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妮倔得很,茶几上的早餐看也不看一眼。

保姆见她这样,没说什么,心想着一个人饿到极致的时候自然会吃,她也不需要操那么多心,要李妮真的不吃,到时候直接汇报给宋北野就好。

保姆离开后,李妮穿上鞋子,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门口,并没有人,她往走廊前面走了走,找到了楼梯口,想也没想,直接下楼梯。

到了一楼客厅后,依旧是没人。

李妮没有乱逛,她的目标明确,直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走出门口,便是花园,花园倒是不大,李妮回过头看了一眼别墅,做了这么久的建筑设计行业,她一眼便确认,这是郊外的小别墅,不算奢华,但是给人度假用,却是刚好。

远离城市中心的喧嚣,她被关在这里,要别人去调查,或许还不一定能够发现,至于左邻右里……

每个别墅都有一定的间隔,而且这种郊区小别墅,基本上度假季节才会有人来住,所以宋北野才这么放心任由她在别墅里面行走,因为无论她怎么求救,都不会有人发现。

李妮很绝望,走到别墅的大门口,便看见人了。

保安见她走过来,面不改色地说道:“李小姐,请回去。”

“们没资格囚禁我,我要离开,开门。”李妮试图用强硬的语气给糊弄过去。

纯美ChinaJoy 可爱俏皮

但是对方是宋北野的人,并且还被特殊叮嘱过,“李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宋二少有吩咐,不允许离开别墅。”

李妮握了握拳头,门口站着两个保安,她要是横冲直撞,也撞不出去,反而会惊动宋北野。

她心想着,这不划算。

现在最重要的是,逃出去,但是不能惊动宋北野,她怕男人生气后,连自由行走的权利都没有。

“死变态。”李妮低声咒骂,往一旁的花园走去。

保安见状,好心提醒她不要乱来:“李小姐,旁边的围墙外都有人看守着,您别想着别的法子,出不去的。”

李妮回过头瞪了他一眼,这些保安,跟宋北野一样讨厌得很。

她的确有想过,翻墙出去,但是只是想想,没有其他用具,她根本不能这么做,毕竟自己的没有好身手。

李妮走了一圈,找不到出去的方法,无奈之下,只好回到卧室,把自己锁着。

到了中午,保姆把门推开,端着午餐进来。

李妮见状,坐了起来,“怎么进来了?”

“我这边都有钥匙,避免意外情况发生的时候,打不开房间的门。”保姆解释道。

李妮看了一眼保姆手中的那一串钥匙,顿时觉得没有意思。

保姆把餐盘放下,看了一眼不曾动过的早餐,皱了皱眉头,劝说道:“李小姐,迟早会发现老板这么做都是爱的表现,还是吃一点吧,免得到时候受罪的是自己。”

“出去。”李妮毫不客气地下着命令,她对待别人,不会这样,但是这些事情,跟宋北野扯上关系,她便变了个样子。

保姆知道她生气,没再说什么,端起早餐盘,便离开。

卧室门关上的声音传来,李妮重新躺在床上,不曾看午餐一眼,只是呆呆傻傻的看着天花板。

在得知宋北野没有碰过自己后,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那种恶心,绝望的感觉,瞬间一扫而空。

她突然想起宋北玺,这个男人在触碰自己后,她反倒是没有这种感觉。

心里,充满的只是无奈……

这巨大的心理差异,李妮陷入了沉思之中。

……

另外一边。

念穆因为担心李妮的情况,心不在焉地工作了一个早上,依旧没有得到李妮的消息。

慕少凌允诺过的,如果有李妮的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然而到了现在,她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消息。

看来是没找到李妮的行踪……

念穆担心得很,但却不能询问慕少凌现在是什么情况,只好强忍下来。

一直到午休的时候,慕少凌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她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询问道:“慕总,是有李妮的消息吗?”

“朔风跟青雨还在查。”慕少凌说道。

朔风青雨,是他在恐怖岛带回来的得力助手,念穆知道,他这是在尽力追查李妮的下落,只不过藏着她的人太过狡猾,所以才没有查到。

话语之间,宋北玺走进来。

“的人有消息吗?”他询问道,面色担忧,语气激匆。

“没有,还没调查到。”慕少凌挺意外他的出现,但是想了想,他对李妮的感情不比自己对阮白的低,瞬间明了。

“我的也没有消息。”宋北玺皱起眉头。

慕少凌分析道:“这回要真的是宋北野干的,有了上次的事情,这回他肯定谨慎很多,不过他要藏人,应该会优先选择藏在自己的物业处,可以寻着这个方向去找。”

“这些年他在背后偷偷做了很多事,家里人毫不知情,包括他名下有多少的产业,现在也不清楚。”宋北玺说道,当他意识到宋北野有问题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很难掌握他的事情。

慕少凌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能查清的,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念穆听着他们的谈话,大致明白,调查清楚宋北野名下的产业,然后一家家去跑,要是有什么异常状况的,肯定会有状况。

“他现在在公司上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担心李妮受他欺负会受不住。”宋北玺说道,他担心李妮的状况不好。

“我觉得,除了从宋北野那边入手,或许可以从李宗那边入手。”念穆提出自己的想法,“要是宋北野真的要困住李妮,能威胁的人来来去去也就那几个,宋总,您今天去王娜家里,有发现什么吗?”

“只有李宗跟一个风尘女人在。”宋北玺说道。

“李宗没有异常?”念穆继续询问。

“他的脸肿,还有淤青,好似被人打了一顿。”宋北玺回忆道。

“我猜,可能是宋二少动的手,然后威胁李妮,我觉得可以从李宗那边入手。”念穆说道,直觉告诉她,这件事跟李宗有关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