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生病,其实就意味着死亡!

我们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开始有着那些抗生素和感冒药,甚至还有着一些消炎药,不然这个时候,我们可能早就只剩下,一些骨头架子了!

我知道,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只恶魔。如果在这里,大家都可以和平相处,即使困在这片雨林里,也不会有这什么大问题。

但是因为这里没有法律约束,加上又有着饥饿的困难,所以最后导致,在这片雨林里面,人的本性部暴露出来!

活着,也许是一个,极好的借口!

从最初的彭乾到贾略,到后来的阿能和丁老三,这些陆续出现的人,如果他们要对付我的话。。我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们。

虽然我不敢说自己能打,活着在丛林和雨林里,有着强大的生存能力,但是我至少有着一些自信,那就是不管接下来的日子怎么样,只要自己保持着足够的警惕,一定能够生存下去。

第一只被野蜂钉死的黑熊,到第二次得到的野羊,我相信那是自己的运气,而不是自己的能力得到的。其余上次收获的那些鱼,因为听到的消息,我隐隐感觉到,自己触犯了某种约定!

虽然不敢肯定是不是,但是我相信,真的可能会不妙。不过上次因为和彭乾,还有倪月雯和蓝玉莲一起,只要他们不出事,应该别人不会知道。

这时我躲在灌木丛里。 。虽然也能挡一些细雨,但是因为细雨的密集,加上上方树木不多,所以很快我浑身基本上都湿透了!不过我没有怎么在意,因为我现在的样子,就只穿着底裤!

看着大石块那边,随着时间的推移,火光看着似乎越来越小,渐渐的好像要熄灭了一样。区香和刘欢没有过来找我,我知道她们一定在努力!

这细雨浇的我浑身发寒,好在这雨只下了一个来小时,却终于是停住了。可能感觉到一直没有动静,我凭借着自己的意志,终于是熬到了下半夜。

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谨慎,还是因为这雨水的作用,果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我想离开这丛灌木。宝庆十三郎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到了麻子倒下的这里,我思索着要不要把他,直接扔到河水里去。

因为连日的雨,潭水往下倾泻的河水,似乎比往常大很多。心里想到的时候,我就没有继续的迟疑,最后把麻子扒光了,直接扔到这河里去了。

虽然看不清他最后的去处,不过我知道,这一次我们的处境,可能会更加糟糕。毕竟后面还有许多,潜在的一些危险。如果遇到麻子这种,或者文哥团队别的人,只怕还有许多纠葛会出现。

这时我准备往回走,忽然听到下游的树林里,忽然出现了一阵哼哼的声音。让我惊讶的是,居然有着鸟儿在那边,被惊飞了起来。

我知道树林里,肯定是出现了什么情况,我一手握紧了长枪,匕首别进腰间的腰带,另一只手抓着了尖刺,迅速的靠近了水潭这边。…,

这时不知道是不是雨停了下来,盯着前方树林之后,很快从树林里面,慢慢的走出来一只动物。不过因为比较黑暗,还看不清那是什么,不过晃晃悠悠的看着很大。

“难道,送吃的来了?”虽然没有看清是什么,不过看着这东西,我们的体型相对于它来说,显得还是有些单薄。它可能闻到了我身上的气味,居然慢慢的一直在靠近。

虽然我有着一些自信,但是绝对没有自傲到,相信自己无所不能。所以我还是站在水潭边,稍微有着一些高度的石块上,看着这东西不断的靠近,终于发现果然是一头熊。

本来心里已经有着一些猜测,但是可能只看到这一头,加上周围又黑暗,所以暂时没有肯定。这时它终于靠近了,即使在黑暗里。。我也算看得比较清楚了。

不过即使感觉到它在靠近,我也没有贸然出手。想到那天的历险,知道这些熊不止一只。如果它们伺机而动,最后朝我一个人攻击,那才是最大的危险。

所以在权衡了几番决策之后,我看着这头熊在靠近,心里不断变换着想法。最后看到它离着我不足四五米的时候,我把紧拿出了手电筒。

就在这头熊站起来,看着满眼太高身影的时候,一束超强的光线,瞬间在它眼前散开。站着的这头熊,是一头比较矮小的棕熊,瞬间眼前边上一片失明。

随即我几乎是跳起来,对着它的心脏位置,直接长矛就扎下去。鲜血飞溅起来,这头熊就像一头,被放尽了血的猪一样,屠夫的手松开之后。 。它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它站着的位置,正好是水潭边的青石上,所以沉重的身子倒在石头上,发出了一声闷响。我几乎瞬间再次灭灯,随后看到它在地上不住的抽搐,也微微带着翻滚。

不过很快,它就不动了,看来我这致命的一下,显然极其的准确。我很冷静的站在原地,即使我知道哪些鲜血浪费了,但是我不得不这样做。

过了足足有着一段时间,我把长矛插在地上泥土里,操着手里的片刀,我瞬间靠近这头熊。随后几乎都没有摸它,直接片刀朝着它颈部砍下去。

足足砍了有四五下,虽然看起来作用不大,但是我知道如果它是装死的话,这时候显然很难掩饰了。所以看到这头熊没有反应。宝庆十三郎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我终于兴奋了起来。

摸黑直接先卸掉了四肢,这事我已经轻车熟路了,所以用片刀几乎都不用斩,十分熟练的卸掉下来。随后我没有迟疑,直接回到石块这边。当然把熊掌泡在水潭里,没有直接拿过来。

小敏坐在木床上,兰兰果然躺在那里。不过我没有看她,而是招呼刘欢和区香,直接来到水潭边。两个人虽然看到有些诧异,但是想到刚刚麻子的结局,也不敢吱声的跟着。

到了这边,听到我又杀了一头熊,两个人自然止不住的兴奋。我没有迟疑的安排下去,三个人把这头熊直接抬到了水潭了。我很心疼流出来的血,但是也没有办法顾及了!

我没有让两个人,把熊拉到大石块这边,而是就着水势把这头失去四肢的熊,直接拉到了瀑布后面来。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