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罗信则是快步走到米缸边,低头仔细看着那已经见底的米缸,又转头看向站在边上的李妘娘,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在她的粉额上亲了一下,微微一笑、柔柔细语地说:“好妘娘,从今天开始,夫君再不会让你吃苦了。”

李妘娘有些发懵,不知道自家夫君这又是抽哪门子的疯。

“不过,被夫君亲的感觉真好呢。”李妘娘羞羞地想。

一大早,王大宝就拉着一个板车过来,两人合力将物件都装上去,之后还特意用打捆的茅草遮盖。

长安城的“城管”相当严格,所有货物都只能在特定的区域进行贩卖,比如东市和西市,东西两市中间有一条街道是笔直贯穿的,这一条街道相连左右十二“坊”,算是长安最为繁华的一条街。

罗信运气还算不错,他拉着板车寻了一小段就找到了一个空位。

在贩卖货物这方面,罗信的方法则较为新颖很多。

茅草掀开之后,他和王大宝将一张八仙桌、四张两人坐的长凳摆放在一起,并且还在八仙桌上放置了王大宝从家里带出来的茶壶和茶杯,而那两张官帽椅则是仍旧摆放在板车上,用茅草遮盖着。

罗信和王大宝直接坐了下来,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闲聊。

他们这样的举措很自然地吸引了路人的注意,很快就有人过来询问:“两位小兄,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见有人上前搭讪,而且边上也慢慢围了几个人,王大宝这才笑嘻嘻从边上举起一块木牌子,上书:贩售八仙桌套件!

“八仙桌?”这时候,边上一个中年男人不由得笑了,他也走了过来,问,“何为八仙?”

脱俗校花居家恬静迷人

昨天晚上罗信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笑着站起身,对着两个上前询问的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可就说来话长了,两位不妨坐下来,听在下慢慢道来。”

罗信的衣着是人的穿着,这年代对人还是比较尊重的,他们对视一眼,显然认识,于是双双含笑入座。

两人这也是第一次坐在长凳上,显得很新鲜,再加上手可以放在桌子上、双脚踏地,成半倚靠的状态,不由得点点头,显然对着桌椅所带来的舒适感到很满意。

“咳咳”,罗信清了一下嗓子,用一种评书人的方式,开始讲述东游记。

东游记讲述的就是八仙的故事,前期是八仙每个人的成仙过程。罗信在这里完学会了评书人的精髓,讲究的是“吊胃口”,他先对着众人讲述了八仙的名字、形象、能力和法宝。吊足了众人的胃口之后,发现身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随后罗信开始讲述吕洞宾的故事。

老话说“发图不留种,菊花万人捅故事讲一半,腚眼捣成蒜”。

罗信也是够贱,他将故事说到最为精彩的时候,笑着对着周边众人说:“诸位,在下早上出门的时候这饭都还没吃,就是来卖这一套八仙桌的。这八仙的故事很长,一两天可说不完,诸位若是想听,过几天可以再来,到时候我再讲何仙姑与吕洞宾不得不说的故事。”

那两个听得津津有味的中年男人再度对视,接着就开始仔细观察这八仙桌。

很快,他们就发现八仙桌边缘下方雕刻着一些人物和图案,栩栩如生。

“这位小哥,这上面雕刻的人物就是八仙?”

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那眼眸里一直泛着光,手更是不自主地摩挲着上边的图案、纹饰。

罗信咧嘴一笑:“对。”

他知道,两只肥羊上钩了。

最先开口的那个中年男人当即开口说:“小哥,你这八仙桌卖多少?”

罗信笑着说:“这位大叔,在下忝为人,尽管家中一贫如洗、食不果腹,但对着银钱却没什么概念,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出来糟践自己。这八仙桌,您觉得该给什么价呢?”

中年男人想了想,说:“左右文吧。”

王大宝一听这一套就能卖八百文,当即兴奋得直搓手,罗信却是不为所动。

另外一个中年男人也是个人精,当即开口:“程管事,您这怕是给少了吧?在下孤陋寡闻,这桌椅啊还是第一次见到,不仅新鲜,还很实用。人坐在椅子上,菜肴放在桌面上,吃起来舒坦。单单这想法,就不止文。还有这八仙,雕工虽然略显粗糙了一些,但刻画得很是活泼,我出二两银子。”

“银、银子?”

王大宝惊得说不出话来,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银子。不由得扯了扯罗信的衣袖,小声问:“信儿哥,二两银子是多少呀?”

罗信笑了笑,低声说:“2000文。”

王大宝的嘴已然成“0”形,说不出话来。

罗信这时候特意观察王大宝,发现他也仅仅只是惊讶而已,并没有因为之前拒绝罗信分成而懊悔,反而因为自己辛苦制作出来的物件能卖这么高的价格而感到很兴奋。

“这”率先开口的程管事不由得犹豫了起来。

罗信对着程管事笑着说:“程管事,这物件如果您真需要,可以订做。先给一笔订金,做好之后,我们会送到您府上。”

“嗯,好!”

程管事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了一串铜钱,递到罗信手里:“小哥收好,这是订金。”

罗信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递给边上的王大宝。

这么做罗信是有两个想法,第一自然是做给两个管事,以及周边的人看,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人第二则是要测试一下王大宝的心性,任何一个人在触碰到一大笔钱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暴露出内心。

果然,他这样的动作落入二人的里,就见他们都不自觉地微微点头。

而王大宝在接过钱的时候先是愣了好一会,之后则是第一时间放入怀里,深怕别人看到会过来抢一样。他的表情很搞笑,却也十分淳朴。

“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程管事正要离开,王大宝则是急忙说:“信儿哥,那太平椅还要卖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