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明志砸吧着嘴走出了淑德宫,不时地啧啧两声。

“可惜了,后娘也就这个样子了吧!”

刚刚出了大殿的前缀走廊柳明志诧异的看着天飘着的雪花有些怔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飘起了雪花,让整个皇宫都银装素裹起来!

伸出手接住片片晶莹的的雪花柳明志惆怅的叹了口气:“岁月不饶人,两年了啊!过得真快!”

甩掉手中的雪花柳明志紧了紧身的衣袍迎着风雪向宫外赶去!

行色匆匆的仿佛一个急于归家的游子一般。

“恩?”

柳明志感觉到脸的冰凉一停茫然的抬头望去,只见一把江南烟雨碧波图案的油纸伞罩在自己的头顶挡住了飞来的雪花。

柳明志转头看去只见三公主脸色微红的举着伞柄站在自己的左侧恬静的看着自己!

“臣柳明志参见三公主!臣何德何能敢让三公主打伞!”

三公主抿着樱唇微微一笑:“我也是刚听宫女汇报才知道外面下雪了,想起你没有带伞就跟过来,听说你大病初愈,万一再受风寒就不好了!”

“多谢三公主挂怀,其实臣觉得三公主更应该早点治病才是,毕竟人最重要耽搁不得!”

自信而美丽花卉姑娘图片萌哒哒

三公主轻轻颔首轻声嘀咕了一下:“药石无用!”

“啊?公主说什么?”

“没事,我送你出宫吧不然的话顶着这么大的风雪身体肯定不舒服!”

“这………臣不敢,三公主还是把伞交给微臣吧,臣自己打伞回去就行了,不敢劳驾公主凤体奔波一趟!”

三公主嗔怒的看着柳大少指了指身后渐远的大殿:“把伞给你我就要冒着风雪回去,若是感染了风寒怎么办!”

柳明志回头一望还真是,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加三公主身体本就‘有病’,顶着风雪回去只怕会加重病情!

“臣多谢公主,既然如此还是让臣来打伞吧!”

“行,给你吧!”

乖巧的模样让柳大少怪异不已,这还是一个人吗?以前见面恨不得怼自己两下的刁蛮公主是不是跟自己一样被人穿了!

“发什么呆啊,走啊!”

“啊?哦,公主请!”

一身杏黄败者流苏裙,一件翠绿色的小夹袄,足踏轻烟红云履的三公主不时伸出自己小巧白嫩的手掌接着伞外的雪花:“瑞雪兆丰年,雪花这么大,来年百姓一定能有一个好收成!”

“是啊,这一场雪可以让百姓们放下心了,来年肯定不会有害虫祸害庄稼的!公主忧国忧民孝心可嘉啊!”

“什么啊,我就是胡乱的感叹一下,倒是你才是真的忧国忧民,不辞劳苦出使金国开辟商道,又不远千里出使青州治理蝗灾还为此染了瘟疫,满朝文武跟你差不大的人能做的你这样的没有一个人,你不知道很多京城的大家闺秀私下里都讨论你哪!”

“讨论臣?臣就是一个位卑职小的五品员外郎而已,有什么值得讨论的!”

“这是你自己认为的,你这位不靠家族福音封爵拜将却从不出席各种青年才俊宴会的通远伯可是不少人口中的闲聊的话题,青年才俊中的风云人物,不知道多少人好奇你长什么样子哪,大家闺秀的春闺梦里人!”

说道春闺梦里人的时候三公主的语气不由得有些发酸。

“唉,三公主就不要开玩笑了,不是臣不愿意去参加你们举办的宴会,实在是臣走不开,公主你的好父皇,臣的陛下是天天嫌弃臣性子懒惫,恨不得拿臣当拉磨驴来使唤,先是出使,又是青州府,眼看新年修沐的日子就要到了,修沐完还不知道怎么使唤臣,臣命苦死了,是一日三晌不得闲啊!”

想起了与自己梦想背道而驰的日子柳大少就有些无奈,考科举是为了过他人忙来我独闲的生活。

如今倒好,别人闲散我独忙。

本少爷想过的日子是关内侯朱润那样的日子好不好!

三公主转过身双臂环在胸前退着走了起来柳明志不得不放缓脚步,防止三公主走的太急跌倒了。

眼神更是低了下来,没办法童颜xx的模样确实让人不敢直视,当初初见之下柳大少都惊为天人。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仅仅是一句诗而已,那是一句相当有韵味的诗词,细思起来不得不感叹诗人流……意蕴深远的内涵!

“你有什么好烦恼的哪?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这是很多人求都求不来的机遇,你不知道你这位父皇面前的大红人让多少人眼红哪,他们巴不得将你取而代之,可是才疏学浅却谋求甚大根本入不了父皇的眼眸!再说了,你好坏也是一府之地的解元郎,哪有把自己比作拉磨驴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虽然你还不老,不过可以鼓舞一下自己的!”

“臣多谢公主开解,或许是臣太过不知足了吧,正如公主所说,臣现在的荣誉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

“其实你也不必太过劳累的,顺其自然不就行了,父皇这个人看似威严,实际可好了,不是我数典忘祖,大龙朝历代先帝能做到父皇这样的也寥寥无几了!”

那是你爹你当然这样说了。

“公主说的不错,细数功绩仁德来说陛下确实是少有的明君,这一点臣不反驳,像陛下如此务实的明君实在是太少了,别的不说仅此废黜刑这一点就不是某个被誉为千古一帝的家伙能比的!”

“自誉为千古一帝的人,谁啊,这么不要脸?”

“哎,随便说说而已,公主切莫不能当真!”

“哦,以前咱们老针锋相对你不会讨厌我吧?

“没有,公主你自小锦衣玉食的生活有些脾气也是理所当然的,起码公主分得清是非善恶,仅此一点便尤为难得!不过今天的公主最好了,希望公主能保持下去吧,公主一直像今日一样温婉大方,蕙质兰心,不知道有多少豪门公子又将夜不能寐了!”

“啊?为什么啊?”

“诗经有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当然是渴望公主你这位天之娇女而不得睡不着呗!”

“呸,本公主才不要他们夜不能寐哪,我只想…..算了,呆子!”

“嗯?”

“没什么,还记得咱们当初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吗?那天也是大雪纷飞银装素裹,天地焕然一色!”

“当然记得,公主当初被臣打…….打着伞救了回去,臣怎么会忘了哪!”

三公主轻轻地点点头:“大雪初见,大雪相伴,还真是奇妙啊!”

“确实,臣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合,到了,公主你就先回去吧,小心病情严重!”

三公主俏目轻看着柳大少红云履不停的捻着地的积雪:“你就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吗?”

柳大少一愣拍了拍脑门:“哦………你看臣这个脑子,确实忘了!”

三公主脸色一喜:“你快说啊!”

“谢谢公主的伞,臣告退!”

三公主脸色僵硬的看着登马车的柳大少莲足轻跺:“谢你个头!”

看着马车远去被风雨挡住了踪迹三公主银牙轻咬的转身离去。

“混账,大混账,本公主的亵衣什么时候系过死结,轻薄了本公主还敢装作若无其事,混蛋!”

“少爷,刚刚那是谁啊?怎么会打伞送你出来?”

“一个傻白甜,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非得送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