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两人躲藏的地方,正好在两块石头的夹缝之中,从外面看起来根本就觉察不到有人存在。

再加上,这黑衣人的认知里,这两人应该不会愚蠢的在这里等着他们来抓,所以才忽略了搜查。

这正好给了北辰明轩跟黑逸两个人喘息的机会。

眼看着黑衣人兵分三路,黑色的身影跟着隐进暗处,北辰明轩刚准备开口,就被黑逸用手捂住嘴巴,头重新压回暗处。

北辰明轩正准备挣扎,嘴里还没发出支吾声,就听见熟悉的脚步声跟着传来。

心中暗恨,这帮狗东西,果然机警,幸好师父将黑逸留给他,不然这下面二十几个人,就是有十个他也不够他们砍的。

“老大,没有!”黑衣人出声说道。

“嗯,看来他们是跑远了,咱们现在追上去,还有可能追的上,走。”黑衣人快速消失在原地。

黑逸见周围处了几声虫鸣跟远处的狼嚎声,已经没有其他的声音,这才将手松开。

“小主子,事出紧急,手下得罪了。”

黑逸可没忘记,他除了是自己的小主子,还是大皇子的身份。

清纯美眉演绎新版卖火柴小女孩

无论哪一个,刚刚自己都是大不敬,足够将他就地正法。

“起来吧,这本就不是的错,再说,咱们两个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还是想想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吧?”北辰明轩双眸黑的犹如泼墨,眼中的光更是泛着清冷,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黑逸才感觉到,这北辰明轩早就已经不是那个整天的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没长大的孩子。

他身上带着一股杀伐跟果决,这中一瞬间成熟起来的味道,只有在经历过生死之后才能成长起来的。

看来这次主子做的真是太对了,至少让黑逸觉得这才是一个帝王该俱备的气质。

“小主子,刚刚那些人已经说了,已经在回盛京的路上等着我们,既然这样,咱们倒不如……”黑逸仔细的想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

“咱们不如先在耀月城住几天,风养精蓄锐之后,咱们再找人来办成镖局的人,一起上路,如何?”黑逸的话,更合北辰明轩的意,自然欣然答应。

两人依旧不敢走大路,顺着山路向着耀月城而去。

三天后,耀月城的城门前,两个衣衫褴褛,头发凌乱的人出现了。

正准备进城,就被守城门的人给拦下来,一个大胡子猛然推了北辰明轩一下,接着一脸嫌弃的说道:

“们两个看这身装扮就不像什么好人?干什么的?”

“…………”

北辰明轩被大胡子推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小主子,没事吧?”黑逸忙出手将北辰明轩搀扶了一下,用只有两个跟听见的声音说道:

“咱们不宜待在这里太久,更不能跟他们起冲突,不然会暴露身份。”

这点北辰明轩自然清楚,只能将心口的怒火给压制住。

“这位大人,我们真的只是城外的百姓,想进城去买点东西,请大人通融一下。”黑逸身上的银子在逃跑的时候早就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现在他们两个人可是身无分文。

“通融?好啊!拿来。”

大胡子侍卫对着两人伸出手来,那意思不言而喻。

北辰明轩看着大胡子得瑟的样子,心头的怒火像荒草一样不断的疯长。

啪――

抬脚,重重踢在小石子上,那石头就像长了眼睛,直接落在大胡子脸上,顿时砸出来一个血红的印记。

“谁?哪个狗东西,居然敢暗算大爷?给我滚出来。”手中的刀跟着拔出来,一脸的凶神恶煞。

城门前接传出一阵骚动,进出城门的人有几个开始驻足观看。

黑逸走过去,用眼神示意让北辰明轩压制住怒火。

“是不是们?一定是们两个刁民,来人,我看他们两个跟就是想要进城的奸细,给我抓进大牢关起来,严刑拷问。”大胡子就是这守城门的城门头,猛然拔高的声音,将其他守城门的人给唤过来。

很快两人将黑逸两人围起来。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停下来,黑逸心中焦急,这要是被黑衣人给发现了,接下来肯定又会有一场恶战。

黑逸心急如焚,反观北辰明轩也是怒火中烧,厉声道:“我看谁敢?”

黑逸真想将北辰明轩的脑袋扒开看一下,着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管这么多?

“这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们居然也敢明目张胆的收受贿赂,而且还污蔑于我,们可知道这已经犯了王法吗?”北辰明轩双眸变的暗沉,黑的都快喷出墨汁来。

这可是北辰

国,居然也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欺压于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王法?我们大哥说的就是王法,兄弟们,上,教训教训这个不懂规矩的家伙。”说着就提着刀向着北辰明轩打过来。

“停……停停……”黑逸见大事不妙,立刻出声阻止道。

“各位大爷,这是我家小弟,他,他就是脑袋不清楚,发烧给烧糊涂了,所以有些胡说八道,求各位大人消消气,消消气。”黑逸立刻赔着笑脸。

那点头哈腰的模样,让北辰明轩更加不爽,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冷哼。

“消消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呢?”大胡子说着眼神直勾勾盯在北辰明轩的头上。

黑逸顺着他的目光,就看到北辰明轩头上别在发间的玉簪。

这群狗东西,没想到之前的发难不过都是因为这东西,现在见他们不知道直接开口硬要了。

看来这进城还要扒层皮下来了。

黑逸走到北辰明轩身边,伸手就从北辰明轩的头上将簪子给拔下来。

看到黑逸的眼神,北辰明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然将大胡子几人的心思猜个通透。

就因为清楚,所以他黑如浓墨的双眸,更是染上了一层冰霜,恨不得化成冰渣子,直接穿透几人的心脏。

这群朝廷的败类,等他摆脱了身后的那群苍蝇,一定会好好的惩处他们。

可是什么都可以给他们,就是那根玉簪不行。

上面可是有皇宫专门制造的印记,这要是被追杀的人看到,他们的行踪更加暴露了。

还有,那玉簪可是当年他母妃留给他为数不多的遗物之一。

“黑逸,拿来。”

感觉的北辰明轩身上的煞气,黑逸看了手中的玩意一眼,这才猛然想起来,脸色立刻变的恭敬。

“小主子,是黑夜鲁莽了!”恭敬的将东西放回北辰明轩手中。

北辰明轩自然也知道,黑逸不过是想要息事宁人,所以才出此下策。

“无事!”

听着北辰明轩并没有责怪他得意思,黑逸这才松口气。

刚刚小主子身上得戾气,带着令人难以喘息的压抑,幸好他没有怪罪。

眼看着即将到手的东西又这样被拿回去,大胡子几个人也是一脸的愤怒。

那玉簪通体雪白,中间还有一抹淡绿,格外的通透。

即使像他们这样的门外汉都能知道,那定然是个好东西,他们又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小子,最好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不然,别怪老子动手,到时候可就不是缺胳膊断腿这么简单的事了,当心们的小命。”说的最后两个字,两人都能听见大胡子嘴里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本不想动手,没想到居然自己想要找死那就别怨我了。”黑逸忍气吞声了这么久,没想到被几个人这般挑衅,一直压制住的怒火早就已经升腾起来,接着厉声说道。

眼看着两边的人都剑拔弩张的拉开了架势,打斗一触即发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女子的声音传来。

“住手!”

女子娇俏的声音带着几分清冷,穿过人群,传进了北辰明轩耳中。

透过人群,就看到一名女子正端坐在轿撵里,跟在她身边的身边的丫鬟将帘子挑来,露出一张面容清丽脱俗的脸庞。

女子身上透着一丝柔和,和煦的日光之下,女子的皮肤白皙如雪,透着点点櫻粉。

瓜子脸上一双杏眸显得熠熠生辉,端庄秀丽中透着几分温婉。

女子从轿撵中伸出一双如玉般的双手,芊芊玉手如葱,露出衣服外面的手腕上有一句话粉红色的胎记,那印记在她如雪的肌肤上格外的醒目。

“溪儿,把这二十两银子给守城人,还有,让他们不要再为难他们两人了。”轻柔的声音说完,将她面前的帘子重新放下来。

“是,小姐。”

名唤溪儿的奴婢快速走过来,将手中的银子交给大胡子,一脸的不悦道:

“瞪大的眼睛看清楚了,我们小姐最是善良,所以今天这些银子就算给们买酒喝,们就放这两位小哥进去吧。”大胡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轿撵,那轿子虽然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可刚刚那小姐的衣着跟装扮,都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虽然这二十两银子跟那簪子没法比,可也聊胜于无,总不能为了点银子再得罪了贵人。

心中纵然不甘,也只能粗声说道:“我就看在这位小姐的面子上暂时放过们,还不快滚进去?”

听着他们能进去了,黑逸准备拉着北辰明轩离开,不想北辰明轩转身,奔着正准备离开的溪儿走过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