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大厅里衣香鬓影,言笑晏晏,上流社会优雅的气息扑面而来。

林宁怔怔的望着宴会的焦点。

慕少凌冷峻的眉目,带着入骨的神秘,惹人瞩目。母亲挽着父亲的手站在中央,慕少凌和阮白伴在林文正夫妻身畔,看起来就像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那一幕,刺痛了林宁的双眼。

林宁一直期待着,慕少凌可以看自己一眼。

可是没有,从始至终,他的眼里只有阮白,深情的视线一直盯着阮白,几乎没有移开过。

明明热闹至极的气氛,林宁却觉得格外的冷。

林宁折回房间,换上了一身更淑女更漂亮的衣服。等她再次出现在宴会上,果然引起不小的骚动。林宁很享受,也很迷恋这种被富家子弟们,众星捧月簇拥的感觉。

她婉拒了一些男人们的邀舞,她向慕少凌走去。

林文正在和慕少凌说话,他越和这个年轻的后辈交谈,越觉得这年轻人魄力十足,简直满意的不行,更是笃定了心思,想让他做自己的女婿。

周卿则温言细语的跟阮白说着话,她在慨叹这个女孩才华横溢的同时,对阮白的偏见也扭转了很多。

“少凌今天能出席宁宁的生日宴,我很高兴。”林文正爽朗的大笑着说。

清纯可爱学生妹户外吹泡泡唯美写真摄影

他这样地位的高官政要,自然知道,慕少凌一般很少出席这种宴会活动,今日他能光临自己女儿的生日宴,已经算是给了林家足够的面子。

慕少凌淡淡回应“林书记客气了。”

林文正将站在一旁的林宁,拉到慕少凌面前。

他有目的的想为女儿和慕少凌创造机会“少凌,你和宁宁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你觉得我这女儿怎么样?”

林文正的心思几乎忙于政事,他不像周卿那么细腻,对于自己女儿情感的归属问题,他一概不过问。不过,他觉得养女这么优秀,慕少凌应该对她动了心。

慕少凌似笑非笑的挑唇“林书记,林小姐人很好,只是慕某已经心有所属,林小姐应该值得更好的男人。”

林宁望着慕少凌那张英俊非凡的脸,听到他当着父母的面,说着对自己的拒绝的话,心里的痛和恨一阵涌过一阵,一双眸子里甚至氤氲上了丝丝泪光。

她下意识的别开脸,掩藏去真实的思绪,可她脸上的难过,旁人却一览无余。

爱女被当众拒绝,林文正的脸色,自然也不好看。

他刚想要火,周卿却轻扯了下他的手臂,温和的说道“慕先生一表人才,可我们宁宁也不差,但感情这事儿,终究还是要看缘分。文正,孩子们有自己的考虑和选择,我们就不要插手这么多了。”

周卿的话,让林宁笑得极其勉强。

她垂下的眸子,似乎在极力的隐藏,某种濒临爆的情绪。

突然,一道粗犷的声音插入了进来“慕少,幸会!”

林宁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浑身像是触到了电,心头狂跳。当她抬眸看到,薛浪出现在父母面前的时候,她整个人吓得面色苍白。

薛浪轻蔑的望着慕少凌,挑剔的目光,不友好的上下打量着他。

林宁喜欢的男人,就是这个看起来长得很帅的小白脸?

除了这张脸面如冠玉,啧,其他的简直一无是处!

“薛先生,久仰大名。”慕少凌看到是薛浪,望着他明显充满挑衅敌意的眼神,男人儒雅温润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却被他很好的隐藏。

薛浪这个人常年混迹部队,身后的背景更是不容小觑,而他本人极为阴险狡诈,手段狠辣,就像一只藏匿暗中伺机而动的毒蛇,随时随地都能扑上来咬人一口。

慕少凌对这样的人,一向敬而远之。

/

两个同样站在巅峰的男人,两双大手紧握在一起。

一双白皙无暇,像被展览的艺术品一样完美另一双青筋隆结,像被风干的树根一样触目惊心。

两个男人的眸光在空气中较量,就连阮白都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息。

她忍着胃部翻腾的呕吐感,但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微微皱眉。

“阮小姐,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

林宁察觉到阮白的异样,她忍着恨意,过来搀扶着阮白的胳膊,虚假的问道“要不要先去房间休息一下?”

林宁穿着宽大的蝴蝶袖斜肩礼服,她的胳膊轻拍阮白背部的时候,阮白只觉得自己头上疼了一下,仿佛有几根头被拽掉了般的那种细微的疼。

她警惕而狐疑的望了一眼林宁,便见她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眸中似乎对自己充斥着关切之意。尽管知道她是在虚情假意,但众目睽睽下,阮白也不好说什么。

她只能对林宁摆摆手说“多谢林小姐的好

意,我没事,只是有些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不舒服?难道有了吗?”林宁心里警铃大作,第一时间怀疑,阮白恶心,干呕,是不是怀孕了。

阮白摇摇头“林小姐想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中午的时候吃坏了肚子,现在我肠胃有些不舒服,等回去后吃点胃药就好了。”

她下意识的不想让林宁知道自己怀孕的事实。不为什么,只为女人莫名的直觉。

直觉告诉自己,林宁若是知道自己有了宝宝,她的孩子有可能会不安。林宁这才放下心来,但她还是有一些怀疑,继续试探性的说“你胃不舒服啊?我前几天肠胃也不好,去医院拿了一些胃药,现在还有一些,那种胃药药效特别好。阮小姐,我让孙妈去给你拿胃药。你

吃了以后,胃会好很多。孙妈,去二楼我房间的抽屉里拿胃药,阮小姐身体不舒服,让她先吃药缓解一下”

林宁唤来在一旁守候着的保姆孙妈,让她上楼去拿药,口气不容拒绝。

阮白心里一紧,不由得攥紧了拳头“林小姐太客气了,我身体现在好多了,不需要吃药。我这个人特别怕吃药,就算生病了,宁愿忍着也不喜欢吃药。”林宁心头的狐疑越浓重,她的语气很温柔,却带着不容商量的厉色“不吃药怎么能行呢?你来我们林家参加我的生日宴会,来的时候健健康康,走的时候必须也得完好无损才行。即便不是你,其他

宾客也如此。”

她的善解人意,赢得周围宾客们的一阵赞誉,阮白实在是无奈,自己怀孕了怎么能随便吃药。眼看着孙妈就要去楼上拿胃药,阮白整个人紧张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上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