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那些老王八蛋,多半在喝茶看热闹吧?”

一片动荡和轰鸣中,狭窄的走廊拐角处,槐诗仰头看向铁晶座的方向,只看到天花板上坠落下来的簌簌尘埃。

不知为何,忽然有一种被迫害的感觉。

那群老家伙,现在一定笑的很开心。一旦有人出来背锅,自己就乐呵呵的喝起茶看热闹了……

说不定还会在这么紧要的关头找各种借口,疯狂摸鱼划水。

天国谱系的尿性他可太清楚了!

迫害新人,摸鱼划水,输出队友……他哪个没干过?

只看自己孤军深入这么久,除了同样两支探索队的队伍偶然相逢之外,竟然一丁点增援都没有,就知道有问题了。

怎么想都是这帮家伙故意的。

在巨响中,死亡预感突如其来。

槐诗猛然低头,面前的墙壁轰然破裂,展露出后面大厅之中的惨烈场景,鲜血淋漓,异种大群们依旧在残忍厮杀。

高贵优雅的清纯短发美女唯美艺术写真图片

第二次进攻,依旧无功而返,在留下了惨烈的死伤之后,不死军终究还是选择了后撤。

“请再给我们一刻钟,阁下。“

浑身染血的尊长者推开副手的支撑,向着槐诗保证:“敌方已然疲敝,只要一刻钟,我们必定能够攻破这一道防御!”

“我方也同样疲敝了,不是吗?”

槐诗摇头:“并非是时间的原因,尊长者,不死军并不适应这样狭窄区域作战,没有纵深的话,机动力就无从发挥,这样下去只不过是徒增伤亡而已。”

他说,“如今战损已经达到五分之一,按照契约,们已经可以撤退休整了吧?”

尊长者瞪大眼睛,正准备说什么,却听见槐诗断然的命令:“伤员的护送,拜托各位了。就算离开高塔之后,们还能够支援外部战场,不是么?剩下的,就请交给我吧!”

短暂的沉默中,尊长者缓缓颔首,挥手示意疲惫的下属们准备撤退的工作。

“感谢您的付出和牺牲。”

槐诗颔首道别,致以谢意:“除了佣金之外,实在不知道如何报偿对诸位的奋勇,我会……”

“槐诗阁下!”

尊长者第一次打断了他的话,瞪大眼睛,好像被羞辱了一样。面目的创口因为愤怒而崩裂,鲜血再次流出。

“难道您觉得我们如此奋勇作战,是为了谋取更多的钱财么?”

槐诗愣住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阁下,就算是地狱里,有时候也会希望有英雄存在的。”

尊长者俯首行礼:“对于我们这样的大群而言,同样也是如此——我相信,这一切都在永恒之环的引导之中,只遗憾不能再见证之后的事情……”

说着,他后退了一步,郑重道别:

“祝您,马到功成!”

“……谢谢。”

槐诗沉默片刻之后,郑重保证:“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英雄,但这一份胜利同样也会属于们。”

尊长者似是笑了笑,再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去。

负伤的探索队成员,以及学者和炼金术师们,都在这一次撤退的范围之内,包括原缘和林十九。

留下来的除了五个状态良好的探索队成员之外,还有着石像鬼们和休息完毕的霜巨人军团。

沉默寡言的冰霜巨人们默默的撑着自己的斧头,依靠在狭窄的楼梯间回复体力。寒意随着斧刃和砥石摩擦的声音扩散开来。

令人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安心感。

在察觉到不死军的离去之后,断壁之后占据地利的噩梦之眼便开始跃跃欲试。

同样,跃跃欲试的还有槐诗。

在二十分钟的休息和漫长等待之中,槐诗手中的炼金炸弹已经收缩到拳头的大小,好像紫色的水晶立方体,晶莹剔透。

灌注了三分之一的源质进去,就好像已经抵达了极限。其中的源质开始不断的激化和躁动,跳跃着令人不安的电芒。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轰然爆裂。

隔着墙壁,槐诗默默的倒数。

手中的方块在直接无声旋转着,电芒越来越刺眼。

而冰霜巨人们则一个又一个的从原地起身,赤裸的青灰色上身上再度生长出厚重的冰霜甲胄。

手中的斧刃在灼烧中越发赤红。

这是来自探索队负责人的尼伯龙根,和槐诗手里的萌新版不一样,除了历次的生机之外,还有大宗师亲手改造过,堪称精装豪华版。

同时,也是铁晶座最大正面作战的武力体现。

整整一队,三十四名霜巨人沉睡在那一片被永恒冰雪所覆盖的世界里。

三十四个同样圣痕的三阶升华者,而且是天国谱系出了名擅长正面作战的霜巨人,哪怕不具备边境遗物和灵魂的辅助,但同样也没有人类怕死的天性,不会恐惧和畏战。

死亡对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回归那一场永恒的暴风而已。

只要源质足够,很快他们就可以以冰晶的样子再次从雪原上生长而出……

幸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绝大多数霜巨人已经恢复了体力,足够和槐诗再发起一轮进攻。

沉默里,槐诗倒数着。

等待断墙之后混乱的声音越来越近,跨过了预测界限的边缘。

槐诗手中的立方体,猛然向着墙后抛出——混合着大量毒血和金属燃料的炼金炸弹在半空中就被一支呼啸而来的箭矢所击碎。

但是,所产生的火焰依旧一样瞬间扩散开来。舞动的赤红好像具备体积那样,带着厚重的质感,呼啸延伸。

一寸寸的填充了空气。

纵然有所提防,但足以烧烂肺腑的热流在庞大的殿堂之内纵横席卷,引发了一片混乱的吼叫和呼喊。

槐诗手中,燃烧的旌旗猛然刺落,滚滚黑暗便随着他的身体骤然闪烁,坠入这一片燃烧的火场之中。

影葬穿梭!

在热量之下扭曲的空气为他提供了瞬间的掩护。

埋骨圣所的大门开启,无数阴魂之鸦自其中飞出,遮天蔽日的掠过,营造出了短暂的混乱之后,又毫无征兆的消散在空气里。

取而代之的是墙壁断裂的轰鸣。

整个大厅剧烈震荡着。

在十几名霜巨人的撞击之下,遍布裂隙的金属墙壁在瞬间脱落,向前飞出,压倒了地上燃烧的火苗,火花迸射。

霜风自火焰的热流之中涌现。

身高足足三米有余的霜巨人们纵声咆哮,狂奔而至,无视彼此之间高度的落差,他们向着台阶之上的噩梦之眼再度发起冲击。

庞大的重剑和双手斧斩落,掀起凄啸。

又尖锐的哨子声响起。

在顶穹之上,那些盘绕飞舞的巨大火球陡然一震,火焰中沙拉曼达向下飞扑。

但等待他们的是从埋骨圣所中走出的狰狞轮廓。

衔烛之鸦飞入卡片,随着卡片的破碎,乐园护卫队手持着沉重的霰弹枪,再度从黑暗里浮现。

整齐划一的拉动枪栓,对准天空上的敌人,然后,虔诚赞颂。

“圣哉!!!”

锥形的铁火飞射而出,被激化的银与合金如暴雨一样扩散。

对于沙拉曼达这种天生无法穿着护甲和防御的深渊大群而言,这种覆盖面巨大且短途威力惊人的武器简直是它们的克星。

不断的有火球从头顶之上爆裂,火焰如雨一样的向着地面落下,旋即被霜风所扑灭。极度的严寒里,所有落在地上还试图挣扎的沙拉曼达都被干脆利落的一脚踩爆。

休整完毕之后的霜巨人对噩梦之眼的防御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威胁,吸引了绝大部分注意力之后。

槐诗看了一眼身后的石像鬼们。

抬起剑刃,指向重重铁甲之后的指挥官。

于是,背负长矛的石像鬼们展开双翼,扇动飓风,庞大的恶魔们振翅飞起,可很快,旋即又狼狈的落地。

铁石的体重在地上压出了一道道巨大的缝隙。

不止是他们,包括槐诗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体猛然一沉,好像被什么无形之物压在肩膀上,几乎承不起来。

重力在瞬间提升了五倍之上。

举步维艰!

敌方之中还隐藏着一个专精了引力定律的学者。

但是——没有用!

当在霜巨人们的掩护着槐诗来到掩体的正前方时,那些脆弱的临时防御就已经走向了终结。

在他的手里,苦痛之锤迅速延伸,在乐园护卫队的赞颂里,狼首的双眸中迸射出震怒的光芒。

它抽取着空气中绝望的源质,越发的狰狞,竟然生长出了一片片锋锐的龙鳞!

自行质变。

就好像曾经的终末之龙·巴哈姆特所遗留下的某种东西被唤醒了一样,彰显出了前所未有的凶暴和愤怒。

就连背后的喷射口都在金属摩擦的尖锐声音中开始拓展和增长。

苦难会本能的向着苦难汇聚,而绝望的魂灵们也更容易体会到绝望的所在。

当十万蜥蜴人所存留下来的苦痛感受到这一片地狱中的哀鸣时,这些已然和武器结合为一体的源质便愤怒的无法自抑。

向着此处地狱。

那些已然超脱的魂灵们迸发怒火。

那一瞬,龙吼自铁锤之上迸发,撕裂一切杂响,连无穷尽的哀鸣都被那吼声

所压下。

铁风呼啸。

大地轰鸣。

槐诗的双手竟然短暂的失去了触觉。

再然后,便看到气浪扩散,面前的壁垒和掩体迅速的分崩离析,被无形的力量碾碎为最本质的沙尘,带着足以楔入钢铁的余威,向后扩散。

眩晕和震荡突如其来。

脆弱的耳膜几乎不堪蹂躏,渗出血水。

庞大的裂隙从铁锤砸落的地方,向前笔直延伸,纵向贯穿了整个噩梦之眼的阵列,爬上了他们身后的墙壁。

裂隙之后,永冻炉心的繁复结构展露出狰狞一角。

从黑暗里吹来了冰冷的风。

吹的所有人头皮发麻。

而槐诗,已经跨过了掩体,在乐园护卫队的拱卫之下,近在咫尺。

“时间紧迫,先生们。”

他环顾着那些抽搐的面孔,轻声发问:“所以,要么投降,要么死——们决定好了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