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麻衣相师最新章节!

   果然,老四还没睁眼,甚至报纸的节奏都没也出现变化,可只要是途径到了老四头顶上的乌鸦,忽然就在半空之中,跟断了电似得,哗啦一下落了下来。

   死了。

   程星河一下就愣住了:“卧槽,老四有辐射!”

   辐个头——那些乌鸦坠地,身上的翅膀啪一下炸了个稀碎,显然是被非常厉害的行气,隔空震碎的。

   程星河顿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有点钦佩的看向了我:“七星,他妈的还真有点先见之明。”

   幸亏倒霉的是乌鸦——如果我们趁着老四睡觉偷袭,那炸毛坠地的,就是我们。

   睡觉的时候都没放松警惕,老四摆明了是要设个套给我钻。

   这一瞬间,周围的人被惊动了:“哪儿来这么多的乌鸦?”

   他们的视线被乌鸦吸引了:“别让乌鸦伤着四宗家!”

   乌鸦密密麻麻,已经跟烟雾弹似得把这里给包围了,加上受了惊,遮天蔽日,谁都看不见头顶,更看不见屋顶上的金瓦松。

   老四瞬间也被惊醒,报纸冷不丁被他抓了下来,一看眼前这个形势,一下就怒了:“哪儿来这么多乌鸦!”

   红衣古装美女雪地里绽放

   这一下子,他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煞白煞白的——在慌。

   接着,只听“哄”的一声响,周围的乌鸦大片死亡,下雨似得落了一地,空气之中都是乌鸦肉的腥气,但是也来不及了,不少乌鸦成了漏网之鱼吗,扑棱棱已经散开了。

   老四盯着那些飞远了的乌鸦,咬着牙正喘气呢,可反应过来了什么,奔着房顶子一看,顿时就怒了:“金瓦松呢!”

   金瓦松早就不翼而飞了。

   老四啪的一下,一巴掌打在了春秋椅上,春秋椅顿时碎成了粉,接着,老四就吼道:“都给我过来,追!不把金瓦松给拿回来,们今天也别回来了!”

   剩下的厌胜门人一听这个,都看出老四是真格急眼,赶紧冲着乌鸦追过去了。

   老四就更别提了,轻捷的翻身上了屋顶,也追过去了。

   程星河一下就明白了:“是用乌鸦来偷金瓦松!”

   没错,为什么要那个首饰呢?因为乌鸦最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只要是见到了,一定会叼到了窝里做装饰。

   哑巴兰一听着急了,也跟着厌胜门的人就跑:“哥,那咱们还愣着干什么,再不找那个叼走东西的乌鸦,那东西不就被老四捷足先登了吗?咱们就白玩啦!”

   “还有正气水的嫁妆。”程星河瞅着我:“七星啊七星,可玩儿大了,弄不好,就把自己给玩儿进去了。”

   我是那种白玩儿的人吗?

   这会儿,我早就看好了,趁着附近的厌胜门人都干净了,找到了那个大殿后面,直接从一口缸里捞出了一个乌鸦。

   接着,就把乌鸦嘴掰开了。

   他们几个一看,顿时都傻了:“这是……”

   套着白藿香顶针的金瓦松。

   也要托赖那个顶针——顶针上面有宝气,我现在已经是地阶三品,一眼就能找到。

   可哑巴兰没明白:“哥会望气我知道,可这完就是赌啊——也幸亏掉的不远,要是这个乌鸦被老四他们抓住,不就完了吗?”

   程星河已经看出来了,打了哑巴兰脑袋一下:“这都想不明白——七星肯定是在这个顶针上动了手脚了,我闻闻……”

   程星河的狗鼻子也挺灵:“三步醉?”

   没错,在这个顶针上,下了微量的三步醉,不管哪个乌鸦叼了这个,肯定会掉在这附近。

   以我对老四的猜测,他肯定以为这些乌鸦是人为控制的,肇事乌鸦肯定要飞走,一定会去追飞走的,不可能会留下盯着这些落地的。

   乌鸦一落地,顺着宝气不就找回来了吗?

   程星河直挑大拇指:“七星,刚才说不敢得罪洞仔,这个脑子,我看跟谁为敌,也不能跟为敌啊!”

   我说这事儿能做成,也是因为苏寻——要是没他那个准头,帮我把顶针套到了上面,想出主意也实行不了。

   苏寻禁不住也有了点得意:“小事。”

   说着,偷看了哑巴兰一眼。

   我们也没浪费时间,赶紧带着东西就往回跑。

   可一路跑回去,我老有点不祥的预感——觉得后面像是有一双眼睛,正在看我们。

   我回头了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没看见什么。

   是这一阵子,精神过敏了吗?

   这个被人监视一样的感觉,真不舒服。

   白藿香见了金瓦松,可高兴极了——再晚几个钟头,那乌鸡不死也得弹弦子(中风后遗症)。

   果然,吃了金瓦松不长时间,乌鸡还真的睁开了眼睛。

   我们顿时都高兴了起来,乌鸡缓过神来,忽然怔怔的盯着我:“师父,我问件事儿,一定要老实回答我——跟她,什么关系?”

   他说的是白藿香。

   白藿香莫名其妙,我则一愣:“关系?同伴关系。”

   乌鸡两只眼睛跟灯泡一样,我从来没见这么亮过,接着,他猛地就拉住了白藿香的手,诚挚的说道:“我,我会给负责的。”

   卧槽?

   原来乌鸡虽然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可那个状态,跟我们遇上鬼压床一样,对身边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包括白藿香为了掩护他……

   白藿香的脸一下冷了,唰的一下把手抽出来:“我不是为。”

   乌鸡愣了一下,大声叫说道:“可我……”

   我打了他脑袋一下:“吵什么,有话安了再说。”

   乌鸡捂着脑袋,忽然对着我跪了一下:“师父,谢谢救命之恩,还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徒弟的终身大事,也谢谢师父成了!”

   我赶紧说道:“我跟白藿香本来就……”

   可话还没说完,江采萍就拽住了我:“有人来了。”

   果然,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唐义的声音:“四宗家,您怎么又来了,昨天不是……”

   接着就是一声巨响,唐义可能被掀翻了。

   我心里一提,昨天的招不能用两次,可这地方也不大,上哪儿去藏乌鸡?

   我立马使眼色让程星河他们带着乌鸡躲一躲,他们利落的翻到了窗外。

   但是这一瞬间,一面墙整个倒塌,程星河他们就像是被看不见的大手给抓住了,直接跌了回来。

   老四跟终结者现世一样,出现在了砖石瓦砾和烟雾尘土之中。

   他冷笑了一声:“幸亏有人给我出主意,不然还真便宜小子了——现在人赃并获,还有什么可说的?”

   出主意?

   老四盯着乌鸡,冷冷的说道:“跟他叫师父,是不是?”

   完了,这下西洋镜,被部拆穿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立马挡在了乌鸡前面:“四宗家,有话好好说……”

   无论如何,也得争取时间,让他们跑出去也行!

   正当我想把玄素尺给取出来的时候,老四眼尖,早就看出来了,一只手挥过来,以非常快的速度,就把我右手折过去了,狞笑着说道:“这右手很有意思,掰来掰去,却怎么都掰不折!”

   卧槽,这一下把我疼的——要不是白藿香,都不知道废了多少次了!

   妈的老四就是老四,哪怕行气亏损元气大伤,这种速度,根本不是我能防得住的!

   而我大声就说道:“们还愣着干什么,跑啊!”

   可说话同时,一根银光对着老四就射过来了——苏寻的元神弓!

   老四飞快的侧脸闪开,比元神弓还快!

   这帮傻饼,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反而站起来了,冷冷的看着老四:“要死一起。”

   老四一下笑了:“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身边的,是废物傻子!”

   说着,老四一只手就举起来了,我拼命想要拿玄素尺,可根本就够不到。

   煞气已经炸了起来……

   我眼角余光,就看见,江采萍像是也要过来了!

   她已经死了一次了,要是再给老四给……

   但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一声大叫,是唐义的声音:“四宗家,快出来吧,大事不好了!”

   老四一只手悬在了半空,十分不耐烦:“能有什么大事?”

   “天师府……”唐义跑到了窗户下面,大声说道:“天师府的不知为什么,竟然能破了藏,从东门闯进来,已经杀到了黑房子了!”

   老四一下就愣住了。

   而我心里也提了起来——今天已经是预知梦的第三天了,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