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城外的江东大营内。

刘备站在自家工匠制作好的楼橹的望楼上,眺望着远方江陵城的情况,观察城内曹军士卒的动向。

可惜距离太远,看得不甚真切,城墙上站着不少人,偶有巡逻小队通过。

曹仁此人少年时放荡不检,可作为将领后奉行法律,把律令科条放在左右照章行事。

在军中从来不许曹洪等人唤他族中的关系,治军颇严。

“孔明,曹仁这守城之法,倒是中规中矩。”刘备捏着胡须赞叹了一句。

尤其是刘备听闻曹仁用几百人冲击了江东阵线,他又亲自带着几十骑把部下从乱军之中给救回来,曹仁还全须全尾的没受伤。

不得不说,这份勇气,是值得赞扬的。

但诸葛亮却不认同,曹仁竟然敢如此弄险,整个南郡前线都掌握在他的手里,还敢冒险。

那诸葛亮希望曹仁能够多来几次这样的冒险,到时候总有机会把他勾下战马。

让他马失前蹄,叫曹仁好好知道一下,身为一军主将,焉能如此以身犯险?

等到主将被俘,江陵城被被拿下来,其余士卒还有什么抵抗的心思,定会望风而降!

纯美小丸子春光明媚秀美艳身姿

而曹仁在曹操的阵营又是一位重要人物,擒获他,对于曹操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中规中矩?”

诸葛亮挥舞着羽扇摇头道:“曹仁大多时候都是在努力控制着他自己的脾气。

待到哪一天他控制不住了,便是他的败亡之日。”

“呵呵,孔明之言未免有失偏颇。”

刘备笑了一句,对于曹仁仅用几十人便能在江东阵营当中来回冲击两次,尚且能全身而退的事迹,当真是少见的很。

更何况曹仁这些年来跟随曹操南征北战,立下不少战功,绝不是个庸人。

“主公,不是我的话有失偏颇,而是曹仁他并非智勇双全之人呐。

其麾下士卒自从赤壁之战后,便心怀胆怯,只敢缩在城中固守,此时正是我们进军荆州的好时机。”

“孔明,曹军先前是胆怯,可是经曹仁那城下一战,便又重新点燃了斗志,尤其是曹仁身先士卒救出麾下那一战事。”

刘备叹了口气,此举当真是激励了士卒,还收买了人心,顺便还打击了江东的士气。

“主公无需忧心,待到夷陵城曹洪等人落败,到时见江东加紧攻击江陵城。

兴许曹仁便要向襄阳守军徐晃求救了,若是徐晃率军来援,到那时我们便有机会偷袭襄阳城。”

“襄阳城?”

刘备立刻在心中估算了一下,陆路襄阳城距离江陵城大概有三百余里。

真正把襄阳城拿在了手里,便有了问鼎天下的资格与前进基地。

但这三百余里各处都投降了曹操,范围及广。

在无法一一攻克之前,就没法子拿下襄阳城,否则到时候被阻断援军的道路,于己不利。

面对曹操的反扑,刘备目前自觉还应对不了,在加之襄阳附近的世家被曹操一口气分封了十几个列侯,这些既得利者,对于曹操能不忠心吗?

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发布定酉令,言他起兵十九年来,所征必克,乃是贤士大夫之力,他自己不可专享功劳,然后擅自行使天子的封爵大权。

大封功臣二十几位为列侯,其中多是曹老板的班底,至于真正的“贤大夫”还是靠边站的。

在赏赐对象上,曹老板重赏谋功,往往超过赏野战之功,然后就是重赏主动归降之人,比如这次的荆州等十五人为列侯。

都是为了巩固他的统治,收买一波人心的手段,但不得不说,此法颇为好用。

刘备收回思维,假如说服江东走水路需要经过汉水,越过江夏太守文聘的防线,文聘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在荆州颇有威名,倒是也不好对付。

长坂坡之时他被自家侄儿刺了一枪,如今伤势怕是该养好了,正想着肆机报仇。

至于招降文聘,刘备没得信心,前些时日,大公子刘琦也曾向其父旧部去信。

文聘便直接回信表示明确拒绝了,说要为朝廷效力,还反过来劝刘琦尽早归顺朝廷,不要做无畏的抵抗。

但愿大公子能够早日改邪归正!

刘备摇摇头,而且若是没有攻克江陵城,自家便拿了襄阳城,就不再是曹仁的江陵城孤部在前。

而是他们孤部在前,到时候若是遭到曹操的围攻,江东必定会坐视不理,说不准就是等着襄阳城被曹军重新拿下,江东在趁机攻克占为己有。

大家只是说了南郡该如何划分,但襄阳城可不是谁都能轻易舍弃的了。

尤其是在江陵城还没有拿下的时候,此举实为危险。

虽然刘备此时对于襄阳城也很是眼热,但实际的情况并不允许他做出贪心之举。

诸葛亮见主公没应声,便是接下话茬:

“主公,若是曹洪等人在夷陵城战败,自是会对城中他们的士气有一轮新的打击,接下来我们就等定国的好消息了。”

诸葛亮挥舞着羽扇,遥望江陵城,硬啃这座城,诸葛亮是不赞同的。

江陵城城高水深,粮草军械充足,只要曹仁死守,己方当真是赔不起如此多士卒的性命。

而且打退曹仁后,还要尽最大可能的保住荆州的领地。

面对江东,空口白牙是不行的,手下得有士卒,少数士卒是起不到作用的。

至少要表现的有一战之力,让孙权忌惮,一口气吞不掉自家,两方便能平安无事,继续结成联盟。

只是这江陵城,就算是江东周公瑾率兵强攻,那也会损伤不小。

江陵城对于三方而言,目前都是比较重要的存在。

谁都不愿意轻易放弃这里,控制了江陵城,几乎可以说便能控制整个荆州。

“孔明似乎对定国取胜很有信心。”

“对我们而言,定国已经胜了!他协助江东降低了曹军攻打夷陵城的士气,同时还让自家得到了好处,至于协助江东攻城,想都不用想。”

诸葛亮挥舞着羽扇,倒是十分了解关平的性子,他可真不是喜欢吃亏的主。

再说了,骑兵攻城,那是没脑子,如果周瑜这样办,其心可诛,是想要自家从曹休那里骗来的战马。

“若是周公瑾他短时间内拿不下夷陵城,士气被夺的可就是我们了。

我们理应趁着赤壁大战迅速攻克荆州,而不是被阻在江陵城下。”

“主公所言极是,但周公瑾他绝对能短时间内拿下夷陵城,而且定国前两日派人来送信就点明了甘宁在夷陵城留下了后招。

不出我所料,也就这一两日便能决定胜负,兴许曹洪的败军正在路上,不久就要进入江陵城。”

“哦?”刘备摸着胡须瞧了一眼江陵城:“但愿军师所言是正确的,也好让这些残兵进去搅动军心。”

“主公放心,凭借定国那番母马计,就会让曹军主将失了分寸,扰乱其心的。”

“母马计?”

一提定国,刘备就忍不住笑了笑。

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这招。

原来早就有打算,愿不得开始就希望麾下士卒皆是骑母马,心思是在这里。

还说什么喜欢喝马奶掩人耳目,千余匹母马就算每天只有几匹战马有奶,那也足够他一个人喝了,刘备笑了笑,定国怎么不说喜欢喝牛奶呢!

全都是在隐藏他真正的心思,刘备懂了,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狡诈啊!

可以肯定,定国他绝不会在夷陵城下吃亏,就算只得到了这五百多匹战马,那也是极大的胜利了。

诸葛亮挥舞羽扇的幅度变快了,面上也是带笑道:“但愿江东之人,瞧见了定国麾下的战马,莫要太过眼红。”

江东无马的事情,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眼红又能如何?”

对于这一点,刘备没什么别的表示,说要送江东一些战马,反倒是摸着胡须望着江陵城道:

“孔明,你说周公瑾他能顺利打下江陵城吗?”

“此事倒是不好说,不过江东士卒的攻城战表现的不尽人意,听闻合肥城至今也未曾被吴侯攻克。”

诸葛亮沉声说道:“可能是我对于江东士卒的期许有些过高了。”

刘备默然不语,对于孙权亲自率兵三万去攻打合肥。

自去岁十二月开始,至今已经四月,竟然还未曾攻克合肥。

听闻合肥城中士卒不过三千余人,而且城池矮小,缘何就打不下来呢?

就算用人命堆,这座城池也该被攻下来了。

“报,主公,哨骑发现新状况。”

望楼之下的陈到大声嚷嚷了一句。

樯橹上的望楼这才被慢慢的降下去。

等到主公刘备跳出来之后,陈到才抱拳道:“主公,哨骑发现五里之外,有数百曹兵正在往江陵城赶来。

看其样貌,像是夷陵城方向的败兵,主公,要不要截杀一番?兴许能趁机杀进江陵城。”

刘备在沉吟,如此大规模调兵遣将,发兵出营,必定会被江陵城内的曹仁所警戒,兴许就舍弃了这帮士卒。

“可有人骑马?”诸葛亮问了一句。

“回诸葛军师的话,哨骑看到的皆是步卒,并无人骑马,也不像是有大将混在其中的模样。”

刘备擦了擦脸上的汗,看向一旁的诸葛亮:“孔明,你待如何?”

诸葛亮倒是一点都不热,扇着羽扇道:“主公,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刘备面露不解。

“曹仁虽然不是智勇双全之人,但从其行事,也可判断是个果断之人。

断不会因为几百残兵就大开江陵城,我等绞杀曹军反倒是落入了下乘。”

诸葛亮其实更想要江东去啃江陵城这块硬骨头,借此达到消灭周瑜实力的目的,同时更多的是为保存自家的有生力量。

无论如何,江陵必定是一场恶战,诸葛亮不希望是自家来用人命啃它。

周瑜不同别人,他对主公戒备非常之重,而周瑜又在江东威望无二,他的态度,能影响一大批江东将领对自家主公的态度。

杀死这几百人并非上策,反倒会让城内曹军士卒把怒气从江东的头上转移到自家头上。

最靠谱的还是要这几百残兵回到江陵城去散播他们是如何被击败的,借此达到打击城内守军士气,更要有利的多。

“那便不管他们了,再探!”

刘备也是认同军师的话,曹军战败,不可能连一匹战马皆无,兴许还会陆续来人。

“喏。”

fpz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