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是一介女流之辈,但宋灵儿自从成为肖舜的徒弟后,也是见惯了诸多大场面,此时面对对手的凛然杀意,她是丝毫没有露怯,反而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回应着。

“交易是不可能交易的,相反我这次还要将你们一网打尽,随后统统遣送龙组,看你们还敢不敢对我武盟动任何窥伺之心!”

话音刚落,对面的一帮东瀛忍者顿时是群情激奋。

“八嘎!”

老者抬手示意其余人稍安勿躁,旋即冷笑不已的看向宋灵儿:“呵呵,这位美丽的小姐,若继续这般挑衅我等,我保证你的后果将无比凄惨!”

闻言,宋灵儿满是傲然的摆了摆手:“你还没有资格对我说这样的话!”

如果说她单独碰上那么一群忍者,或许心中还会有些许的惧意,但眼下有师父肖舜在一旁站着,心中又何惧之有!

面对如此挑衅行为,老者非但没有动怒,脸上的笑容反而是变得愈发玩味了起来,自顾自道。

“据说所知,武盟左右二使的修为都是先天四重境界,而我身旁的这些同伴,能够与你抗衡之人就不下四个,小姐此刻既然还如此有恃无恐,想必是这位老先生给你的底气吧?”

说到最后,他的目光已经死死的放在了肖舜身上,似乎想要将这个神秘的对手给看个透彻。

见状,肖舜并没有接话,而是满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旋即又步履蹒跚的走到了一块木头桩子上坐下,似乎并没有打算要进行任何的干预。

饶是如此,但老者对于他的警惕心却是没有丝毫的减弱,甚至还要远远超过对宋灵儿的戒备。

可爱的长辫子少女

他活了八十多年,而且又是身为忍宗大佬,形形**的人见过无数,可眼前那年纪不下于自己的老头虽然看上去人畜无害,但往往越是这样不起眼的人,就越是应该注意!

就在此时,宋灵儿突然俏皮的笑了起来:“嘻嘻,想知道这个问题的话,你们就想要将我击败才行!”

话音刚落,一帮东瀛忍者们窃窃私语的讨论了起来。

由于他们用的是东瀛话在交流,以至于宋灵儿和肖舜两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不一会儿后,有三个人并排而出,纷纷流露出了一抹不善的目光,对准了不远处的宋灵儿。

“既然左使大人不想轻易与我们达成合作,那我等也唯有将希望付诸于武力之上了!”老者有些无奈道。

“就怕你们没有那个本事!”

说罢,宋灵儿眸子一缩,旋即裹挟着一阵香风冲到了三名对手的身前,她竟然在以少打多的情况下,还率先发动进攻,不得不收的确是艺高人胆大啊!

而她的三个对手也明显不是白给的,为了解救受困于龙组的两位上忍,东瀛忍宗这次是强援齐动。

在这次前往华夏的人,都是忍宗的超级高手,一个个修为都不下余先天三重的境界。

而老者能够成为众人的领队人物,他的身份就更是非同寻常。

麻生雄也,忍宗现任宗主,他是东瀛唯一暴露出来的禁术忍者,更是忍界的神话人物,被无数人所膜拜。

可这位东瀛的最强者,此时的注意力却牢牢放在了一个不起眼之人身上,他甚至都没有心情去关注宋灵儿那边的战况,而是聚精会神的看着坐在石墩上的肖舜。

他之所以没有选择亲自对宋灵儿动手,不过是因为要时刻提防肖舜罢了,在没有试探出对方的底细前,他不可能主动应战。

肖舜也注意到了暗中有人在窥探自己,不过倒也并没有太过于去在意,而是漫无目的在欣赏着四周的美景。

自打这帮忍者一现身,他便已经看出了众人的强弱。

说实话,这样的一个队伍,对如今的肖舜而言,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挑战性。

这倒并非是在说这帮人实力不强,只是因为他的境界实在是比普通人高出太多了,别说东瀛了,即便是华夏修界,只要是在不面对宗门的情况下,他都说可以说是毫无敌手!

另一边,宋灵儿虽然以一敌三,但在场面上确实丝毫不落下风,在肖舜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她的丹道造诣已经修为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估计在过不久便成突破先天五重的境界。

在刻苦修炼的过程中,她对于水灵气的掌握以及运用也已经非常得心应手,即便对手们的招式身形在诡异,却也能以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

双方交手百招之后,已经有两人倒在了她的招式之下,唯有一人还在苦苦支持。

看场面,她那最后一个对手估计也撑不了太长的时间,落败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果不其然,又过了十招,宋灵儿虚晃一招将敌人引诱而来,旋即在对方空门大开之际,一掌轰向了对手肋下。

“砰!”

一声闷响荡开,战斗的帷幕也是彻底的落下。

损失了三名成员,麻生雄也等人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焦急。

毕竟,刚才出马的不过是他们队伍中最弱的成员而已,好戏还在后面呢!

不多时,又有两名忍者主动出列,快速杀向不远处的宋灵儿。

这两位的实力明显要比刚才的对手高上一截,双方刚一交手,宋灵儿便感受到了一丝丝的压力,出招之间也不在如同之前那般轻松随意。

见状,麻生雄也笑道:“呵呵,右使大人果然实力非凡,不过想要拿下这一战,绝对不是那么的轻松啊!”

宋灵儿并没有理会他的这番话,而是专心致志的在两名对手过着招,在这个节骨眼上,她要是分心片刻势必会被敌人抓住机会,从而错失先机。

被人无视之后,麻生雄也倒也并不在意,接着又道。

“右使大人这又是何必呢,我等说提出来的要求,对于你们武盟而言不过就是举手之劳而已,凭借你们和龙组的关系想要让他们放两个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那丹阁我们也并非是想部拿走,不过只是希望能够获取其中的炼丹技术以及几个可靠的炼丹师而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