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慧现在是个神志不清的状态,问是问不出什么来,我就让吴奶奶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吴奶奶一边擦泪一边告诉我,慧慧就是最近变古怪的。

吴奶奶家条件不好,除了收水电费,平时还摆夜市卖炸串,每次慧慧一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帮着吴奶奶串串。可是那一阵慧慧也不干活儿了,回家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念叨什么。

吴奶奶猜测她会不会谈恋爱了?就问她每天跟谁说话呢?没想到慧慧很茫然的就说,她没跟人说话啊,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老是特别累,一回家就睡了。

吴奶奶寻思那怕是体虚,就让慧慧去瞧瞧医生,可慧慧不但不去,还对吴奶奶越来越不耐烦了。

吴奶奶挺纳闷,孩子一直很孝顺,现在是咋啦?后来卖炸串的时候,随口就跟常来买炸串的客人聊天说出来了。

那客人也挺热心,说女孩子本来就体阴,这性情大变,别是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就让吴奶奶上大庙里去求点香灰,一喝就管事。

吴奶奶寻思有道理,就照着做了,把香灰放在了慧慧的水里。可没成想,那天慧慧一喝水,直接就把水杯砸在了吴奶奶的脸上,指着吴奶奶的鼻子,就骂她是个老不死的,竟敢放东西害她,看她不弄死她,把吴奶奶吓的直哭。

那天晚上,吴奶奶就听见门响,像是有人进来了,想起来看看,可却跟鬼压床一样,根本起不来,她就听见慧慧屋里一开始还叽叽喳喳小声说话,但是后来声音就越来越大,说的话也都是污言秽语,甚至还有男女之间说的私密话,绝对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说出来的,分明是进来男人,占了慧慧便宜!

而天亮的时候,门再一响,像是有人出去了,吴奶奶才能挣扎起来,到了慧慧房间一看,慧慧衣衫不整,显然是跟人家那啥过了。

吴奶奶哭着就问那畜生是谁?可慧慧跟丢了魂似得,整个人痴痴呆呆的,一句整话也说不出来。

从此以后,那个进门出门的声音天天晚上都来,慧慧屋里的动静也没断过,吴奶奶又羞又怕,也不敢说出去,怕坏了孙女名声,可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一直拖到今天给慧慧送饭的时候,发现慧慧竟然跟怀孕了一样,隆起了肚子!

浴缸里的小清新花瓣美女

没有人能这么短时间怀这么大肚子,吴奶奶吓得就抓住慧慧,问她是怎么回事,慧慧冲着她就笑,说老不死的,你快有重孙子了,嘻嘻嘻嘻。

那声音特别诡异,不像是慧慧自己的声音。说着慧慧就往外跑,还说他来接我了,他来接我了。

吴奶奶也是真的急了眼,当机立断把慧慧给捆了起来,寻思瞒也瞒不住了,坏了名声也比送了命好,这就上门脸找我去了,偏偏我还一天都没在家,急的吴奶奶快跳井了,幸亏我来了,这就求我,怎么也得救救慧慧。

我连忙答应下来,说吴奶奶你放心吧,慧慧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肯定尽力。

吴奶奶这叫一个感激,险些没给我磕头:“马连生是个好人,你也是个好孩子……哎,你妈要知道你现在这么出息,不定得多高兴呢……”

对我妈来说,把我扔给三舅姥爷倒是很明智的决定,她后来以黄花大闺女的身份嫁给了个有钱人,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因为怕新老公疑心,所以从来没看过我,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都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不过对我来说,没拥有过,也就谈不上失去,我有老头儿就够了。

怎么想到这里来了,我回过神,就仔细看了看慧慧的气。

慧慧的奸门上出现了桃花红,这其实是走桃花运的意思,主跟自己喜欢的人相依相守,看来慧慧还挺中意那个“人”,可惜这个桃花红周围,不管是命宫还是保寿宫,泛滥的是黑色,说明对方对慧慧来说,根本就是一场劫难,要命。

加上这淡淡的青色,那东西不是人。慧慧这情况,跟聊斋里面被狐狸精盯上的书生一样,危在旦夕。

狐狸精找书生,一般是为了书生的精气,这个害慧慧的东西,也是这个目的吗?

我一寻思,就摸了摸慧慧的肚子想找找线索,可没成想,我的手一放在上面,她的肚皮忽然自己动了起来,挤挤攘攘的,像是有很多小东西,想从里面钻出来!

我还没见过这么诡异的场面,当时汗毛就竖起来了——她肚子里的到底是啥?难道……真是妖胎?

我连驱逐邪祟都是新入门的,还没对付过这种带青气的东西,我就把刚才找到的那本旧书给找了出来,囫囵吞枣的先看了一下。

结果这个时候,一只手放在了我肩膀上:“小哥,对付这种东西,那是我老本行,你不求我,也不怕把小姑娘耽误了?”

程星河又来了,咋哪儿都有你,海带丝不好吃还是秀莲不好看?

可吴奶奶一听很激动,我心说让他帮忙不便宜,刚要阻拦,程星河摆了摆手说这事儿我管了。

说着跟我又比了一个记账的手势。

我看着吴奶奶那个样子,心说也是,慧慧这事儿要紧,我这种二把刀出马毕竟是不保险,程星河肯帮忙,那就更妥帖了,最多以后赚到了钱再还给他。

我就问吴奶奶,门都是晚上几点响?吴奶奶说十点半,特别准。

唷,还挺守时。

离着十点半还有段时间,吴奶奶说要给我弄点宵夜,就去厨房忙和了,程星河一听也跟了过去,我靠在门廊的柱子下看了会星星,因为太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朦朦胧胧的,好像那个女人又靠在了我身边。

星光下她的轮廓越来越清楚了,虽然还是看不到貌,但勉强能辨认出来,至少不比杜蘅芷差,她抬起手摸了摸我的脸,微微一笑:“你精神多了。”

精神?说起来也是,自从她藏身到我身上,我就一直很憔悴,总感觉要被缠死了,但是现在,我竟然真的重新有了活力。

这是咋回事,难道……我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因为我吃了蛟珠?”

传说之中,吃了蛟珠的人能腾云驾雾,立刻成仙,这么说我也可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她一下就笑了起来,靠在了我胸口上:“这我就放心了。”

也许真是因为蛟珠的力量,我在梦里也清醒了不少,立刻抓住了她的手:“你到底是谁?”

她如瀑的黑发披垂下去,我看见了一双绝美的桃花眼:“你叫我潇湘。”

潇湘……还真是水神的名字!难道,她真是个神仙?不对……我立马告诫自己,神仙怎么会被封在九鬼压棺下面,又怎么会害人?

我立刻离她更远了一点:“你想把我怎么样?”

她眼神一暗,显然有点受伤,声音也低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连忙说道:“我谢谢你了,可我还得留着命给我家老头儿养老呢,水神娘娘您行行好,要缠你去缠别人——我有个同学叫安家勇,身强力壮。”

她咬了咬牙,眼神里顿时发出了凶光,分明是很凛冽的杀气,顿时把我给吓了一个激灵,她也意识到了,忙放缓了脸色,但还是有些不甘心:“你要把我让给别人?”

我点头如鸡:“我真的还想活,你放我一命!”

可我这话还没说完,指尖就剧痛了起来,这一次,比前几次加起来还疼,几乎要让我满地打滚,想把食指给剁下去!

耳边响起了她冷冷的声音:“你还敢离开我吗?”

没人能忍得住那种疼,我心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立刻说道:“我不敢了……不敢了……”

我忽然想起来,我之前那些辰命人都少了食指,难不成……是被她折磨的,自己砍下去了?

这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手上的疼痛跟退潮一样下去了,她一双凉凉的手捧住了我的脸,我勉强看到,一片模糊之中,她的面容绝美而又邪气:“你跟那些人不一样,我要找的人,只有你一个。”

她亲了上来,我感觉到了一阵没尝过的甜美,心好险没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这是,女人的滋味?

“小哥,小哥!”

一个声音像是从天边传了过来,我猛地睁开眼睛,看见面前是程星河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他高挺的鼻子快撞到我鼻子上了,我条件反射瞬间就往后退,脑壳一下就撞在了柱子上,磕出好大一声响。

“卧槽……”

妈的,今天才被杜蘅芷给摔了个脑震荡,现在又撞到旧伤上了!

“你也别这么激动,”程星河把一串烤蘑菇伸到了我嘴边:“呐,你饿不饿,我烤串给你吃啊。”

你踏马演TVB呢,一天到晚这么多戏。

不过烤蘑菇确实很香,金黄酥脆,上面还涂了吴奶奶秘制酱料,我也挺长时间没吃饭,肚子叽里咕噜的,就拿过来吃了。

“你看你这一头汗。”程星河坐在我身边:“六味地黄丸买了吗?”

你给我钱啊?有那钱不如去交水电费了。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阵唱歌的声音,转头一看,原来是慧慧在唱歌:“郎亲妹爱,把那一团锦被一起盖,吹了龙凤烛,咱们合欢好幸福……”

程星河点评说这小曲挺黄,我却皱起眉头,说也奇怪,这小曲我好像听过,却想不起来是在哪里听的了。

吴奶奶已经不见了,原来是程星河怕她遇上危险,已经让她上我们门脸躲着去了。

别说,他说话偶尔沙雕,做事儿还真是挺妥帖的。我也知道他跟着我是有所图,但他的人情,我心里也都记着。

我酝酿了半天,想感谢他一下,可怎么也没说出口,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跟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去看大门口。

我转头一看,见到门缝下露出了一双穿着黑鞋的脚。

我顿时兴奋起来——那东西终于来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