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几场戏拍下来,祝好对李世信安小小这对师徒的好感已经爆棚。

尤其是到了今天的最后一场;因为教室里的一场风波,林达牧被请去学校,被老师和校长警告之后,带着司原回到家中的桥段。

这一场,是李世信和安小小的对手戏。

民居内景中,昏暗的灯光将狭小的房间照亮。房间收拾的整洁而又刻板,老旧的家具已经斑驳,一如林达牧那枯燥而又充满了腐朽气息的生活。

沙发上,李世信和安小小二人并排而坐。

一片沉默之中,安小小放下了不住扣着指甲的手,皱着鼻子犹豫着抬起了头。

“喂!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翻我的书包,乱动我东西?”

监视器之后,看到安小小设置的小动作和那明显底气不足的一声质问,祝好深深的点了点头。

扣手指的这个小动作,剧本之中并没有。

但是加入了这个细节,司原这个角色在闯祸之后的不安和忐忑,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

配合那心虚却又习惯性的逞强,想要占据这个新环境主动权的质问。一个心里其实还未成熟,因为某些原因让自己身上长满了刺儿的问题少女形象,一下子就立了起来。

清纯美女雪白公主裙森林仙气十足写真图片

祝好虽然没有经验,但是眼光还是有的。

以安小小的条件,只要往镜头前一坐那就是副美炸的画面。可明明能靠脸吃饭,还能够去钻角色,想方设法去为这个角色增添活儿气……

这就不是难得的事儿了!

这是犯规啊卧槽!

当下娱乐圈里长得漂亮的女演员不在少数,但是往往都没有多大的成就。就算是为数不多几个资源好的那一批里,演几部热剧上几个综艺之后就凉了下去的,也是大概率。

为啥会这样?

没演技啊!形象和人设,会固化,一年两年的看着新鲜,但是时间长了,观众是会腻味的。

可演技不同。

艺术的价值,就是将世间不论是外在和内在的美好留下来。一个演员,要是把每一步戏里的角色演活了,这演员就有了千面。

有实力,还有颜的演员,这走到哪儿都是香饽饽啊!

就在祝好激动这小小的一部广告片,竟然出现了这么个宝贝之时,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的李世信心里哼哼一笑。

小丫头片子,这是在跟你老师叫板啊?

深深的看了眼安小小,李世信动了。

按照剧本,这里应该有一句台词——“是你乱动了我的东西吧?”

但是面对安小小眼中意思狡黠和挑衅,李世信直接改了演绎的方式。

没接台词,他深深的看了眼安小小。晦暗灯光,将他深邃的目光隐藏在了阴影之中。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他略微佝偻的身子靠在了沙发靠背之上。

然后,随手拿起了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李世信没接台词儿,让监视器后面的祝好一愣。

但是随即,看到他这一连串的身体语言,祝好深吸了口气。

什么叫戏?

这就是戏啊!

原本的台词“是你动了我的东西”,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就是老人在宣布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可李世信直接将这句台词给抛到了一边,用仰躺在沙发靠背,随手打开电视这么几个动作,便就将主人翁的姿态完的展现了出来。

从画面感和镜头语言上来说,这可比那一句台词强了太多了!

整个境界,更上了一层啊。

妈哒!

我祝好何德何能,竟然在这小小的广告片里,同时集齐了卧龙凤雏二位人才啊?

这就是主角模板,老子……

经过将近三年的蛰伏,要翻身了啊!

强强将心里头那“捡到宝”的兴奋压了下去,心情大好的祝好看了看一旁盯着片场中的小梁,扬了扬眉毛:“梁啊,看出滋味儿了么?”

“啊、”

面对祝好的询问,剧务小梁眨了眨眼睛,瘪了瘪嘴。

半晌,才憋出了一句。

“咱以前拍的那些……都特么是个什么玩应儿?”

看着小梁那满是感慨的大脸,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祝好的心里形成了。

……

“李老师,小小,您二位辛苦。”

随着最后一组镜头完成,祝好立刻跑到了李世信和安小小的身边。

中午的一条士力架,安小小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一整个下午跟李世信演对手戏,精力和体力消耗的更是惊人。

面对祝好的夸奖只是哼哼了一声,便跑到了片场旁边粉丝团的一群老人中间。

陈铂诗和依依叁叁几个小将不在,安小小就是粉丝团里的团宠。李世信这找不到的安慰,老人们都能给。

看到安小小一头扎进乔红的怀里放了赖,祝好咧嘴道:“瞧瞧,把小小都给累坏了。李老师,您的演技我之前见识过。但是小小这孩子真的让人太意外了,拿得起放得下,这样的苗子现在可不好找了。您老眼光是这个!”

对李世信输了个大拇指,祝好眯眼一笑:“才十六啊,就有这么好的镜头感,以后妥妥拿影后的料!”

可是不好找。

需要盒饭祭天才能演技爆发的演员,老夫也就见着这么一个。

至于影后……

默默的在心里吐了槽,李世信微微一笑,“等她什么时候不需要戒肉能稳定发挥成这个样子,再提吧”

经过一下午的发酵,安小小的伙食被李世信克扣的事儿,在剧组已经成了个段子。祝好自然是知道的,面对李世信满脸“不成器的逆徒”般的嫌弃,祝好呵呵一笑。

《入殓师》的剧情不长,拍摄时间预定也就半个月左右。今天一天完成了了五个场的拍摄,进度比预想中的还要顺利。

趁着剧组这头还没归拢完东西,祝好跟李世信又重新拉了一下今天拍完的几场。

连贯的看了一遍,祝好砸了咂嘴:“李老师,不是我说啊!这么好的剧本,您和小小这演技也不差,这片子当成广告片用,可惜了……”

看着祝好一面砸着嘴,一面眼睛贼贼的扫着自己,李世信眉头一扬。

“祝导,有什么想法?”

“咳咳、”一眼被看穿,祝好略微有点儿尴尬,“李老师……下个月,国大学生电影节就要开幕了。咱要是赶赶进度,差不多能凑合上。”

哦?

李世信本来没想那么多,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眉毛一扬。

在华语亚太地区的电影节不多,金马,金像,金鸡三金打头,这是第一梯队。但是近两年因为一些不可名状的原因,金马已经凉了。

百花,华表,东京电影节和沪海电影节紧随其后,算是第二梯队。但是这几个电影节对参展电影的要求太多。大部分都是当年已经公映,而且有观影场次做基础的电影才能参选。

国大学生电影节属于第三梯队。

在这个梯队里,华语电影传媒奖,导演协会奖,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奖,以及新加坡和京城电影节都是比较注重传承的奖项,并且除了新加坡电影节之外的,评委和举办方都比较倾向圈子内作品。

唯有这个国大学生电影节,对于片子的入选和评定范围比较宽泛,而且电影节的含金量也不低。

祝好说起这个,倒是提醒了李世信。

也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是时候该刷刷奖了啊!

最新网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