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腐梦女王解除了束缚,彻底将群星号吞没的一瞬,无尽之海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隔着双螺旋的囚笼,所有人都看见了瀑布一般的粘稠噩梦从群星号之中喷涌而出。

那是腐梦在深渊中搜集、遴选了数百年梦魇精髓,无数灵魂在彷徨、痛苦、迷茫和破灭中所燃烧殆尽之后所存留的绝望神髓。

那是祂肢体的一部分。

每一部分都是如今的祂,如今的腐烂之梦所做出的延伸。

转瞬间,吞没了十一万名旅客,黑色的噩梦迅速的膨胀,蒸发,有一道道灰暗的雾气升起,将群星号的轮廓彻底覆盖。

充斥在双螺旋内的每一个角落中。

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被奇怪鸟笼囚禁起来的水晶球。

然后,静止不动。

不但没有选择了撕裂外层的束缚,而且好像根本不在乎外面究竟发生了一样,固步自封的将所有残存的力量都收缩在了一处。

黑暗的雾气迅速凝固起来。

好像内脏一样。

四月充满困意的居家美女图片

无数血管和眼眸的轮廓和色彩从其中浮现,刻骨的怨毒自那癫狂的眸中扩散,漠然的凝视着囚笼之外的争斗者。

不知为何,明明那样子如此的恐怖,却总是让人想起了在ICU中奄奄一息的垂死囚徒。

没有再负隅顽抗的力气,也无力抗衡降至的灭亡,只能用怨恨不甘的眼睛凝视着窗户外的美好世界。

诅咒这一切。

可很快,那一片凝固的梦魇开始疯狂的蠕动。

凄厉的鸣叫再度迸发。

如此刺耳。

就好像……消化不良一样。

有什么东西,在祂的胃里疯狂的躁动着……肆意妄为,几乎快要破腹而出!

“那是什么?”

双螺旋水晶之下,玛瑟斯凝视着翻涌的噩梦,旋即,恍然抬头,看向远方叶戈尔的投影:“天文会的后手么?”

“或许呢。”

叶戈尔回答,既没有微笑,也没有嘲弄

只是平静的告诉他:“面对敌人,总要有所准备,不是吗?”

“不愧是宣讲者,比传闻之中更难对付一些。”

玛瑟斯赞许颔首:“想必除了这种情况之外,你一定还有其他的准备吧?但其实根本无所谓……祂的死活,对于我们而言根本无关紧要。”

他轻蔑地撇了一眼脚下抽搐的噩梦,就好像那不是来自深渊的统治者,只不过是一块死猪肉而已:

“反正只不过是陷阱里的诱饵而已……少一块多一块又有什么大碍呢,对吧?”

伴随着他的话语,双螺旋密仪之下——万里无尽之海,骤然凝固。

那并非是来自于他的力量。

倒不如说,是某种威权的体现,某种——被铭刻在深渊中的定律,不容违背的力量降临在了此处。

瞬息间,一切惊涛骇浪尽数平息。

万里海面平滑如镜。

没错,此时此刻,无尽之海已经变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漠然的映照着无数双螺旋之柱,乃至头顶代表着无尽深渊的天穹,以及那深空之中不断争斗的庞然大物。

莫名的,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领悟从所有人心中升起。

明明那一扇海洋之镜在脚下才对,可为何,却令人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俯瞰着自己呢?

紧接着,在晦暗的镜面之中,一个扭曲而森冷的阴影缓缓浮现。

就好像自深海中上浮那样。

镜界!

那是属于腐梦女王的威权才对,可此刻腐梦还在双螺旋密仪的囚禁之中,那么此刻开启镜界,从遥远的地狱中渐渐浮现的阴影又是属于谁?

“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玛瑟斯摘下了帽子,露出满头斑驳的白发,好像在迎接着什么大人物降临一样,笑容愉快。

“不是很久之前,一些里都喜欢写,当群星归位的时候,就会有至上者从海中升起么?

如今群星号确实是已经来到了正确的位置了……”

伴随着他的话语,海洋之镜中,晦暗而狰狞的阴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无穷尽的灰黑已经覆盖了触目所及的一切地方。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有什么东西……破海而出!

在轰鸣之中,恰似千万座海底的锋锐礁石在迅速的升起那样。一道道灰暗的色彩从镜界之中刺出,突破了深度的束缚之后,自世界的表层展露自身狰狞的面目。

那是……一棵树?

在镜面的映照之中,一颗枯朽而庞大的倒悬巨树展露出了自身的形象。

无数繁复而尖锐的枝杈歪歪斜斜的

向着四周扩散而出,可是上面却没有任何一枚叶子和果实。

只有无数好像婴儿啼哭的声音回荡在枝杈之间。

好像无形的虫子爬行一样,钻进每个人的耳膜里,轻柔地拉扯着他们的魂魄和意志,蹂躏内脏和骨骼。

灌入脑髓。

那并非是语言,但毫无疑问是最直截了当的表达方式。任何一位父母在听到这样的哭声时,都应该能够立刻恍然大悟。

祂说:

——我饿了。

于是,双螺旋密仪中,凝固噩梦也剧烈地挣扎,颤抖了起来,发出凄厉的咆哮。

可是却无法突破面前的牢笼。

无法从这费劲心思攀上的列车中逃出。

再然后……镜界之中,倒悬巨树的庞大根系便好像活了那样,从镜面中延伸而出,轻柔灵巧地纠缠在了双螺旋的密仪之上。

直接,渗透进了其中——

双螺旋密仪的严密封锁此刻好像幻影一般当然无存。

只有无数的根系好像一双双婴儿的小手,抱住了噩梦,开始了甜蜜的吮吸。

哺乳时间到了,妈妈。

.

.

当最后一个扑食者被巴哈姆特的烈焰焚烧殆尽后,槐诗的身体已经膨胀到自己都难以想象的程度了。

感觉就好像是一座可以行走的大陆板块那样,但噩梦里又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拿来做对比。

而在他环顾四周的时候,已经再没有什么敌人出现了。

噩梦之中一片荒芜和死寂。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风中响起。

“你好像玩得挺开心的?”

他错愕回头,什么都看不见,在他脚下,那个渺小如尘埃的影子抬起手,挥舞了一下,提示他自己在这里。

他低下头,趴在地上,努力地将眼睛向着那个人影靠拢。

然后,越发地惊愕起来。

“嗯?你是……别西卜?”

“是我没错。”

别西卜歪头看着他:“没想到你竟然能认得出来么?”

“毕竟声音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听起来都让人感觉特别轻浮不是很靠得住。”他有些感慨的感叹道:“不过你这长相也……”

太不符合了一点吧?

原本槐诗以为,别西卜拟人化之后怎么都应该是一副报社肥宅的样子才对。可就在他的面前,金发的青年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让人联想到阳光。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机车夹克和牛仔裤,脚下踩着厚实的皮靴,好像是哪里飙车归来,湛蓝的眼眸中总是满盈着愉快。

或许是错觉还是什么。

槐诗总觉得它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止是外表。

“别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好么?”

别西卜微微耸肩:“这是欧顿留下的设定,那个王八蛋捏人的时候总喜欢捏自己,也不管别人能不能接受。”

“可你怎么在这里?”槐诗问。

“我才是最应该在这里的吧?”

别西卜摇头:“我本来就活动在群星号的梦境里,现在群星号被腐梦吞掉,我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正常么?“

“就你一个?”槐诗紧张地左顾右盼:“其他人去哪儿了?”

然后,他就发现别西卜看自己的眼神就变得古怪起来。

就好像是看着整个公司唯一一个没有被拉进公司QQ的倒霉鬼一样。

一脸同情、怜悯、无奈以及你要学会坚强的样子。

令他越发地感觉到不妙。

很快,在别西卜手中,钢铁之书浮现,展开,雷达扫描,映照出一片投影。

——在腐烂梦境的最深层,无尽的黑暗里所悬浮的一粒泡影。

好像是肥皂泡一样,流溢着县里的色彩。

看似脆弱,可是不论腐烂之梦如何侵蚀都无法渗透,反而保持着自身的独立,在这噩梦之中又形成了一层新的梦境。

“这啥?”

槐诗问:“新型的套娃?”

“差不多。”

别西卜解释道:“毕竟腐梦猖獗了这么久,天文会有专门针对祂的梦境保护技术也不奇怪……

如今,所有人的梦境都被统合在了一起——在这个定律框架的保护之下,那些常人的意志聚合在一处,没有被深渊所污染,反而在外部的强压之下统合成了一个临时的灵魂,用来暂时抗衡腐烂之梦的侵蚀。不得不说,创意真是绝妙。”

槐诗的狗头陷入呆滞。

许久,终于反应过来。

“这不就我一个被丢进来了么?”

他恼怒锤地:“你们又孤立我!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就不带我玩了?”

别西卜同情地抬起手,拍了拍他的……爪子尖。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应该是被专门送进来捣乱的吧?嗯,毕竟你看上去就很擅长拆家的样子啊……让我看看。”

在他手中,钢铁之书中升起一道扩散的蓝色涟漪,无声的扫过了槐诗的身体。

紧接着,雷达开始分析。

“喔,这个记录操作技术真是精妙……后续似乎还经过整理和改编,看留下来的标签和注释,前后竟然被六个创造主修订过,确保它能够在腐烂之梦中重现。”

别西卜啧啧感叹,“你原来就长这个样子的么?真看不出来。”

“呃,这个说来话长……”

“不要紧,慢慢说。”

别西卜淡定地摆手,“反正在腐梦死掉之前,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等等!祂要死了?”

“对啊。”

别西卜摊开手,环顾四周:“这不都已经被吃的像是一具空壳了吗?倘若祂是盛时期的话,如今的你和我恐怕早已经变成噩梦的傀儡了吧?”

“谁要杀祂?”

槐诗百思不得其解:“不对,究竟谁杀得了祂?难道是牧场主?”

如果是那个家伙的话,拔X无情,完事儿之后不想给钱,打算把自己的便宜P友给做掉的话……倒也能从动机和能力上解释得通。

“这我就不清楚了。”

别西卜手中,钢铁之书上展露出外界的投影,描绘出庞大的倒悬之树,森严震怖。

“不过,在雷达的观测里,虽然祂具备着一些牧场主的谱系特征,但本质上反而更像是腐梦一些……”

伴随着别西卜的话语,好像有一道电光从槐诗茫然的思绪中闪过。

转瞬即逝,却将原本所有线索串联而起。

“那是祂的孩子。”

槐诗恍然呢喃:“那是祂和牧场主所诞下的那一只存世余孽!”

.

.

.

.

.

两更完毕,痛苦,月初求月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