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哥一惊,惊恐无比的回头,发现林南正站在他身后数米外,嘴角带着一丝冷酷的笑意。

“你……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还在这里……”

彪哥大惊失色,三秒钟之前,他亲眼见到叶承离开了茶餐厅,与那两名女子一同离开,现在竟然又出现在此,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又哪里明白林南的手段?

眼前的林南,只是林南本体的一缕分神罢了,对付这些凡人,何必真身出马?

而且林南很不喜欢被人惦记着,哪怕对方是一个凡人,也不容许!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派人找我麻烦?”林南平静的问道,他双目冷漠,丝毫感情不带。

就算彪哥手里有十几条人命,依然感觉道一股自心底涌出来的冰凉之意。

“是欧阳俊……他说要教训你的……”彪哥惊恐的低下了头颅,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心。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周虎没有丝毫的反抗,就供出了他的存在,原来在眼前的男人面前,你根本生不出丝毫的反抗之心。

彪哥面对林南,仿佛面对一座无法跨越的山岳,仅那股气息,就压得他喘不过起来,而他自己,只是这座山岳下方的一只蝼蚁!

“欧阳俊,呵呵!有点意思,竟然就在这家茶餐厅内,既然如此,就让你彻底消失吧!”林南冷笑了一声。

樱桃少女水灵灵大眼森女系装扮浓密秀发朦胧唯美照

说完这句话后,林南身影诡异的一闪,自彪哥的跟前消失。

彪哥瞳孔猛地一缩,像是见鬼了一样,额头的冷汗,刷的一下狂涌了出来,他头皮发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颤声道:“我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此刻,这家茶餐厅的办公室内。

一个五十出头的男子,正在与欧阳俊交谈,在他的身后,站着一名男子,他挺胸收腹,站立如松,一丝不苟!

这五十出头的男子,名为段坤,身价超过十几亿,在金陵市这一块,人脉、手段很强大,几乎黑白两道通吃。

他背后站着的男子,是一名内劲巅峰武者,段坤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请动了此人,让他成为自己的保镖。

段坤每个月都要为此,付出百万人民币的巨额薪水!

纵然如此,段坤依然觉得非常值得,因为这名男子跟着他六年,曾经无数次救下了他的性命!

“那这件事,就麻烦欧阳少爷跟欧阳区长好好说说了,到时候那几栋别墅,我会秘密的转移到欧阳少爷的名下的!”段坤笑道。

欧阳俊轻轻点头,道:“我会跟我爸说的,段老放心好了!”

“你是谁?”

突然,房间内的那名内劲武者低喝道。

段坤与欧阳俊同时一惊,这才发现在两人的对面的沙发里,竟然坐着一个人,他们两人竟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是你,林南!”

欧阳俊看清楚林南的脸后,像是见鬼了一般,噌的一声,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但是下一秒钟,欧阳俊又恢复了平静,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南,道:“小子,我不管你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刚才我与段老的话,你听见了多少?”

听闻此言,段坤眉头一挑。

他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情,这个保镖是他的心腹,知道了段坤很多秘密,所以不用瞒着他,但除了这个忠心耿耿的保镖与欧阳俊之外,今天这件事,段坤不希望有第四个人知道。

如果这个人知道了,那么一定是个死人!

林南面色平静的吓人,宛如一汪死水,翻不起任何的波澜,道:“就是你让人找我麻烦吧?”

欧阳俊嗤笑了一声,满脸都是讥讽之色,道:“你以为你是谁,就算我找你的麻烦又如何?小子我告诉你,只要你在金陵市内,我们就慢慢玩,迟早玩死你!”

林南抬手,轻轻一弹,一道火光直接落在了欧阳俊的身上!

“这是……”

段坤与他的保镖,瞳孔猛地一缩,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道火光落在欧阳俊身上后,急速的扩张,接着蔓延至欧阳俊的身,让他整个人置身于火海之中。

并且最为恐怖的是,这火实在是太诡异了,虽然燃烧了起来,而欧阳俊也坐在沙发里,但欧阳俊身下的真皮沙发,竟然一点儿事都没有,丝毫不受这熊熊烈火的影响。

“啊!”

欧阳俊惨叫不止,心中无比惊恐起来,“啊,你不是人,你不是人啊!你不是魔术师,你不是魔术师,你是魔鬼……”

欧阳俊后悔无比,若早知道林南拥有这种手段,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招惹林南的!

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

段坤与他的保镖一呆,不明白欧阳俊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欧阳俊整个人,已经灰飞烟灭,被这熊熊烈火,烧成了一缕青烟,连骨灰都没有留下。

“嘶!”

见到这一幕,段坤与自己的保镖,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瑟瑟颤抖起来。

而这时,林南的身影也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兄弟,这到底是什么人?我听你说过,有修道者会驱使法术杀人,难道这就是法术吗?”段坤颤声道,依然没有从刚才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

那内劲武者惊悚的低着头,喃喃道:“就算是修道者,也不可能杀人于无形之中,欧阳俊死后,竟然连骨灰都没有留下,彻底灰飞烟灭了……”

“他不是人,他是神!”

抬手杀人,生杀夺予,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被烧死,连骨灰都没有留下,拥有这样手段的人,不是神又是什么?

“这件事,对外保密,不允许告诉任何人!”段坤沉声道。

那内劲武者皱眉,问道:“欧阳俊的事情怎么办?他的儿子人间蒸发了,欧阳区长那边,不好交代啊!”

“哼,什么欧阳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啊!”段坤摇头。

刚才那人虽然走了,没有对段坤说任何一句话,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但段坤知道,如果这件事他敢随便说出去,下一个人间蒸发的就是他自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