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园外,苏七月悄无声息地在靠到了一棵大树后方。

这个位置刚好在庄园的侧面,又远离了那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路。

从安全性上方面来说,绝对是最优的。

刚刚接近的时候,苏七月就已经发现了庄园高处有无线电监测设备。

因此他在抵近之前,就已经将通讯系统给关闭了。

就算对方的无线电监测设备再先进,也不可能检测到任何东西。

当然,在关闭通讯系统之前,苏七月已经将自己目前的定位传送给了察卡督查。

后续的行动,他相信察卡一定可以布置得很好。

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看住庄园里的主人——马云飞。

刚刚渗透的时候,苏七月已经隐约听到了庄园中人的一些对话。

可能以为祖籍的缘故,马氏父子手下的马仔也大都是有国内的渊源。

上溯三代以上,几乎都是侨胞。

清纯可人的向阳花仙

因为这个缘故,马氏父子手下这些马仔们,平时对话的时候,都喜欢用一些祖辈的语言。

虽然他们的语言已经和普通话相差很多,不怎么标准了。

但是听懂个七八成,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听了他们的一些对话内容,苏七月就知道了自己身处何地。

和自己之前的推测一样,这处庄园确确实实就是马氏父子的重要据点之一。

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门面。

毕竟,马氏父子想要谈生意的话,肯定是要包装一下自己。

这处庄园,无疑能给他们的加上不少分。

也让他们的买家,对他们更有信心。

听之前两个马仔的对话,好像庄园里眼下只有马云飞一人。

也就是说,马世昌并不在此地。

至于他是依旧被困国内,还是已经逃回到了缅国,苏七月就不得而知了。

“轰隆隆”的马达声,让沉思的苏七月顿时警惕起来。

他正准备将身形再压低一些,庄园侧门就出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

“小玉,你先去琪彤那边吧。这里待会儿可能会有点状况……我可能没办法照顾到你。”

男人蹙着眉头对女人说道。

听了这话,女人就露出了一股愁容。

她抓住对方的手,戚戚说道:“云飞,既然可能有状况,你干脆也离开吧。我们和琪彤一起去国外定居,好不好?”

“想什么呢!”

男子不爽地训斥道,“你以为我去了国外,就能隐姓埋名过活了吗?”

女人愣了一下,还待再说,男子已经不想听了。

他朝后方一努嘴,下一刻,一个人高马大,金发碧眼的欧美女性就开着一辆哈雷摩托车,从暗处走了出来。

“凯瑟琳,帮我把她送到小姐公寓那。从小路走,大路可能会有麻烦……”

“是,主人!”

女保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体态娇柔的女人滴了几滴眼泪,还是上了摩托车。

目送着两个女人离开,男子这才释然地吐了口气。

他看了看手中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潜在暗处的苏七月,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个男子的身份。

是的,这人就是马云飞。

也是马氏家族未来的顶梁柱。

根据情报显示,这个马云飞今年应该只有29岁。

他能有今日之地位,并非占了其父亲马世昌的光。

事实上,他现在的很多东西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而不是从父亲手中接管的家族生意。

本来一开始,马世昌是抱着姑且试试看的想法,只给了儿子一点点资金,让他单飞来着。

谁知道,马云飞的能力实在太强。

为人又十分有手腕。

短短三年时间,就已经整合出了一支不逊于父亲马世昌的势力。

看到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马世昌也是乐见其成。

很快地,他就将自己手中大部分权利转移给了儿子。

现在马氏家族,马世昌只是名义上的话事人。

真正说了算的,反而是身为儿子的马云飞。

上面对马云飞的评估,开始是有一些失误。

后来在卧底了解到了一些情况之后,才将这个误判给扭转了过来。

在眼前这种状况下,和马云飞这样一个贩毒集团的主要人物照面,对苏七月来说实在充满了诱惑。

如果能在这里将马云飞拿下,无疑能给这次联合行动奠定一个很好的基础。

后续哪怕再无收获,比如给敏登跑了,也不至于空手而归。

但是略一琢磨,苏七月还是放弃了行动。

毕竟眼下自己因为方便潜行的缘故,只随身携带了一支手枪。

虽然以自己的枪法,可以保证击毙对方。

但这对清剿整个马氏父子的贩毒王国是没有意义。

而且还很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从而受到对方大量手下的追杀。

就算自己能够逃脱,也会打草惊蛇,让察卡督查后续的行动功败垂成。

这种情况,实在不是苏七月想要看到的。

就在苏七月暗自思忖的时候,远处马云飞的电话已经接通了。

“敏登叔叔,你那边已经安全了吧?”

马云飞对着电话,爽朗地笑道。

“我们克钦邦警局,好像打定了注意要和小侄过不去。这不,察卡督查亲自带队,已经在抓捕我的路上了。”

因为相隔太远,苏七月根本听不到马云飞和人的通话。

不过,从对方渐渐放松的表情中,苏七月就知道情况不太乐观。

难道说,察卡督查那边的行动,已经被马云飞知晓了?

想到之前的那个颂帕,苏七月就知道这是很有可能的。

毕竟,马世昌、马云飞父子在克钦邦这边的势力根深蒂固。

安插多个内鬼,绝对是有可能的。

有了这个推断,苏七月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万一真如自己所想,马云飞已经获知了克钦邦警队那边的情况。

那么察卡他们过来之后,就很可能陷入马云飞的陷阱之中。

上次抓捕敏登失败的事儿,怕是就要重演。

为了防止最坏的情况出现,自己还是要在这里做好接应的准备才行。

苏七月下定决心的时候,马云飞和敏登的通话也进入了尾声。

“敏登叔叔要亲自带队,给咱们察卡督查来个反围剿?”

马云飞有些惊喜地问道。

“啊~是了,小侄都忘了,之前就是这个察卡派手下骚扰敏登叔叔你了。这个仇,正好今天一并报了!”

“……好,那小侄就设好埋伏,恭候那位察卡督查自投罗网咯!”

放下电话之后,马云飞的脸上就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刚刚敏登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了。

他会亲自带领手下所有雇佣兵,配合自己一举将警方的这次联合围剿行动给破坏了。

除了要给克钦邦警局一个深刻的教训之外,这位敏登叔叔想会一会邻国的那个工作组。

好像那个工作组带队的家伙,就是一举干掉老猫十六名手下的狠人。

老猫和他那些兄弟的战斗力,马云飞之前是亲眼见到过的。

后来他之所以给自己的女人配了一个女保镖,也是借鉴了敏登的做法。

毕竟,国际雇佣兵的战斗力还是很有保证的。

能够带队强行追击了老猫十多里,将其手下尽数击毙的家伙,绝对是强者。

只是可惜,这个强者今天怕是要葬身在自家庄园里了。

对于这一点,马云飞充满了信心。

……

“根据定位显示,我们的目标地就在前面!”

小车上,察卡信心满满地对手下开车的警员说道。

警员应了一声,从后视镜中看了看后面缀着的三辆车。

“督查,刚刚看咱们邻国的工作人员,好像少了一个。”

“不会是出什么问题了吧?”

听了警员这句话,察卡脸上的神色就是一变。

同意了苏七月的单独行动之后,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察卡还是给颂帕打了个电话,让他带着邻国工作组赶来这里会合。

这样做,一来是防止颂帕对邻国工作组使坏,将他们带入险地。

再一个,自己已经知道了颂帕内鬼的身份,将他带在身边死死看住,能更好地安排下面的抓捕工作。

可是眼下自己这个开车手下,在没有看到的情况下,就断言邻国工作组那三辆车上少了个人。

这件事情可就相当可疑了。

毕竟,自己刚刚见了颂帕之后,没有让他多废话一句,就将他打发到自己最信任一个小队里。

美其名曰让他用丰富的经验协助小队行动。

可实际上,就是将颂帕给控制住了。

眼下自己这个司机突然关心起邻国工作组的情况,还说到了点子上,这让察卡顿生几分警觉。

见督查半天不说话,司机就有些忐忑。

他正踌躇着自己可能说错了什么,察卡就似笑非笑地开声了。

“哥丹威,你的观察力还是很不错嘛。”

察卡不以为意地表示道,“邻国工作组那边,又有强援加入,他们的组长和我打了招呼,去迎接去了……”

司机哥丹威闻言,脸上就挤出了一丝笑容。

“那真是太好了!那咱们这次的行动,成功率又能增加不少咯。”

察卡唔了一声,肯定地表示道:“这个自然!我们这次不仅要将马氏父子的残余势力一举扫空,还要把敏登给抓了。”

说到这里,察卡似乎想到了之前抓捕敏登失败的那件事。

他咬牙切齿地表示道:“我已经得到可靠的消息,敏登已经回国了。这一次,他绝对跑不掉!”

n.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