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的,秦风就到了沈曼莉家外,不过却没过去喊门,而是离的远远的眺望。观察一阵,发现事情还真棘手了。

似乎,沈曼莉被禁足了。沈曼莉母亲程贴身跟随,防贼一样打探着四周,好几次,秦风就差点被其看见。

也好几次,秦风看见了沈曼莉和母亲的争吵。但最终,都是被母亲骂哭,跑回到家中。

这不行啊!这看着太让人心疼了。但是人家是母亲,有管教女儿的权利,自己一个外人,能说什么?

想了想,秦风找到了同学王赛晶。

“帮我个忙,去给沈曼莉递给纸条!”秦风说。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王赛晶吐吐舌头。

“没呢!只是被她妈发现了,现在看管的紧,我不能靠近。我怕她不舒服,整天和她妈闹。所以,你帮我传个信息给她!”秦风说。

“这样啊,没问题。纸条写好没有,写好了,我就去找她!”王赛晶笑说。

“早写好了,不过你小心点,她妈可精明了,别被看穿了!”秦风提醒。

“放心吧!我可不是以前那个温室花朵了。真的,还要多谢你给我们指点一条商路,让我们可以赚钱,补贴家用!”王赛晶感谢说。

秦风笑了笑。

90后美女街边咖啡厅外写真

“中考后,如果成绩不够理想,想要在商业上发展,再来找我!”秦风笑说。

“嗯,我去了!”王赛晶点点头。

很快,王赛晶就到了沈曼莉家。

“阿姨,你好,我是沈曼莉同学,我叫王赛晶,请问我们班长在家么!我代表班上同学来询问班长一些关于班务的事情!”王赛晶声音甜美说。

“这样啊,她在家!快请进吧!”沈曼莉母亲没有任何怀疑。

毕竟王赛晶一看就是好学生,和那个秦风可不一样。尤其还是女孩子,她放心。

“班长!”王赛晶连忙进了房间。

沈曼莉一脸的不高兴,看见王赛晶进来,才挤出一丝笑容,迎接王赛晶坐下。但随即耷拉着头,魂不守舍,心不在焉,而且一脸憔悴,王赛晶和其说话几次,她都似乎没听见。

“班长,我到今天终于明白,诗里所说什么叫做:为伊消得人憔悴!”王赛晶感叹,“可是人家都是为女人,可我们美丽漂亮,冰雪聪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班长却是为谁啊?是为了秦风吗,还是为了秦风,还是为了秦风呢!”

“你还打趣我!”沈曼莉这次算是耳朵竖起来了。

“哈哈,班长,你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蚂蟥听不得水响,叫花子听不得炮响,现在还要加上一句:班长听不得秦风叫。”王赛晶拍掌大笑。

“你还说!”沈曼莉扑上去,捂嘴。

俩人一阵打闹。

好一阵之后,王赛晶拿出了秦风写的字条。

沈曼莉立刻如获至宝的将其捧在手心,细细看完。原本没有任何颜色的憔悴脸庞,顿时恢复了往昔的娇艳。

“班长,这秦风究竟用了什么魔法,看将你乐的!”王赛晶一脸好奇问。

“他说,他会请老师过来做保证。那样,我就不会被我妈强制给我转学了!”沈曼莉嘻嘻笑说,“不过今天,不能出去了。好无聊!那我们来学习吧!”

“啊?!班长,我给你传递过来那么重要的消息,你给我的回报就是学习啊!你还是饶了我吧!”王赛晶落荒而逃。

好不容易放假了,跑这来学习,那不是要命么!

“那下次再来一起好好学习!”沈曼莉挥手嘻嘻告别。

沈曼莉母亲看见女儿恢复常态,心中也略松一口气。她管教虽然严厉,但可怜天下父母心!

那边,王赛晶顺利的向秦风邀功。

“怎么样,秦风,怎么感谢我啊!”王赛晶嘻嘻笑问。

“请你吃麻辣烫吧!等会我们学校边上的麻辣烫店,吃多少,报我的名!”秦风笑说。

“真的?这么神气!那我可就不跟你客气了哦!”王赛晶一脸惊羡。

好神气,居然像电视里面那样,那么神气。现在看,怎么那么帅气啊。不过,却也没多余的心思。毕竟有个校花女友在,一旁人可没勇气去竞争。

秦风告别王赛晶之后,和应天弘汇合了。

“你怎么才来!太慢了!走,走,快点去赢钱!”应天弘迫不及待的拉着秦风去赌钱。

一连几天,秦风和应天弘是逛遍了郢城市大小的游戏机室,赢遍了了这些游戏机室。导致这些老板,只要看见秦风和应天弘来,就是愁眉苦脸。

偏偏还不敢得罪,还不敢让他不玩。应局长的公子,谁敢得罪。

所幸,应天弘也还真是个赌棍性质,每次一旦赌起来,那就没完没了。完靠着秦风生拉硬拽,甚至扬言不再教他,方才依依不舍离开游戏机室。所以,最终每家赢的钱也就三五百块钱。对于这些游戏机室老板来说,虽然不爽,倒也不会真往心里去。

“哈哈,秦风,真有你的。不但让我还清了债务,还倒赢了三千多。哈哈!”应天弘大笑。

这当街数钱,尤其一数几千块的事情,也只有应天弘这个浑不怕才做得出来了。这自然被有心人看见。

虽然许多游戏机室老板知道应天弘是谁家的公子,但不是所有人都认识。

“老大,我这发现了一个肥羊,两个学生,好有钱!”有小弟早就这一切,报告给了自己老大。

随后,秦风和应天弘在一个无人角落就被堵住了。

实际上来说,秦风早就察觉到有人跟梢了,不过想要和应天弘父亲认识上,那必须制造一些事端来。这之前,秦风还在琢磨着,怎么制造机会。现在可好,不用自己制造,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

“小子,听说你很狂,将我朋友打伤了。怎么着,就想这样走掉!”当先一人叼着烟,吊儿郎当。

这一旁几人,手中把玩着巨大的砍刀,冷笑着看着两人。

应天弘一听,怒了!

“马勒戈壁的,你们哪来的**崽子,敢来讹我,不知道打听一下我爹是谁么!”应天弘直接一巴掌甩到面前那人脸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