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瀚海没有选择反抗那股带着自己向虚空更深处潜去的莫名之力,因为他并未从中感受到对自己的丝毫恶意,而且如若没有这股力量在他借助那魔域天骄自爆撕裂虚空后潜入其中并将自身气息彻底掩盖的话,仅凭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躲过凌山海的搜寻。

于情于理,无论自己和那藏身暗处的强者是否敌对,南宫瀚海都认为自己应该和那个人见上一面,至于最终是否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在对方手中,那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事情了。

不过片刻时间之后,南宫瀚海便敏锐的发现在自己前方不远处的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让他感到有些熟悉的气息。

但是不等他对此做出反应,对方便率先开口说道,“我没兴趣知道姜师叔为何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出手救你,但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话那就老实跟在我后面。”

话罢,此人便就此头也不回的向着虚空深处再度开始了前行,而南宫瀚海此刻心中却是充满了震撼。

詹擎!

怎么可能会是这个家伙,还有就是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姜师叔又会是谁?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相助?现在詹擎又想带自己去什么地方?还有就是方才他和仇道一战的最终结果又是什么?

这所有的一切都让詹擎心中不解越来越浓,但是由于方才詹擎所说的话以及自己现在对情况的不了解,使得他也只能选择闭上嘴巴跟在詹擎屁股后面默默的向前赶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那原本一片黑暗的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点毫芒,而在看到那点毫芒的瞬间南宫瀚海便发现詹擎的速度开始了骤然的加快,同时那股原本围绕在他身周的莫名之力的波动也随之降到了最低点。

南宫瀚海心头不由得为之一振,以他的修为完可以在瞬间从中冲出,然后选择另外一个方向逃离此地,毕竟就目前这种情况而言,詹擎对自己完算不上有任何善意,更不用说昨夜厉垣更是死在了自己那位便宜师尊的安排之下。

一念至此,南宫瀚海心中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随即更在暗中开始催动修为,准备为接下来的跑路积蓄力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于他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却是让南宫瀚海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随之更是连手上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

纯白色小妹的下午时分

“呦!你小子怎么跟着一起来了?我记得南宫小子你不是已经拜那天宫的二长老凌山海为师了吗?现在来这里莫非是想给那老家伙做内应把我们除掉吗?”

话虽如此,但其中却没有丝毫的杀意,更多的反而是对他的调侃。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个声音对南宫瀚海而言实在是太过熟悉了,虽然和对方并没有接触过太多次,他的声音却是让他无论如何也都不能忘却。

南宫瀚海眸中隐隐有激动浮现,随即更是忍不住的低呼出声,“云逸大人?”

“呃……我感觉你还是叫我前辈来得舒服一点,要不直接喊大伯也行,估计你老爹南宫青的年纪还没我大呢!”云逸呵呵笑着说道。

话音响起的同时,一股轻柔的吸力突然作用到了詹擎与南宫瀚海身上,至此南宫瀚海心中在没有了任何一丝的排斥,就这么顺从无比的在这股吸力的作用之下进入到了方才他所看到的那点毫芒之中。

这里自然只能是云逸的体内世界,而在进入此地的瞬间南宫瀚海便直接陷入到了震惊之中。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看到了之前从鬼仙口中得知在和冰焱老祖交手过后连身体都被打没了的云逸,甚至还见到了那在昨夜受到天宫暗卫袭杀而身亡的厉垣此刻就那么满脸笑容的看着他们。

突然之间詹擎身前有白光闪烁,随之更是从中走出了个气质儒雅非凡的男子,而在看到这个男子的瞬间于他脑海之中便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对方的名字。

姜天仲!无天法则之灵,自己潜入天宫的最初目的便是将他解救出来,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在这里见到这个人。

但还不等他说话,姜天仲那边就直接开口对云逸说起了九龙山那边的大致情况。

“由于这个孩子的原因,詹擎的离开并没有引起太多的,不过那个老魔头貌似并不会如此轻易就会对他放手,另外仇道那小子又找了詹擎一次麻烦,最后结果虽然是被詹擎一剑重创,但勉强也算保住了性命。”

“不过就目前而言天宫那边应该会闹上一次大的,毕竟这还没过多长时间,他们的天骄就接连死了两个,还重伤了一人,凌山海现在估计都快气炸肺了!”

云逸轻轻点了下头,随即转身看向南宫瀚海,“这孩子又是什么情况?”

姜天仲微微一笑,“说来他胆子倒是挺大,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和一个魔域的小家伙达成了协议,让对方以自爆的方式帮他撕裂空间,然后他再借助自身本命法兵扛过对方自爆的冲击并藉此潜入虚空之中假死!”

“不过这小子明显也小看了天尊的能耐,如果不是关键时候我出手帮他隐去天机的话,现在估计他已经被凌山海给救回去了,但就算这样他的情况依然不是很好,你还是看着帮他处理一下吧!毕竟给人疗伤这种事情我并不擅长!”

云逸转而略显惊讶的看了南宫瀚海一眼,同时随手自天穹之上抽出了一道鸿蒙紫气打入南宫瀚海体内,终而对其笑着说道。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现在并不是时候,等你伤势完恢复我再来给你好生解答一番,行不行?”

南宫瀚海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应允,不过即便如此却还是没忍住多看了厉垣一眼,“云逸叔叔,厉垣他究竟是……”

云逸轻笑,随之抬手一点,自他身旁便直接出现了个无论气息还是形态,乃至就连修为也都和厉垣完相同的人,而后更在云逸挥手间就此散去。

“这是我用鸿蒙紫气凝练出来的化身,可以完美的重现本尊的一切,昨日也是如此才能骗过天宫那两位半步天尊的,好了,解答完毕,你小子现在最需要的是睡上一觉!”

说话间,云逸伸手点在南宫瀚海额头之上,就此将他送到了体内世界某处灵气最为浓郁的山峰之上,然后这才转过身来看向詹擎。

“这次杀了几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