岳母是怎么中毒的?”

   美妞别样风情

   司曜皱了皱眉头,道:“我也觉得奇怪,按照道理来说,这种毒要是吃多了就会瞬间来反应,但是周夫人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良反应,所以说应该是微量切日月累积服用的,而且每次服用的量应该都是差不多的,然后这些毒才能一致潜伏在她的身体里,慢慢的侵蚀着她的身体,导致现在这么虚弱,可是虚弱的情况也没有恶化,所以这一年多的时间应该是没有服用了。”

   听着司曜的分析,林文正提出疑惑,“裴医生,你是说这种药是吃下去的?”

   “对。”司曜点头。

   “我跟夫人一直都是吃着同一样的饭菜,为什么她会中毒,而我却没有觉得不适?”林文正又说道。

   周卿现在身体那么虚弱,若是他也中毒了,应该会跟她一样才是。

   但是他的身体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一如以往的健壮。

   慕少凌沉默片刻,想到了什么,立刻问道:“岳母,有没有什么是你一直在吃,但是岳父没有在吃的?”

   周卿点了点头,“我五年前就在吃保养品,这些老林都没有吃。”

   “保养品?”林文正皱眉,“你是说林宁给你买的?”

   “是啊,宁宁那孩子买的保养品,她每次买都是买一年的,不过她被送出国后,我吃完剩下的那些,就换了个牌子,后来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也不敢乱吃了。”周卿知道他在怀疑什么,又皱起眉头,“你怀疑是宁宁?”

   “是不是,也没有办法调查清楚了。”林文正皱眉道,他知道林宁的为人,不过这几年她在国外还算听话乖巧,没有惹是生非,原本以为她已经改过了,在听到周卿的话后,便更加失望。

   “宁宁不会这样的。”周卿摇了摇头,“我是她的妈妈,她怎么会这样对我?”

   她不敢相信,女儿会给自己下毒。

   “罢了,是她不是她又能怎么样?那些保养品你都吃完了,现在我们说什么也没有证据,无从调查,还好,这个毒能解。”林文正怕她太激动,也不敢一口咬定就是林宁。

   阮白失忆,周卿本来就受到了打击,现在若是让她相信毒是林宁下的,说不定会给她一次猛烈的暴击。

   但是他心里明白,林宁那种性子,要给她下毒,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他没吃那些保养品,就一点事情也没有,而周卿每天都吃了,现在就被查出中毒。

   想到林宁之前给他买的烟酒,因为养生的缘故他都没抽没喝,现在想来,他是逃过了一劫。

   慕少凌转过身,问着司曜,“只要准时服用那个药包里的药就可以吗?”

   “对,三碗水煎成一碗,就能服用。”司曜点头,又道:“只不过那个人给邮寄了多少包?我看林夫人的毒要连续服用一个月,才能彻底的清楚。”

   “那个人在信里说了,她后面还会给我们寄药材的。”周卿连忙说道。

   “要是她忘记了呢?”慕少凌接着说道,又问着司曜,“你能重新配药吗?”

   “说实在的,要是让我配药,林夫人可能要多喝两个月的药,因为我对这个药剂量的掌握不太好。”

   慕少凌:“……”

   司曜尴尬笑了笑,“每个人都有长处短处嘛,我的长处是西药,是手术,短处则是中药,而林夫人的这个毒,喝中药是最好的,既能解毒,还能养生,多好啊,我看那个人既然能把出林夫人的病,后面肯定也会继续寄药材过来的。”

   “你不能按照她的配方给配药吗?”慕少凌还是担心有什么意外。

   “少凌啊,你就相信林夫人口中的那个人吧,她可以不通过任何现代科技知道了林夫人中毒,那就是说明她对这个毒了如指掌,她之所以不一次性把所有药寄过来,而是分批次,那是因为到了后面,药材的分量肯定会有所调整,你就不要担心了,说不定等林夫人喝完这些药后,她就会主动出现,把把脉看看情况,继续开药,再说了,要是她不继续开药,到时候我再开药也不迟,对吧?”司曜费着口舌,让眼前多疑的男人相信他们口中那个女人。

   “嗯。”慕少凌听他这么说,只好点了点头,毕竟在医学的事情上,他才是专业的。

   司曜呼了一口气,说道:“林夫人,你今天就可以出院了,这个药,你是想回家煎了喝,还是在医院喝?”

   没等他们回答,慕少凌率先说道:“在医院喝。”

   他担心药会有什么问题,若是周卿等会儿喝了身体觉得不适,那在医院还方便些。

   “行,我现在就让护士拿去煎了,林先生,你先送林夫人回病房吧。”司曜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眯眯地拿着药包走了出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