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说的是布莱尼?”妮儿恍然大悟般。

“我并不知道,可能有一部分是对头的人,但是也有一部分是的黑粉,首先,没有得罪过这些黑粉对吧?”白雅问道。

“我和他们的生活那么远,我每天忙着拍戏,自己的时间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得罪他们呢?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妮儿拧紧了眉头。

“可能是太红了,引起了他们的嫉妒,也有可能是和他们的男神交往,他们自然讨厌,或者是抢了他们女神的角色,更有一部分只是修养不够。

假设,我们把生活想象成一部电视剧,觉得女主角会随意的因为一点点小事攻击别人,践踏别人,诋毁别人,辱骂别人,暴露出尖锐的坏脾气吗?”白雅柔声问道。

“当然不会,那种人是炮灰的设定,顶多是女三,女四的性格设定。”

“所以,作为主角的,又何必在意一个炮灰呢,这种炮灰的性格不用收拾,生活就会让她受够凄苦,何必把时间用在不必要的人的言语上呢?”

妮儿恍然大悟了,“所以,我就当他们是屁对吧?”

“屁会臭了所处的环境,改变不了,那就提高自己的修养,忍耐力,认清现实,理智的分析,毕竟屁的命运本来就是会烟消云散。

有些人,不吐不快,但是,这种人在现实生活里,终究会被所有人讨厌,憎恨,甚至是身边最亲近的人都忍受不了。

他们本来就会受到命运的惩罚,又何必再厌恶他们,他们过的,不一定会有好。

黑白气质

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豁达的人会快乐,也会给身边人带去包括和快乐,被身边人喜欢了,自己才能快乐,对吧,妮儿。”白雅亲昵的喊道。

妮儿的心情平静了下来,有在认真思考白雅的话,“在生活里,一定会过的很好吧?”

白雅笑了,坦诚的说道:“人在处理别人事情的时候,心情会比较平静,理智会清晰,知道怎么做才是好的,正确的。

人在处理自己事情的时候,情绪会比较激动,当血液上涌到大脑,就会阻止理智的正常思索,也会做错事,做出错误判断。

因为大多数人,不是因为事情本身去判断真与假,而是按照自己想要的去判断真与假。

比如,有一档真人秀节目,某某和某某被组成了CP,希望这个事情是真的人,会找各种小细节,小报道,可能是他们相互看一眼来证明和臆想他们真的谈爱了

。不希望这个事情是真的人,会找各种报道和小细节,证明他们没有爱。

在处理自己事情的时候,因为主观意识太强烈,加上没有理智,往往,就会做出不正确的判断和认定。

我也是这样。所以,有时,我也需要看心理医生的,让别人指点一下的,这不是丢脸的事,而是希望自己不要做错事,对吧?”

“跟聊天真的非常愉悦,而且,很能解决问题,我感觉被洗脑了,我朋友真的没有介绍错人,谢谢,一会,我按照一小时一万的费用给把钱打过去,还有一点小费,我的心意。谢谢了,白医生。”妮儿真心诚意的说道。

一小时一万的费用,她只是针对吕行舟。

“的朋友是?”白雅狐疑的问道。

“程锦荣,他说在这里看过病,只是跟聊了一会,他就被治好了。我现在心情好了,要去努力工作了,先这样啊,挂了,最后,再次谢谢白医生。”妮儿说完,挂了电话。

白雅的面前一道黑影。

她抬头。

程锦荣微微一笑,彬彬有礼的说道:“我没想到来的这么早,现在才只有十点。能坐下吗?”

白雅瞟了一眼对面的位置。

程锦荣在她对面坐下,按了服务器,“我想问下,故意冷着我的朋友,是心里战略吗?”

“第一,他儿子的问题如果有人解决,也不会现在都解决不了。

第二,按照他目前的处理方法,他儿子的病情只会加重,他还是会感到烦恼。

第三,这个儿子是他唯一的儿子,他看得比他的命都重,所以,我再贵,他总有一天会来找我的,我不是心理战略,而是,确定。

第四,降价,会将了专家的气场,对他太客气的,都是为了赚钱的,他会看不起,越是对他不客气,他越是觉得对方值得信任。”白雅分析道。

“要是三个月后,看不好呢?”程锦荣有些为白雅担心了。

“对我没这个信心吗?”白雅很有自信的说道。

程锦荣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是美国那边的电话,接听了。

“程锦荣,朋友太神了,我听完她的话,豁然开朗了,心情非常好,胃口也非常好,刚才碰到在我车上喷漆的,我居然也不生气

了。”妮儿夸赞的说道。

“如果有心理问题的朋友记得介绍给她,大家都是朋友,相互帮助。”程锦荣仗义的说道。

白雅抿了一口咖啡。

她对程锦荣的影响挺好的,大气而仗义,责任心强,事业心强,之前有些强迫症,现在看来,应该已经好了。

看病好的快慢,还取决于病人的领悟能力。

“什么时候走?”白雅问道。

“这次主要是带吕州长过来的,们谈妥后,我就应该功成身退了吧?”

服务员上来。

“一杯摩卡,谢谢。”程锦荣有礼貌的说道。

“有项目压在吕州长的手中?”白雅猜测的问道。

“怎么知道?”程锦荣很诧异。

“对吕行舟的态度,多了几分讨好和小心翼翼,处处按照吕行舟的心思走,上次说过,有自己的公司,如果不是下属,那就是有项目在他手中咯。”白雅分析道。

“太聪明了,现在金源市有块非常好的地盘要出售,但是行征建设公司在跟我竞争,如果吕州长能够帮我,我拿下来的可能性很大。”

白雅拧起了眉头,狐疑道;“那块地好在哪里?”

程锦荣犹豫着。

白雅看出了他的顾虑,“不想说可以不说。”

“我怕说了会有危险。”程锦荣抱歉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