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慕少凌湿热性/感的薄唇,来到阮白锁骨的位置

“轰”地一声。

阮白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像是炸开了般。

滚烫的眼泪突然不受控制,她的思绪,生生地被拉扯回到五年前不堪的夜。

除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阮白的耳朵里什么也没有。

阮白又想起自己当年生下孩子以后的事,她跟李妮进行的那通视频通话,不经意看到电视上八卦新闻里的富商。

交易就是交易,无论对方是什么样的男人,她都没有资格说不。

但是如今被强吻,阮白忍不住想起那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一阵恶心的感觉袭上心头,头晕目眩。

慕少凌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一只手捏着她的下颌,缓慢抬起,他染上情/色味道的双眸,紧紧凝视着她,“在想什么?怎么哭了。”

阮白呆若木鸡,循声转而望着他。

慕少凌个子太高,阮白在家里穿的是拖鞋,两人之间有很大的身高差,他看着她,就像看一个被他欺负哭的红眼小兔子。

粉红吊带裙清纯美眉草莓园酥胸写真图片

“在想慕总怎么是一个衣冠禽兽,表里不一,性/饥/渴。”阮白收住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不愿自己脆弱的一面被人看到。

可是委屈的一塌糊涂的时候,哭不哭的,什么时候能被自己本身左右了?

情绪,从来都不听话。

人活在世上,这一生就会有许多经历,好的,坏的,难以启齿的。

阮白却样样具占。

迄今为止最难以启齿的,莫过于五年前发生的不堪。

慕少凌的暧/昧亲吻使她想起了不好的事,而他停止这些动作后说话的声音,更是直接击碎了她外表镀起的那层灵魂。

那层看似坚硬,实则很薄弱的灵魂。

“阿姨”慕湛白到底闯进了厨房,眼睛警觉的看着姿势奇怪的两个大人。

阮白看到小家伙,赶紧难堪的转过头去,低下头。

慕少凌没看儿子,精致硬朗的脸庞却无比阴沉,仔细回味着阮白形容他的词汇,“衣冠禽兽”,“表里不一”,“性/饥/渴”。

他的姿态,何时变得如此卑微低贱了?

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是能使他无法自拔的。

女人亦是如此。

慕少凌的手机还在执着的一遍遍响起。

阮白被突然放开。

慕少凌接了电话,语气差得像是谁欠了他一百亿美金不还。

阮白离他近,所以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慕总,在干嘛?”女人的声音,温柔中带着几分慌乱,“我打扰到工作了吗?的声音,有些吓到我了。”

慕少凌的态度,很难不让人心生惧意。

慕湛白抬头看爸爸,就听到爸爸板着脸朝电话里的人问:“找我什么事?”

女人说:“是这样,上次想必慕总走得急,忘了通知我同一起去a市。”她知道,慕少凌从来就没想过通知她,她这样说,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慕少凌沉默不语,心思还都在身旁低头的女人身上。

女人又说:“我决定星期一去a市,毕业回国以后我本意也是自己创业,加上有父母的支持,我是很有信心的,等我过去,还希望慕总身为成功的前辈,商场上能够指点我一二。”

阮白听出了对方是谁。

h市见过的那位,萧局长的掌上明珠

“等过来,见面再说。”慕少凌说完,便直接冷漠的挂断了电话。

慕湛白站在厨房里,炯炯有神的眼睛冷不丁被爸爸凌厉的的眼神盯上,小身子没忍住的发了下抖。

软软在厨房门口,没敢进。

爸爸骂哭了小白阿姨?真是坏蛋!

软软正想着爸爸和小白阿姨怎么了,下一瞬就被爸爸的大手给拎了起来,接着进入爸爸结实的怀抱。

小家伙被抱到门口。

“哥哥”软软朝后头叫道。

慕湛白看了一眼厨房里不转过头来的小白阿姨,又看了一眼脸色黑沉,站在门口穿鞋的爸爸,一颗小小的心脏,慌乱不已。

但他只能先随爸爸离开,保证的说:“小白阿姨,我下次再来看”

慕少凌在门口穿上皮鞋,却没有给女儿穿鞋子,抱着女儿,直接推门走了。

慕湛白急忙穿好鞋子,在后面追上。

等到一家三口都坐进停靠在小区门口的路虎揽胜车子里,慕湛白目视前方,咕哝着说:“爸爸,很过分。”

软软缩在车后座安全座椅上,抿着小嘴。

慕少凌启动了车子,视线凝结成冰了般,一言不

发。

父子两人此刻的表情,可谓是差成了如出一辙。

“小白,我爸妈打算给和我哥买婚房了,不说说想住哪个区吗?我爸妈积蓄不少的,不用客气,我建议最好买市中心的房子,上下班方便。”

慕少凌走后,李妮就给阮白打来了电话。

“买婚房?”阮白觉得这太快了。

就这个问题,两人聊了一会儿。

但李妮觉得阮白状态不好,让她赶紧休息。

结束通话以后,阮白没休息,先去收拾了桌子上的碗筷,又洗干净了碗筷盘子,

整理完厨房和餐桌,阮白开始打扫整个屋子的卫生。

却发现门口有一双阿狸脑袋模样的小鞋子。

是软软的。

看来是还没来得及穿鞋,就被她爸爸抱走了

上班才没多久,就跟老板的关系闹得这么僵。

究竟是谁的错,阮白不知道。

阮白觉得自己可能要失业了,或者,应该主动辞职。

叹了口气,又去阳台打扫,她这才看到,阳台上有一个烟灰缸。

烟灰缸是最普通的那种,房东备的。

阮白不抽烟,家里也不来异性,所以这烟灰缸始终没被用过。

今天,这烟灰缸里却有了烟灰,还有两截才抽完不久的烟蒂。

她将烟灰倒进垃圾桶里,再用抹布到处擦了擦,直到人的肉眼看上去再也没有一粒灰尘,但是,阮白一抬起头,却正好看到了自己昨天晾在阳台上的黑色蕾丝胸/衣。

镂空边饰,面料柔软,为的是穿紧身职业装不露内/衣痕迹。

还有一条同色的內/裤,刺绣网纱面料

平时家里根本不来外人,更别说是男性,所以晾晒內衣这种事,阮白从来没有讲究。

这房子小,其实也容不得讲究的人住。

两平米的卫生间,潮湿阴暗,不适合晾衣服。

阮白收起內衣。

虽说被异性看到自己的內衣也没什么,身上又不会少块肉,但一想到他可能打量过,阮白就还是会感到有一丝丝的不自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