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道空间符文传送大阵的速度很快,不到半个时辰便已经横穿百万里大域,来到了苍穹域。

这一路所行,左尘看似心不在身,思考着其他事情,但事实上一直都是念力加身,哪怕在虚空通道内,他都是时时刻刻感应八方天地内的一切。

如今左尘的身份很敏感,就算是远离了无尽战域,他都不能保证不会被一些人暗中盯上,以某些帝族想杀自己的念头来说,完全有可能派人追过来。

所幸的是,左尘的担忧似乎是多余的,从始至终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生,安全来到了苍穹域。

行走在苍穹域中部大地内,经过一处处古地,看到那一个个属于苍穹域的大宗门,左尘暗自摇头,只有亲眼目睹,对比之后,才会知道无尽战域的不凡。苍穹域靠近中央这一代所存在的大族与宗门,几乎都是最强大的了,然而与无尽战域内那些最顶级的宗门,还是有一些差距。

渐渐的,不知何时左尘走入了王城之内,王城,这可是苍穹域的中央大地第一城池,乃是最为繁华的地方。

再一次回到王城,左尘又想到了当时跟随着辰紫衫第一次来到王城的场景,那个时候的他,还未曾参加皇朝争霸战,名不见经传,只是元武天宫内部的一个弟子,不被人看好。但现在自己却是已经是战争学院的天才弟子了。

走在街面上,回想着一些事情,左尘很快便是来到了王城所属的符文传送大阵前方,准备乘坐这符文大阵前去大域东部碎空山,也便是元武天宫的所在地。

在无尽战域乘坐的那传送大阵只能够将左尘传送到苍穹域大体的中央地带,却不能直接将左尘传送到元武天宫,所以他要在这里进行二次传送。

左尘归心似箭,很快就踏上了传送大阵,身形消失在此地,被传送往碎空山一带。

他却不知道,就在离开王城之后不久,一个消息便已经如同风暴一般席卷了整个中央王城,城池之内不知道多少势力所属的元武者相互奔走相告。

“左尘回归了。”这个消息出现在王城之内。

长发少女浓浓书卷气息

原来左尘之前行走在王城大街上之时,被一些人暗中发现,认出了他的身份。

“什么?他回来了?定然是前去了元武天宫。”不少元武者开始议论,而后,很快便有一些人同样是踏上符文传送大阵上路了。

碎空山下,左尘举目望天,仿佛能够透过层层云雾,看向那山脉之巅的元武天宫。

“嗯?”回到这里,左尘很快就发现四周之间人来人往,倒是有不少元武者徘徊在这一带,更有一些人自山脉上方走下来。

这里可是碎空山,元武天宫的地盘,左尘记得不错的话,平日里基本上这山下都没什么人吧?除了少数外出或前来的元武天宫所属的弟子门人。但现在看起来似乎有些变化,与昔日的景象完全不同,倒是无形中显得繁华热闹不少。

沿着古道天梯一路扶摇而上,左尘冲着宗门之内走去。

事实上,真正在这元武天宫内修炼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回到此地,左尘就有一种无法诉说的归属感。

元武天宫在当初的左尘眼中,为修炼圣地,但现在对比下来根本无法与影流教宗、战争学院、大天帝宗这些最顶级的宗门相比,但这里,却是左尘梦开始的地方。

“站住,是什么人?没有通报,不得随意进入。”有弟子出现在门口,将左尘挡住了。

“嗯?本门的弟子也不让进入了?”左尘愕然无语,摸着鼻子开口道。

他知道眼前这几个弟子没有恶意,只是不让闲杂人等进入元武天宫,但没想到连自己都挡在这里,这倒是让左尘心中苦笑。

“本门弟子?我怎么没看到过?又是想要混入我元武天宫的人吧?”一名弟子站了出来,很强势地看着左尘,同时在冷笑。

这样的人,他这些天已经见得太多了,很多人几乎是想方设法地想要即混入元武天宫内,不过一一都被识破,类似左尘这样的简直是最简单的伎俩了。

“嗯,很不错,尽职。”左尘微微点头,眯起了眼睛。

他未曾生气,只是感觉有些搞笑,自己离开元武天宫的时间不算长,但似乎很多新的面孔已经不熟识了。

“我好像见过他。”这时,一个弟子突然间开口,目光在左尘的脸上扫了扫,声音颇低,近乎于自语道:“他好像是左尘师兄。”

“什么?左……左尘师兄?”另外几个挡在前面的弟子,先后开口,眸光闪烁不定,却是隐隐间脸色吓得有些变了。

左尘没有开口,打量着眼前这几人一眼,而后才将一道身份牌拿了出来。

身份牌背面被几人开口,上面刻印着两个字:左尘。

这身份牌,代表着元武天宫弟子的身份。

“真的是左尘师兄吗?”前方几人纷纷露出了惊喜之色,同时开口。

“嗯,不错,我就是左尘。”左尘点头,没有隐瞒。

几名弟子吓得脸色都有些苍白,急忙退避到了两侧:“见过左尘师兄。”

他们几个人大都是刚加入元武天宫不久的弟子,未曾亲眼目睹左尘的一切,但至少却是听到过属于左尘的“传说”的,一个个可都是对左尘无比敬畏与向往。

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活人”了,更郁闷的是自己几个人竟然挡在这里,不让左尘师兄进入宗门?

完了完了,听说左尘师兄一但愤怒,出手起来那是无比的可怕,面对任何人都不会有所留手。

几个人的内心忐忑不安,忌惮无比,虽然仰慕,但是在这一刻心中紧紧跳动,不敢抬头看左尘一眼。

“没事,都离去吧。”左尘看到这些人的窘态,而后便笑着挥挥手。

论年龄的话,左尘与这些弟子事实上也就处于伯仲之间,大也就大上个一岁伴随的,但是在他看来,眼前这些人却仿佛已经是晚辈一般了。

进入宗门之中,行走在熟悉的大地中,左尘观看着八方之内的一切,渐渐地,他眼中出现了异光。

在左尘看来,如今的元武天宫与昔日乃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象,人来人往,弟子熙熙攘攘,每个人的气息都颇为不简单,底蕴很不凡。

不止是属于元武天宫的弟子,左尘甚至看到一些其他宗门、大族的弟子也是行走在元武天宫之内,每个人的精气神都是极其强大,很显然来头都不小,背后站着顶级的宗门与大族。

这一幕让左尘很意外,与昔日不同,这倒无形中算是一种元武天宫即将繁荣昌盛起来的迹象。

“左尘来了。”很多弟子终于认出了左尘的面孔,顿时奔走相告。

左尘,这两个字在如今元武天宫众弟子的心中,占据着很高的位置,如今他回归,被一些弟子所看到,传了出去之后倒是有不少人为之兴奋了起来。

不理会一些弟子的注视,左尘直接前去寻找小舞。

左尘走向了小舞所在的舞天阁,他首先想到的便是小舞,离开这么久,那丫头也是想自己了吧?

心中想着小舞的样子,左尘的嘴角也便不知不觉中勾起了一抹温馨的弧度。

“也不知道小舞在元武天宫内修炼呢,还是在纳兰族中修炼呢?”左尘心中想着,急迫走向了舞天阁。

然而,就在他出现在大地前方,已经看到舞天阁建筑的同时,便是突然间目光凝聚,停留在阁楼前方的一道之上。

“小舞!”

左尘突然间吐出两个字,步伐在不知不觉间加快了不知道多少。

前方那一道身影娇躯一颤,听到声音后蓦然睁大了眼睛看向左尘,双目之中早已含满了泪水,而后突然冲着左尘跑了过来。

“尘哥哥……,小舞想了。”

娇躯刹那入怀,而后便是一道哽咽的声音出现在左尘的耳中。

两道身影汇聚的这一刻,便是左尘的内心都是隐隐一颤,分别这么久,自己也是想这丫头了。

“我这几天,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发生,原来是尘哥哥来找我了。”小舞哭着开口,紧紧抱住左尘的后辈,脸贴在左尘的胸膛前面,而后又呜咽道:“坏人,这么长时间都不来找我,还以为忘了小舞呢。”

这一刻,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二人。

左尘轻轻拍打着小舞的后背,声音很轻柔:“开什么玩笑?忘了所有人,都不可能忘了小舞啊。”

“不哭了,乖,被别的弟子看到,可都笑话死了。”左尘轻声开口,故意笑着说道。

“我不管!”小舞头埋在了左尘的怀中,却是从始至终都紧紧抱着不愿意松开手。

一转眼便是半盏茶时间过去了,小舞却是始终都在哭着,任凭左尘怎么哄都哄不好,倒是一时间让左尘颇为纠结,这女孩子的心思自己倒是捕捉不来,两人相聚不是一件高兴的事吗?怎么会一直哭个不停呢?

不过,就当整个世界围着左尘二人运转的时候,却在突然间,这世界被“打碎”。

“尘哥?”后方,一个颇为浑厚的声音出现,极其洪亮,仿佛震人耳膜。

便是在顷刻间,原本埋头在左尘怀中哭泣的小舞却是被惊动,小兔子一般急忙抬起头来,偷偷擦去脸上的泪水。

本书来自 品&a;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