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唐门三大太上长老,此刻屋内所有人,无不纷纷转头看向唐锋。

   尤其是那扁天福翻白眼,上上下下将他扫了个遍,最后终于忍不住道:“你能救他,能保他一辈子性命无忧,还能保证功力无大碍?”

   “实在是狂妄自大,现在的年轻人,连病人的毒情都没有查探清楚,就如此口出狂言,实在是无知者无畏啊!”

   那白无忧虽然没有直接开口质问,但也是微微摇头一笑,看得出来,他的意思也与那扁天福相同。

   唐锋陡然转头,盯着他,冷笑道:“你不能救,并不代表我不能!”

   扁天福冷笑道:“连我领草堂,甚至连古武药王谷都束手无策之人,普天之下几乎已无人能救,就算还有,也绝不是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

   白龙使眼看着情况要遭,毕竟他了解唐锋的为人,他很清楚这龙刺使,绝不是个凭空说大话之人。

   所以他立刻上前笑道:“两位神医前辈请稍安勿躁,既然唐先生说,他有能力医治,咱们也不防先看看他如何。”

   扁天福骤然冷哼,紧接着长长的衣袖一拂,便已转过头去,看他样子,似乎是已不屑于唐锋这种年轻小子理论。

   那白无忧药王谷出身,又是古武界之人,自恃身份地位并没有开口,但是其举止神态,却也露出了浓浓的轻视之意。

   唐门三大长老看着唐锋道:“阁下既是龙组龙使者,身份地位不敌,显然不会无的放矢,敢问阁下,有何具体办法?”

   唐锋不再废话,立刻问道:“敢问这里,可有银针?”

   晴空之下甜美女生套图

   白龙使立刻道:“自然备有,无论何种形式的银针,这里都有。”

   不等唐锋开口,他立刻又道:“唐先生稍等,我这就立刻去拿。”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转身走出了厢房,约略两分钟后便又拿着锦盒,急忙忙踏步走了进来。

   旁白的扁天福看到这,立刻有嗤之以鼻冷哼道:“简直是故弄玄虚,以为凭借一套银针手法,就可以控制这种蛊毒,实在可笑至极。”

   白无忧也是摇摇头,长声叹道:“说起银针,老夫忽然想起一件事。”

   扁天福似乎很无聊,立刻问道:“白先生想起了何事?”

   白无忧眺望窗户,似乎在缅怀往事,半晌才叹道:“据传咱们华夏,上古之时有一部逆天针法,名叫太乙神针,不仅能治病解毒,还能助人,帮助武者洗精伐髓。”

   扁天福点点头道:“我倒也有在一下零星的典籍上看到过这部针法。”

   白无忧黯然长叹道:“只可惜,这部逆天施针法,早已在千年之前,就已经遗失了,这真是华夏医学的一大损失,也是华夏武界的损失。”

   唐锋听了,不由道:“想不到,你们竟也知道这部上古太乙神针法,倒也不愧神医两个字了。”

   扁天福面色顿时大怒,喝道:“无知小儿,年纪不大,口气倒不小,听你的口气,你好像还会这部神针不成?”

   唐锋豁然转头,从进来到现在,他就一直在隐忍,看在唐门面子上,一直忍耐对方,只可惜这老家伙实在太过得寸进尺。

   想了想,唐锋一字字道:“我若是会这部太乙神针,你又待如何?”

   到现在唐锋已经知道,为何龙组的宝库里面,会有太乙神针的秘籍,原来是祖龙前两年从昆仑秘境当中获得,随后带回的总部。

   又因为龙组有过规定,但凡龙组宝库里面的任何宝物,都不能外传,故而外人并不知晓。

   迄今为止,整个古武界,也都不曾见过这部针法秘籍的影子,当然,就算龙组里不少人知道这部针法的宝贵,也曾兑换过,但却学不会。

   也是唐锋的金龙气劲比较特殊,才能施展这部上古太乙神针。

   那扁天福听了,顿时仰面哈哈大笑起来,好半晌才道:“无知小儿,你若是会这部上古针法,老夫当众跪下磕头,喊你一声医祖前辈!”

   唐锋盯着他,沉声道:“我念你是武林前辈,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收回你刚才这句话,我可以当作没有听到过。”

   扁天福冷笑道:“老夫是什么人,说过的话一诺千金,不过反过来,若是你不会这部太乙神针的,又该如何?”

   唐锋神色已冷得可怕,一字字道:“我若不会,便将这双手砍下来,送给你这个武林前辈!”

   扁天福立刻喝道:“好,那老夫就不客气了,你这双手老夫收下了!”

   唐锋没有再说话,事已至此,双方已经再没有半点挽回的余地。

   白龙使在旁看着,原本想要插话调停,因为不管是唐锋,还是扁天福,他都不愿意任何一方输。

   毕竟这里是唐门之地,日后若是传到江湖上去,他们蜀川唐门的面子,也绝对过不去,只是这时候,他显然已无法再开口。

   唐锋接过锦盒,就要迈步走到冰床前。

   一名太上长老忽然摆手,道:“且慢,阁下虽然说会上古太乙神针,但口说无凭,而且也不能拿天昊的身躯做实验。”

   白无忧点点头,道:“这倒是,唐天昊乃唐门副门主,身份极尊贵,自然不能拿来实验,再者说他已经命悬一线,稍有不慎差池性命不保。”

   唐锋想了想,没有再坚持,忽然转头吩咐道:“浩然,你过来!”

   自从进来后,陈浩然就一直茫然失措的站立在角落,脸上表情复杂,听到唐锋传话,这才缓过神来。

   “大哥,找我何事!”陈浩然说着,脚下已经迈步过来,此刻他手上,也还是捏着那柄形状奇异的小刀。

   一看到他手上那柄小刀,确切的说是陈浩然捏刀的手法,唐门长老,面色立刻变得怪异起来。

   关于唐天昊在外面有私生子一事,他们自然已经有所耳闻,早之前,唐门也已问过这个年轻人,问他愿不愿意改姓,重新叫唐浩然。

   不过陈浩然却当面拒绝了,这也是他为何一直无法踏入唐家之门。

   唐锋不理会三大太上长老的脸色,看着陈浩然,淡淡笑道:“本来,我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帮你洗精伐髓,借着今日姑且送你一场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