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内裤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是却给予了她很大的安感。而现在,却什么都没有。

秦风故意的顶了顶伊涵诺,明显的感受到伊涵诺的紧张和害怕。

心中坏笑一声。

“好了,我们睡觉吧,真的好困了!”秦风轻轻的亲吻了伊涵诺的脸颊,还有耳根后,抱着伊涵诺,再没有多余的动作,很快,一阵轻微的鼾声传来。

秦风真的睡着了。

伊涵诺也是一愣,没想到秦风真的睡着了。原本她还以为,秦风会作怪,一定会想要去摸她哪儿。这之前,秦风就一直想要脱掉她内裤,只是她死活不肯。

这次有机会了,秦风却放弃了。

这一刻,让伊涵诺,极为的开心。因为她知道,秦风并不是单纯的想要占她便宜,就是贪图她的身体。而是真的很喜欢她。

不然,没有男人可以在这个情况下忍住。尤其秦风这个年龄,本就是身体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年龄,本就是最容易冲动的年龄。

“秦风,我好喜欢你!”伊涵诺低声说,尔后紧紧抱住秦风,嘴角含笑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俩人几乎同时醒来。

主要是抱的太紧,所以稍微对方有一点动静,另外一方就醒了。

甜美娇娘粉艳可人

“早安,诺诺!”秦风笑说。

“早安!”伊涵诺望着秦风,忍不住亲了一口。

“我昨晚老实吧!”秦风笑问。

伊涵诺重轻轻点头。

“我好开心!”伊涵诺甜蜜一笑。

“好,转过身来,我要这样抱着你!”秦风将伊涵诺背部朝着自己,用某部位,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

伊涵诺一脸娇羞,不过想到秦风昨晚的尊重,也就没有反抗,而是乖巧的顺着秦风,当然,这样依偎在秦风怀中,本就很舒服。对于伊涵诺来说,这种感觉,也是最有安感的。

“诺诺,今天想要干嘛?”秦风笑问,“有什么计划吗?”

“不知道!我都听你的!”伊涵诺舒服的呻吟。

秦风的双手在其身上摸索,让她感觉到很是舒服。

虽然,秦风的手,是逐渐摸索而下,越过了那以前绝不可能越过的红线,但是伊涵诺却依然没有阻止。或者说,忘记阻止。

等秦风终于摸到了黑森林那,伊涵诺方才醒觉,自己没穿内裤。

但是,这个时候再阻止已经迟了。

“你,你不要乱来!”伊涵诺有气无力的说。

“诺诺,我跟你说个笑话。原来啊,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出去游玩,结果只剩一间酒店,一张床了。女生在床上画了一条线,告诉男生,说你要越过来,就是畜生。男生说,如果我要越过来,我就乌龟王八蛋。”秦风突然说起故事来,“结果,这一晚上,男生真的没有越过那条线!诺诺,你猜,第二天早上那女生说了啥?”

这个故事很老掉牙了,在后世,那属于非常老的梗了,人人皆知。但是,这个时代,却太新颖了。

几乎没人听过。

“呃,是说男生很规矩,很老实么!”伊涵诺问。

秦风摇头。

“那是夸男生很尊重她?”伊涵诺再答。

秦风还是摇头。

“那是什么?”伊涵诺答不出来了。

“那女儿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气呼呼的说:你禽兽不如!”秦风笑说。

“禽兽不如?为何是禽兽不如!噗嗤!”伊涵诺明白话里的意思后,笑的在秦风怀里直哆嗦,这也太可乐了。

好一阵之后,伊涵诺方才止住笑声。

“现在,你说,我是当禽兽好呢,还是禽兽不如好呢?”秦风问。

“呃…”伊涵诺愣了愣,想了半天,都没想出答案来。

“笨丫头,这哪有答案。总之,你属于我的,这辈子你绝不能和任何其他男人有亲密接触,除了我,不能有任何其他男人,你只属于我的!”秦风再次霸气说,“所以,我也会尊重你。因为,你迟早属于我!”

伊涵诺眼神里秋波流动。对于传统的她来说,俩人都这样了,她还怎么嫁给其他人。何况,她真的很喜欢秦风。

这个第一个给她安感的男生。而且,也很帅气,对她也很好,也很幽默风趣。

“所以啊,以后啊,我们必须赤诚相见。这样,才能坦荡荡!”秦风说。

“嗯,啊,不对,你又套路我!”伊涵诺刚答应,立刻明白过来秦风指的是什么,顿时一脸娇羞。

“我不管,总之你答应了,那以后就必须遵守。再说了,这样睡觉多舒服,穿什么衣服嘛!”秦风努努嘴。

伊涵诺有点哭笑不得。不过的确这样是很舒服就是。就是秦风那下面的东西,实在有点烦人。而且,会慢慢变大。

“你,你过去一点!”伊涵诺突然娇羞说。

“不要!过去就离你远了,你必须在我怀里。”秦风不依。

“可是你下面,顶到我了!”伊涵诺声音都要几乎听不见,满脸娇羞,几乎都要滴出水来。

“那你夹住好了!”秦风用一只手轻轻的掰开伊涵诺的双腿,然后将某部位伸了进去。

这样,虽然并没有进入体内,但是却被其修长均匀的大腿夹住,那感觉,也实在是太过美妙。

尤其伊涵诺本能的紧张,这越紧张,夹的就越紧。这感觉就越刺激。

对于秦风来说,现在这幅身体,可是初哥。这个感觉,就实在太刺激了。若不是秦风连忙心中想念着钢琴谱,来分散注意力,搞不好这一下,就直接发射了。

那就太丢脸了!

“你,那,那好烫!”伊涵诺娇羞的不知说什么好。

她感觉到,自己黑森林那,似乎开始变得湿润起来,而且心跳的好厉害,并且,体内有一种很是想要什么东西填满的感觉。

“嗯,那你不动好了,不然的话,那你可就麻烦了。本来我不想现在吃掉你的,都可能要吃掉你了!”秦风继续耍流氓。

“那,那我不动!”伊涵诺更是紧张的一动不动。

这不动,秦风就动了。双手在那自由的探索,这一次,可是从上到下,都探索了个遍。尤其那翘臀,让秦风是爱不释手。

至于那桃源处,秦风倒是放过了。这个,第一次,不好太过分。细水长流的道理,秦风懂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