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选帝侯们依次抵达布伦瑞克,他们其中有些人对高等精灵不感兴趣,有的甚至希望高等精灵死光了才好,不过泰格里斯这块牌子在旧世界还是很硬的,无论选帝侯们是否喜欢这位至高大法师,他们都应邀前来参加这场帝国议会。

距离帝国议会召开还有两天时,卡尔-弗朗茨皇帝决定让他的铁杆支持者们聚集在一起,开个小会。

与会众人有皇帝本人,掌旗官路德维格-史瓦兹汉默,瑞克元帅柯特-海尔伯格,正义教会大主教“坚毅者”维克马,艾维领大公爵兼任托斯卡纳选帝侯翁贝托-柯里昂,奥斯特领大公爵兼任沃尔芬选帝侯的瓦米尔-冯-茹科夫,以及大炼金师拜尔沙泽-盖尔特。

这些人都是卡尔-弗朗茨的铁杆支持者,其中翁贝托选帝侯和皇帝家族关系深厚,而瓦米尔选帝侯更是和皇帝关系紧密——他原来是奥斯特领公牛骑士团的大导师,在原本的选帝侯家族绝嗣之后,前任皇帝卢伊特波尔德便任命瓦米尔成为奥斯特领大公爵和新的沃尔芬选帝侯。

在卡尔-弗朗茨皇帝最终击败了鲍里斯-托德布林格的险胜中,正是瓦米尔选帝侯的不懈努力说服了另外三位选帝侯改投,这才使得卡尔皇帝最终险胜。

帝国皇室的铁三角分别是皇帝、瑞克元帅和皇家首席大巫师,不过正如一直以来发生的那样,卡尔-弗朗茨皇帝对现任的皇家首席大巫师瑟努斯-格尔曼更多是敬重而非倚重,他更愿意信任被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大炼金师拜尔沙泽-盖尔特。

拜尔沙泽-盖尔特不仅魔法强悍,实力出众,逻辑紧密,而且在皇帝看来,大炼金师还有最难能可贵的一点,那就是忠诚。

忠诚好啊,皇帝本人整天都在烦恼与他的军队和帝国宫廷那无穷无尽的内部斗争,卡尔-弗朗茨深深地明白,任何人都有自己的诉求和自己的利益,尤其是贵族们,他们既是帝国忠诚的子民但是也是不同家族的子弟,贵族们永远在谋求更多的土地和晋爵,法师们只考虑自己的实验和想办法弄到更多的经费,就连各大教会的大主教们都有传教和建更多神殿的愿望。

身为帝国皇帝,听取各派意见,仲裁各种纠纷,平衡各大势力一直都花费着卡尔-弗朗茨的很多心力,他知道,有些物资和军费为什么会有运输损耗,有些补给为何会“消失”,可是他无能为力,他只能保证大的数量不出问题,这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可是这些在盖尔特的身上都看不到,他似乎永远只为皇帝和人类考虑,除了所有法师都有的渴望成为皇家首席大巫师和提升实力以外,盖尔特剩下的只有忠诚,他甚至编写了一本金色的小册子在炼金学院里面人人传阅,人人学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做早课,祈祷,念诵圣言已经成了炼金学院的日常,那些炼金师们“for the eeror”“for the holy Terra”喊得一个比一个响亮,每次皇帝本人都听得倍感舒心。

忠诚啊~

日本美少女和服正装居酒屋写真

皇帝看了看整个帝国宫廷,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盖尔特最忠诚了。

“holy Terra”的意思皇帝查阅了古籍,得知这句话的意思是古语“神圣的大地”,皇帝内心再无芥蒂,他不就是查理曼大帝从山脉到海洋一切神圣遗产的继承人么?

小圈子里的人们聚集在一起,边吃着东西,边讨论着泰格里斯的议题。

泰格里斯前来帝国,主要是有两个大的建议,和一个小的,附带的建议。

皇宫巍峨雄壮,自从利奥波德皇帝以来,弗朗茨-弗雷德里希家族居住于此,用上等兽皮铺好的木地板是宫廷工匠们巧夺天工的技艺,房间内的做工将每一个角落都修缮得豪华大气,黑色的家具上有着金色的鎏金花纹,那都是真正的黄金镶嵌而成。

饭桌上摆着来自旧世界的许多美食,来自艾维领的胡椒炖牛肉汤、来自布列塔尼亚卡卡颂公国出场的湖神奶酪、来自基斯勒夫的烤熊掌和来自高等精灵的蓝莓果酱蛋糕以及穆特领半身人厨师精心烹制的蜂蜜肉桂精麦面包,当然也少不了布伦瑞克附近那些丰饶的农场庄园提供的新鲜蔬菜。

饮品是来自提利尔王国的“猫屎咖啡”,这种咖啡一小罐就作价一百金马克。

“泰格里斯阁下带来了两个提议,第一是希望帝国能够团结起来,救世者路德维希教导我们,一个团结的帝国要远远强于一个分裂的帝国。”卡尔-弗朗茨首先说道:“现在,埃吉尔已死,诺斯卡的战斗力已经大不如前,我们需要集中力量帮助霍克领解决来自中央山脉的威胁,还有德拉克瓦尔德森林里的野兽人部落。”

皇帝的言下之意,就是要把选帝侯们的力量集中起来,由他来指挥。

“异端必须被清除。”这是大主教维克马的意见:“所有邪恶都必须被火焰净化。”

“军队需要时间休整,我的陛下。”瑞克元帅柯特-海尔伯格提出了反对的意见:“我们刚刚打败蛮族人。”

“霍克领确实需要帮助。”这是奥斯特领大公爵兼沃尔芬选帝侯瓦米尔的意见,奥斯特领就在霍克领旁边,历史上这两个行省经常并肩作战。

“……我觉得我们更需要注意黑火隘口的动向,卡尔,那些该死的绿皮随时可能会卷土重来。”翁贝托选帝侯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皇帝闻言笑容一滞。

尽管无论是瓦米尔还是翁贝托都是他的支持者,选帝侯们还是只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为何没人提起德拉克瓦尔德的事?因为选帝侯们已经下意识地将那个区域遗忘,那个地方的所有权归鲍里斯-托德布林格所有,没有好处,选候们不会出兵的。

“盖尔特,你的意思呢?”皇帝只得询问大炼金师。

“我的陛下,现在不是商量出兵的时候。”大炼金师沉吟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中央山脉的问题已经持续了上千年,历史上帝国出兵多次都未能收复黄铜要塞,黑火隘口方面,矮人也没有传来消息绿皮有大动作,此时我们不应该急于组成联军,相反,我们应该在帝国首都举行阅兵式,让所有的帝国行省都派人参与。”

皇帝听了之后眼睛一亮,没错,阅兵!这是所有选帝侯都可以接受的方式,同时,阅兵对他的中央集权有不小的帮助,相比起皇帝急于组成联军出征,这个主意要更好。

“那就这么办吧。”

第一件事讨论完了,现在开始讨论第二件事。

“泰格里斯阁下提议,人类和精灵,矮人要组成一个新的联盟,叫做光明议会。”皇帝接着说道:“一旦永世神选真的南下,精灵、矮人、人类将团结起来,并肩作战,统一听从调配。”

真正的大戏来了,泰格里斯的这个意见正是他来到旧世界的目的。

结成一个跨越种族的秩序大联盟,准备迎接混沌永世神选的到来!

“不!绝不!人类的秩序绝不容许异形来染指!”最先表态的是“坚毅者”维克马,他愤怒地说道:“查理曼大帝在注视着我们!我们决不允许帝国的内政被精灵干涉!”

“精灵不会干涉帝国内政,泰格里斯阁下希望的是我们可以结盟对抗混沌的威胁。”皇帝本人强调道。

谁知道,这个让皇帝很是意动的建议却得到了众人的漠视,翁贝托选帝侯嘟囔了一句,没人听懂他说了什么。

掌旗官路德维格一向不喜多话,而海尔伯格也不同意。

“光明议会?那么谁来当议长?”瑞克元帅长长的胡须在蜡烛的烛光和鹅黄色的魔法灯下抖动:“如果是精灵当议长,那么到时候我们是该听精灵的,还是该听陛下的?如果精灵让我们负责送死,负责殿后,我们是听还是不听?如果人类当议长,当我们需要精灵牺牲或者殿后的时候,尖耳朵会接受么?”

“泰格里斯阁下不是那样的人……”皇帝还在申辩,海尔伯格针锋相对地说道:“但是泰格里斯不能代表精灵!他又不是凤凰王!就算是凤凰王又如何?高等精灵还有永恒女王!”

这句话直入主题,在场的所有人都点头,就连卡尔皇帝也不得不承认,海尔伯格说的没错。

“我想我也很难接受和精灵在一起战斗的情况,我是说,我们可以和精灵军队组成盟军协同作战,但是你说要混编……我觉得我也无法接受。”瓦米尔选帝侯嘟囔道:“我的士兵们也不会接受。”

“一个奥斯特领人和一个矮人谁更顽固?我想应该是矮人,因为矮人总是更长寿。”

——帝国笑话

奥斯特领这个行省的人民是出了名地顽固和记仇,又是出了名地爱国和坚强,红色的公牛旗帜为人类守卫北方长达两千五百年,在查理曼大帝建立帝国之前,这面旗帜就为旧世界抵挡着来自北方的混沌入侵。

两千五百年如一日,奥斯特领人始终坚守,红色的公牛大旗跨越了无尽的岁月,帝国曾经分裂,曾经有过三皇并立,曾经内战不休,但是这面黑白相间盾徽上的红色公牛大旗始终在帝国北方屹立不倒,这是一曲忠诚的赞歌,

瓦米尔选帝侯的意志代表着帝国北方人的意志,这让皇帝感到焦虑,他觉得很多事是自己想当然了,在更开化、更文明也更富裕的帝国南方,帝国人或许愿意接受精灵们参与战争,可是在帝国北方,帝国人已经和蛮族人战斗了数千年,北方人脾气又臭又硬,而且非常排斥外来人。

“我们需要一个盟约,但是这不是人类、精灵和矮人的,而是陛下你,和莱恩伯爵,和泰格里斯阁下的。”这时,大炼金师盖尔特突然说道,他用着最诚恳地态度表达着自己的观点:“泰格里斯阁下和帝国渊源极深,这点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你们却忽略了一些重要的因素。”

“我忠诚的大炼金师有什么高见?”皇帝笑着说道。

“这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格拉摩根伯爵莱恩-马卡多,你们都知道,泰格里斯抵达旧世界的最主要的原因不是要组建什么光明议会,而是来参加莱恩伯爵的婚礼。”盖尔特用他充满着金属摩擦的诡异声音说道:“这说明,莱恩伯爵在泰格里斯阁下心中的地位,还要在帝国之前。”

“能杀死红眼埃吉尔-斯蒂尔比约恩,莱恩是个有本事的人,但是他的身上显然有更多的秘密。”皇帝平静地说道:“大婚上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莱恩有七个兄弟,亲兄弟。”

“这七个兄弟,都是半神。”翁贝托选帝侯低声说道:“尽管我们无从得知这七个半神的实力,可是,既然兄弟们都是半神,那么莱恩伯爵日后,绝对也是一个半神!甚至是真神!”

“他的亲生父亲一定是一位真神,将自己的孩子交由凡人抚养。”大主教维克马也说道:“而且他的亲生父亲绝对不是邪神,这个还是可以信赖的。”

半神有很强的,也有相对较弱的,具体的实力不好说,因人而异,不过莱恩的未来会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半神这是所有人公认的,莱恩从出道至今的战功累累,他的未来前景也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婚礼上的来宾引起了很多势力的猜测,不过众人极少讨论,这个世界是有真神的,乱嚼舌根,很容易被神祇发觉,引来神罚。

“莱恩伯爵的未来还不仅如此,他从崛起到现在成为圣域,才花了几年时间?别忘了,他今年才刚刚三十岁,泰格里斯正在他的身上下注,双方显然已经联盟,那么我们帝国就顺水推舟,同样和莱恩伯爵联盟,光明议会的建议是否可靠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同一位未来的半神甚至是真神联盟,确是非常有必要的!”盖尔特大义凛然地说道:“莱恩是布列塔尼亚的贵族,他不可能有机会触犯到各位的利益,而诸位,你们想想,如果有一位拥有如此威望和超强个人武勇的神选冠军作为我们的盟友,在对抗邪恶上,我们能够增加多少把握?”

在座的众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对啊!莱恩纵使个人勇武再强,他终究是个人类,是我们的同胞,他会和我们站在一起的,而且他不仅是布列塔尼亚的贵族,而且还是湖中仙女的神选冠军!

这说明莱恩已经被绑在了山对面的骑士王国,他是不可能严重影响到帝国人的利益的!

这个结盟可行!

就连卡尔-弗朗茨皇帝都觉得这个建议非常可行,皇帝本人突然笑了。

“这就是我放任艾曼诺莉留在他身边当个女仆的原因。”

“可惜了,他的婚姻被湖中女士安排了,不然的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