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见色忘友。”风熠宸沉声道:“,有点眼力劲吗?兄弟我在干嘛,还要当灯泡?”

“火这么大?”迟靖西一点点都不担心,反而笑嘻嘻道:“典型的那什么求不满,现在这个症候就是那样子的,内分泌失调,这么多年没有女人,实在该给自己找个女人了,也顺便给咱大宝贝找个妈。”

风熠宸眉头皱起来,想到了家里的大宝贝,瞅了一眼迟靖西:“还说,多久没去见他了?”

“我这不是忙吗?”

“借口。”

“好吧,今天去看看好了。”迟靖西道:“不过搞清楚一点啊,是大宝贝的爸爸,我不是啊,我是叔叔,爸爸和叔叔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不要搞混了。”

“坐警局的车子走。”风熠宸沉声道:“不要上我的车子,懒得搭理。”

尤其是,还是打开的副驾驶的车门。

迟靖西咋舌:“我刚才已经叫他们都走了,现在只能让送我走了。”

“不送。”风熠宸冷声道。

“.不送,也得送。”迟靖西笑嘻嘻道:“看出来了,不就是想要把我踹下去,然后急着去追顾好吗?”

哼,他才不会让他这么好过,他就是当灯泡,当定了。

大灰狼和小红帽的故事

被点破了心事,风熠宸很是生气的看了他一眼,道:“不要跟我多废话。”

“那就快点开车,追上去,看顾好上了什么车子,尾随着送回去。”

正犹豫,梁晨跑来,对他道:“总裁,顾小姐打了一辆出租车走了,车牌号是——”

他用手机发给了风熠宸。

风熠宸上车,发动车子,很快开了出去。

那辆车子,很快被他追上。

车子里,风熠宸眉眼沉沉,一脸不悦,明显内分泌失调。

迟靖西一会看看前面的车子一会儿看看身侧的风熠宸,实在忍不住了就笑一阵子。

“笑什么?”风熠宸被他这笑弄的开车都要没心情了。“神经病就去看病。”

“哈哈,错了,那是精神病,神经病是真的病了,精神病才是会思想发作,变化。”迟靖西道:“这有着明显的本质区别。”

风熠宸咬牙:“是不是想要气死我?”

“不。”迟靖西认真的摇头:“我只是觉得,这样开车尾随人家顾小姐的样子,实在太猥琐了。”

“。”风熠宸暴怒:“滚下去。”

“是叫我来的,现在想要赶我走,门儿都没有,我今晚去家,跟宝宝睡。”迟靖西往后座位上一靠,很是慵懒的样子:“哎,今天真是难得的好日子。”

“屁。”

“看粗话连篇,有失沉稳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迟靖西好笑的说道:“百年难得一见的如此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坠入爱河的样子吗?”

风熠宸薄唇紧抿着,也不说话,再搭理身边这个损友兄弟,他才是幼稚呢。

几乎是瞬间,他就沉稳下来,冷着一张俊脸,看着前面的车子,眯了眯眸子。

该死的女人,这么晾着他的人,还是头一次。

他这么像路人甲吗?

多少女人见了他都恨不得扑过来,她倒是好,直接掉头走人。

越想越生气。

迟靖西见他沉静下来,不搭话了,也正色起来,看了眼前面的车子,那出租车忽然转弯,转向灯都没有打。

多年的刑侦经验让迟靖西一瞬间就发觉了其中奥妙。“应该是发现了我们追着车子,他们想要甩掉我们。”

风熠宸瞳眸剧烈的一缩:“没门儿。”

迟靖西看他一眼,故意挑起唇角,戏谑的道:“整的自己跟个猥琐的龌蹉者似得,打个电话给她不就好了?”

风熠宸眉头皱起来。“打什么电话?”

“告诉她,只是担心她,想要看着她安全到达小区就好了,不是为了怎样她,让她放心好了。”迟靖西没好气的道:“这都要人教,可怎么讨老婆啊?”

风熠宸沉声道:“不打。”

那样恶心的话,当着好兄弟的面,说不出来。

迟靖西直接探过来身体,手伸到了他的裤子里,摸他的电话。“真是的,光屁股长大的兄弟还不好意思了,我帮打。”

他很快摸着了电话,开始找顾好的电话。

风熠宸也没有阻止他。

迟靖西知道,其实风熠宸是愿意他来打这个傲娇的电话的。

“宸,亏了把大宝贝收养,否则啊,这本事,都讨不到老婆,真是给们老风家断了香火了。”

“闭嘴。”风熠宸冷声道。

“催促我打电话直接说就是了,还这么傲娇。”迟靖西找到了顾好的电话,上面输入的就是两个字,顾好。

他眼眸一动,手点了几下,把备注的电话号码人名字改为了:亲爱的顾好。

这才打电话过去。

一看到风熠宸的电话,此时的顾好坐在出租车里,回头看了眼身后,只见那辆豪华宾利一直跟着自己,该死的,拐弯他们也跟上来了,有病啊?

再看电话,响个不停。

顾好实在气急,接了电话,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怼了:“风先生,能不能不要像个癞皮一样跟着我?”

“哦,顾好啊,我是迟靖西,刚才说,后悔上了出租车啊,好吧,我告诉宸。”迟靖西故意曲解顾好的话,看着风熠宸说道。

“迟警官?”顾好错愕,心里明白什么,恨得牙痒痒,也不能太造次:“迟警官,麻烦们不要跟着我了。”

“顾小姐,误会了。”迟靖西道:“我们只是顺路。”

顾好一下子尴尬了起来:“顺路?”

“对,我们正好跟顺路,走的,我们走我们的。”迟靖西道:“不过真是巧了,宸在开车,让我告诉,既然这么巧,就在后面跟着,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想看安全到家。”

“不用了。”顾好只好道。

“把电话给旁边的司机。”

“要干什么?”顾好道。

“那打开免提吧。”迟靖西又道。

顾好无语,只好打开。“可以了。”

“司机,听到回个话。”

“,好。”司机吓了一跳,赶紧老老实实的回话:“先生,有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