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师,师部。

   师长办公室里,赵国栋正在和下首端坐的苏七月聊着。

   “七月,上周和特战旅那边的联合训练,你们合成营的训练总结我都看了。”

   “总的来说,第一次和特战部队的合练中,大家的表现还算是中规中矩,没有出现太大的纰漏,该发挥出来的东西,也都发挥出来了……”

   看着下首规规矩矩坐着的苏七月,赵国栋接着说道:“不过,有个问题,你们也要重视起来。”

   “在特种作战人员强大的个人战力面前,咱们数字化合成营的战士和他们对抗时,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啊!”

   听了师长的提点,苏七月就默默点了点头。

   确实,上周的训练中,自家合成营在个人战力方面,完全被特战旅作战人员给碾压了。

   哪怕是9~10人的作战小组,前期面对一两名的特种作战人员的偷袭,也是很容易就被打崩。

   好在后来几个作战小组报销之后,其他小组也找到了一些应对的方法。

   更紧凑的抱团,和分工更明确的任务安排,总算让后面的战况有了些改善。

   不过,在苏七月看来,对于个人战斗力的差距,数字化合成营一时半会儿还是不可能赶上特战旅。

   村村绿裙里的纯美一天

   毕竟,他们都是优中选优,加上平时的训练强度太大。

   常规部队里大部分战士,根本没办法达到人家那样苛刻的要求。

   真要是完全照搬特战旅的训练,怕是数字化合成营就会乱套了。

   毕竟,数字化合成营未来所面临的,不是特种作战那种小范围的战场。

   看着苏七月沉思的样子,赵国栋就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

   这位师长微笑着看向苏七月,解释道:“七月,你也不要误会,我没有让你将训练重心偏向特种作战的想法。”

   “只是,下个月你们和师侦营毕竟要和集团军特战大队有一场较量。顿时间内在这方面稍微加强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毕竟,这是咱们T师第一次以两个营为单位,去对抗一支团建制的特种作战部队。也算是给咱们集团军的常规部队,开了个先河吧。”

   听着赵师长的讲述,苏七月就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确实,虽然这次自己数字化合成营和连长的师侦营加在一起,作战人员数量肯定要多余对方。

   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方营级作战单位,数量是在T师这支联合作战部队之上。

   如果能够打赢这一仗,不说以弱胜强吧,至少给常规部队对抗特种部队,提供了一些指向性的方向。

   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赵国栋抬头接着说道:“七月,说起下个月的这场实战演习,你和高城一起坐下来探讨过没有?”

   苏七月笑了笑道:“师长,我正准备待会儿从您这边,直接过去一趟呢。”

   赵国栋唔了一声道:“嗯,你和高城之间,配合方面就不用我多说了。”

   “这次演习,师里也不会给你们强行派上一个‘监军’,具体事务全部由你们两个人来决断。”

   听了师长对于“监军”这个词的自我调侃,苏七月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其实,按照以往的经验。

   这种以师直属营为作战单位参与的对抗,师里是要派出作战科长或是副科长来担任指挥员的。

   甚至更重要一些的演习,更是有可能派出副参谋长来压场。

   如果是派出作战科长的话,肯定会担任演习一方的指挥官。

   要是派出的作战科副科长,则一般会担任副指挥官,极少数情况才会担任指挥官。

   但是这次的演习,情况和过往完全不一样。

   苏七月这个数字化合成营的营长,本身就已经是正团级别。

   师里无论是派出副团级的作战科长,还是正营级的副科长,级别都要比他低一等。

   即使派出师副参谋长,也不过是和他平级。

   说起来,师里的副参谋长马志强虽然年龄、资历各方面都不错。

   但是有王兴权这样一个同样年龄不大的参谋长压着,他短时间内很难更进一步。

   而苏七月,无论是学历、学识,还是领兵能力,都已经得到了集团军领导、大军区领导,甚至总部的高度认可。

   所以论声望,马志强这位副参谋长,肯定是要逊色苏七月一筹。

   如果派马志强参与领导这次的实战演习,最后谁来领导谁,还真不好说。

   有鉴于此,最后赵国栋和政委李爱军商量了一番,还是决定师里直接放权,让苏七月、高城两人折腾吧。

   这也是苏七月第一次以演习一方总参的身份,来参与其中。

   “你上次说,最近着手

   在搞一个数字化合成营任务组织结构,和任务指挥系统。”

   办公室里沉静了片刻,赵国栋就又开声问道。

   “怎么样,有什么成果没有?”

   听了师长的问题,苏七月很快做出了解释。

   “结合了外军对于数字化合成营的一些指挥方法,这套系统已经有一些眉目。这次的实战演习,大概就可以用上一些……”

   赵国栋闻言,就满意地点了点头:“七月,你这一点说得没错。”

   “数字化合成营不止是我军在着手建立,外军也在搞。虽说两者之间的区别肯定不少,但是一些有益的经验,还是可以学习学习,取长补短嘛。”

   对于苏七月,赵国栋最满意的就是他能够很快接受新鲜事物,并通过自己的理解,最后化为己用。

   就好像之前他搞的“全ip系统”,就是对现阶段最新系统技术的一次改进。

   现在这套系统的使用范围,已经遍布全军了。

   至于他现在着手搞的这个数字化合成营指挥系统,虽然赵国栋到现在还不清楚其“庐山真面目”。

   但想来,也绝不会让人失望。

   谈得差不多了,赵国栋就对苏七月挥了挥手道:“行了,就先说到这里吧,你不是还要去高城他们师侦营吗,赶紧去吧。”

   “哦,对了,这段时间看你的宿舍,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亮灯,工作归工作,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嘛!”

   和苏七月一样,赵师长自然也是住在师部大院的。

   他能看到苏七月公寓的灯什么时候亮起来,也是很正常的事。

   面对上级的关心,苏七月当然是感谢了一阵。

   说起来,前世因为职业的特殊关系,熬夜对他来说是个常事。

   基本上一杯咖啡,就能顶好几个小时。

   现在每天能睡6,7个小时,已经比前世强多了。

   看到苏七月要告辞,赵国栋亲自站起身相送。

   “关于你这套指挥系统,未来试验成功之后,别忘了在全师推广一下,像师侦营、电子营这些,你都可以先期尝试推广嘛!”

   赵国栋对苏七月在网络通讯方面的技术,绝对是有信心的。

   让他直接负责推广,也是应有之意。

   面对师长的要求,苏七月当然满口答应下来。

   “是,师长。回头这次实战演习如果这套指挥系统能得到一定的验证,下一步我就尝试着去推广。”

   赵国栋欣然点了点头,目送着苏七月敬礼出了门。

   ……

   师属装甲侦察营。

   营长办公室里,高城正悠然自得地和苏七月说着话。

   “怎么样,小七,上周的训练,从老部下那边摸到咱们集团军这个特战大队的底了吧?”

   虽然自己的级别已经远逊于苏七月,但是在私下里,高城对他的称呼却没有变。

   对于连长对自己自始至终的态度,苏七月还是有些感慨的。

   因为无论是何洪涛、三连长还是硬梆梆的一连长,都是做不到他这么挥洒自如。

   “营长,上周咱们只是和特战旅那边合练而已,哪有功夫去打听这种事情啊。”

   苏七月摊开双手,无奈地说道:“再说了,就算是我要打听,人家也得知道啊。”

   “咱们集团军特战大队自成立之日,就一直是封闭性训练的。哪怕是军区特战旅,和他们的联系都不多。”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我那些老战友通风报信,还真不靠谱。”

   说到这里,苏七月就对高城眨了眨眼睛。

   看到他这略带揶揄的目光,高城神情就是一紧。

   “喂,小七,你这是什么眼神?怪瘆人的!”

   苏七月眯着眼睛说道:“我想说,连长你对咱们军这个特战大队的了解,应该在我之上吧?”

   听了苏七月这番言语,高城顿时明悟过来他的言下之意。

   不用说,这家伙肯定是知晓了自己父亲是谁了。

   当下高城虎着脸瞪了苏七月一眼道:“小七,我和家里的关系怎么样,你应该知道吧。”

   “这种事,我能向家里张口问吗?”

   “真要是我问出口了,我爸肯定得关我禁闭。到时候,你这个红方指挥官,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听着高城自嘲的话语,苏七月就是一乐。

   其实到了他这个级别,对高军长和高城的关系怎么可能不了解。

   说起来,连长这脾气还是够倔的。

   明明家里就在军部大院,一年到头却几乎难得回去一趟。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份拼搏,才能得到上级、部下的一致认可

   吧。

   从这一点来说,他这个将门虎子,实在是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