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个去!听到这话,张逸有些目瞪口呆。

这家伙,简直太不要脸了吧?

都还没拜师,就已经把对方当成师父了?

还想强人所难不成?

然而,青云观主压根就不吃断水流这一套,他微微笑道:“只要你能打伤贫道,贫道就是你的师父,如果不能,你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吧!”

“看招!”

断水流一身轻喝,他手持着长剑,划破空气,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青云观主面前。

千钧一发之际,青云观主气定神闲挥舞着拂尘,在其面前形成一阵波动。

嗡!霎时间,断水流已经一剑刺来,带着悍然的杀意。

咔擦!顷刻之间,那股波动正在一寸一寸吞噬着长剑。

“你杀念太重了!”

青云观主站在原地没动,就这样淡淡盯着眼前的断水流。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

断水流红着眼睛,大声的咆哮着:“那就助我悟道!”

青云观主微微笑道:“你知道何为道吗?

道是什么吗?”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

“想要悟道,谈何易?”

“你杀念太重,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话到最后,他绣袍轻轻的一挥。

轰!猝不及防之下,断水流如遭重击,整个人踉跄的连退十几步。

他低头一看,发现长剑已经被绞碎,只剩下了一个剑柄。

青云观主深深看了断水流两眼,他收起拂尘,转身往古殿走去:“你输了,请回吧!”

“不,我还没输!”

断水流擦掉嘴角的鲜血,他脚尖连连点地,一掌便是往青云观主后背拍去。

不管如何,他都要打伤这个老道士,让其收自己为徒。

他觉得,在这个天下,只有道家内功玄门正宗,才能够领悟到更多的东西。

看到这一幕,张逸心中有些动容。

不得不说,断水流执念很重,但平时杀人导致的杀孽也更重。

眼看断水流就要一掌拍中青云观主,关键时刻,对方返身回了一掌。

轰!这一掌,也重重的落在了断水流的胸口之上。

“啊!”

断水流有些痛苦的咆哮着。

隐藏在他体内的剑气,在这一瞬间,都彻底爆发了出来。

唰唰——数之不尽的剑气破体而出,尽数往青云观主身上迸射而去。

青云观主眼瞳微微一缩,关键时刻,他手中拂尘一挥。

嗡的一声轻响,化为了一层层波动屏障。

噗噗!那些凛然的剑气,刚柔并济,直接穿透了那层波动屏障,化为了点点水珠。

猝不及防之下,青云观主被震得连连后退,气血一阵翻涌。

刹那间。

他嘴角渐渐地溢出一丝鲜血。

青云观主,受伤了!此时的断水流已经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主人!”

雷麒麟吃惊出声,它赶紧冲了过来。

青云观主摆摆手,他随手抹掉嘴角的鲜血,呵呵笑道:“果然很不错,断居士,你赢了!”

终于赢了吗?

断水流嘴边泛起一抹笑容,然后直接当场晕了过去。

咳咳!青云观主剧烈的咳嗽了两声,随即看向雷麒麟:“小雷,把断居士带进来吧!”

“好的!”

雷麒麟尽管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走上前来,用嘴叼起了断水流。

青云观主忽然又止住了脚步,他回头看了张逸两眼:“张居士,你们也跟着一起进来吧!”

说完,他头也没回的踏入了古殿之中。

张逸没有片刻迟疑,带着傻愣愣的冷月跟了进去。

——尽管断水流出其不意打伤了青云观主,但自身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势。

经过张逸用针灸的治疗,断水流那些伤势也好了很多。

然而,断水流依然昏迷不醒。

此时青云观主正盘坐在一旁,浑身真气剧烈鼓荡,似乎看起来正在疗伤。

雷麒麟默默的守在一旁,看向断水流的目光带着一种凶狠。

如果不是因为此人,自己的主人也不会受伤!张逸坐起身来,往青云观主这边走来,双手抱拳道:“前辈,您受伤不轻,要不要我帮你针灸一下?”

“哦?

你还会针灸吗?”

听到这话,青云观主也睁开了眼睛,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懂得一点皮毛!”

张逸很谦虚的笑道。

“张居士,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还懂得谦虚了?”

青云观主突然笑了起来:“如果你没有师父的话,贫道肯定会收你为徒,可惜,真是可惜啊!”

话到最后,已经化为了一声轻叹。

嗯?

他这是什么意思?

听他这话的意思,他似乎好像知道我有师父?

难不成,他也跟师父一样,神机妙算?

“贫道已经没大碍了!”

青云观主站起身来:“断居士将剑气隐藏于身,是你做的吧?”

“前辈果然厉害,正是晚辈做的!”

张逸笑了笑:“我答应过断兄,所以,还请前辈能原谅晚辈!”

“呵呵,不得不说,你的剑道造诣登峰造极!连贫道也叹服!”

青云观主很赞赏看了他两眼,随即指着躺在不远处的断水流说道:“断居士没事吧?”

“断兄已经没事,明早就能醒来!”

“那就好啊!”

“前辈,似乎很关心断兄的安危?”

“哈哈,他若是出事,贫道岂不是失去了一个弟子?”

张逸愣了下,随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么看来,青云观主已经打算收断水流为徒了。

心想着,张逸就感觉到,身旁一阵轻风传来。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不知何时,断水流已经醒来,就这样冲到青云观主面前跪拜了下来,还不停磕着响头。

“好,好啊!”

青云观主抬手扶起断水流:“从今往后,你就跟随在贫道的身边吧!”

“多谢师父!”

断水流满脸欣喜。

张逸表情很错愕看着断水流,心说这家伙恢复得也太快了吧?

他原本以为,断水流至少也要明天才能醒来,没想到现在就已经醒来,而且还活蹦乱跳的!不过很快,青云观主表情严肃的说:“贫道要跟你说清楚,贫道打算在这里修道安度余生,你能耐得住这种寂寞吗?”

“师父你放心,我早就已经有所觉悟了。”

断水流微微笑着:“修道之人,就是要耐得住寂寞,否则,谈何悟道?”

“哈哈,那为师就放心了!”

青云观主开心的笑了。

断水流很是高兴,可他还没高兴多久,两眼一抹黑,再次晕倒在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