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医院的骨科,一直是除了急诊之,工作量最大的科室,也是医院里最常见的科室。

不管是碰上、撞伤、割伤、切伤……都能挂骨科的号,骨科的伤病谱一直在与时俱进的扩张着。

陆离的父亲就在东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骨科接受治疗,他们没有按照医嘱住院,只是租了个临时的小破房子住下,由陆离的母亲照顾着。

毕竟住院的费用太高,他们家负担不起,穷人有时候真的生不起病。

陆离来了以后,才第一时间安排父亲住进了医院。

陆离父亲入院的这一过程中,胖子忙前忙后,殷勤无比的跑着腿,似乎巴不得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身上,这才完美。

陈牧有时候想帮点忙,这货还抢着把陈牧挤开,美其名曰陈牧是老板,这种事情就让他这个伙计来做好了,可其实是生怕颜值比他高的陈牧抢了他这只舔狗的出镜率,毕竟陆离的父母都是看着的。

“累不死你!”

有一次,陈牧本来想倒杯热水给自己喝,水才刚倒好,胖子就屁颠屁颠的过来抢了,直接拿过去给陆离的母亲喝,说什么“阿姨你想喝水和我说,别自己来”,气得陈牧差点想踹人。

然后,陈牧索性也不动手了,就看着这货卖殷勤,那张胖脸上堆起来的笑容,真是叫人不忍目睹。

医院留医部的床位很紧张,女医生特地找人帮忙安排了个双人的房间,非常清净。

美女红火的裙子,身材极度热辣

隔壁床的是一个本地人,看他们家属的穿着打扮,应该挺富裕的,从陆离父亲住进房间以后,他们的眼神就有点不那么友善了。

其实也容易理解,据护士说之前这个病房只有一个病人在住,现在陆离的父亲突然来了,人家本来单间变成双人房,自然高兴不起来。

时不时的,就听他们用本地话小声的交谈,虽然陈牧也听不太懂这些乡音很重的话儿,不过“乡巴佬”、“吵得不得了”、“脏死了”这些词儿,陈牧还是多少能听懂的。

人家私底下自己说几句是非,虽然有点难听,可毕竟没有实质上的伤害,除了陈牧,其他人都听不懂,所以陈牧也没说什么。

反正大家萍水相逢,不搭理他们就好了。

陆离的父亲入院后,女医生第一时间领着陈牧去拜访她的齐伯伯了。

本来陈牧是不大想去的,不过女医生硬拉着他,说什么她一个人上门有点害怕,反正说得挺真实的,陈牧最后只能跟着去了。

“齐伯伯,这是我朋友陈牧,谢谢你帮忙安排我朋友的爸爸入院。”

女医生介绍陈牧的时候虽然轻描淡写,可是那位老专家却盯着陈牧打量了好一会儿,还高深莫测的点头说了句“不错”,真让陈牧感觉尴尬。

幸好老专家点到即止,很快和女医生聊了一会儿女医生的父母,又聊了一会儿陆离父亲的病情,然后才放他们走人。

见完老专家的第二天,手术时间就排出来了。

由老专家亲自操刀,于第三天的上午进行。

女医生告诉陈牧,老专家这几年除了做一些教学手术,一般都不亲自动手了,这一次能亲自进手术室,绝对是给了非常大的面子。

“谢谢你,曦文!”

对于病人家属来说,这是最好的消息,那么快就能进行手术,而且还是最厉害的专家亲自操刀,陆离和她的母亲都高兴坏了,两个人拉着陈曦文的手一直道谢,握得紧紧的。

陈曦文做这些事情,大部分是为了陈牧,现在被陆离和陆离的母亲这么热情的对待,搞得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连声说:“没事的,没事的,只不过是小事儿,你们不用这样的。”

陆离一家高兴无比,可隔壁病床就不那么愉快了。

他们已经入院五六天,可却没能安排上手术,一听说这边这个乡巴佬居然一来安排到手术,顿时病人和病人家属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不敢吵陆离他们发飙,找个机会就朝护士发飙起来。

“怎么可以这样,我爸都进来多久了,你们迟迟不给他动手术,这是要耽误他的病情的咧。”

“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的啦,哪有像你们这样的搞的,信不信我去卫生局投诉你们?”

“我不管,你们要给我丈夫安排手术,一定要在他们的前面才行……”

……

他们越闹越大声,护士小姐姐都有点拦不住了,引得好些人都往这边张望,看起了热闹。

护士小姐姐有点生气了,大声说:“你们不要和你们隔壁床的比,他的这个是骨头置换手术,属于甲类手术,你们的这个是关节镜手术,属于乙类手术,他的骨头出现坏死,必须尽快处理,你们这个等一等没问题的,所以完是不同性质的东西,请不要混为一谈好吗?”

“什么叫做混为一谈,我们不是生病啊?我们不是病人吗?为什么他们比我们迟入院,却能先做手术?”

“对啊,为什么我们之前问你们的时候,你们一直说安排不到时间做手术,他们一来还没两天,就安排出来了?你们怎么不给我们先安排?”

“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这样是漠视病人的生命,是搞特殊对待,我真的可以投诉你们的。”

……

那几个家属嘴巴一套一套的,护士小姐姐根本没办法和他们说得清道理。

陈牧和陆离他们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是受益者,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说什么话儿,免得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被这家子人这么闹下去,也真是够烦心,正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没想到老专家因为明天要进行手术,今天特地过来查房了,正好遇到眼前的这个事儿。

老专家纵横医疗界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场面没经历过,走过来后听了没两句,不耐烦的就摆了摆手说:“安排给谁先做手术,我是医生我说了算,我就喜欢给你隔壁床的病人先做,你要是不满意就转院,投不投诉随便你,要是决定在这里接受我们的治疗,那就闭嘴,不要吵到其他病人休息。”

最新网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