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接下来会涉及一部分40k的剧情哈,不太清楚的读者们可以耐心地观看,我会尽量浅显地描述这段剧情。

宴会的内部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看着这个变故。

众人围了上来,不过他们大多对尤利乌斯报以不善的目光,无论如何,在宴会上直接动手不是一个贵族应该做的,尤利乌斯有些冲动了。

只有莱恩冷静地找到海洋教会的大主教:“奥德里奇阁下,我想马林堡的上议院出现了非常大的失误,艾德蒙男爵身上的混沌腐化显然并没有得到净化,相反,他致力于传播他那堕落的思想。”

海神大主教还没来得及回答,舒尔茨就出现了,马林堡大公爵用着愤怒的声音说道:“我当时就说要对艾德蒙从严处理,你们都不答应,你们看看他现在闹出多大的事?!”

上议院的议员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们主张不惩罚艾德蒙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些大商人们手里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干净的东西,谁知道哪天又出一档什么破事牵连到他们呢?

老休伦伯爵的人情是一方面,他们出于自保的想法也是一方面。

莱恩将艾德蒙的言论挑重点地说了,然后他朝着宴会现场的所有人说道:

“在此我请问一下各位先生们、女士们,请问人类是靠什么存活于这片大陆上的,请问人类是靠什么繁荣昌盛的,是靠这位艾德蒙先生所说的?珍惜生命?是靠这位艾德蒙先生说的明哲保身?是靠他朝自己的脸上涂脂抹粉,就能够吓退混沌大军么?”

没有人敢回答是,也没有人敢为艾德蒙说话。

因为这个家伙已经触碰到了绝对错误的区域,或许有的贵族们心里会有这种想法,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必须旗帜鲜明,甚至必须比所有人都要坚决。

“绝不是!”

你要我原谅

“人类走到今天靠的是战争,是勇气,是信仰。”

“他是个堕落者!”

“消灭他!”

宴会众人开始了对艾德蒙的声讨,等到狮鹫公爵伊凡也朝着马林堡上议员们问起这件事的时候,上议院的众人知道他们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我们会给帝国方面一个交代的,堕落者的灵魂必须在火焰中彻底净化。”艾德蒙已经在尤利乌斯暴怒的拳头中被打得失去了意识,鼻梁骨也被打断了,于是上议员的议员们“友好地”帮助艾德蒙做了决定,那就是他将被执行火刑,休伦男爵的称号将被别人继承。

这个处理结果还马马虎虎说得过去,于是狮鹫公爵点头算同意了。

“温福特侯爵尤利乌斯阁下,我们虽然可以理解您的心情,但是我们无法接受你那过激的行为,我们希望您能在别的地方保持冷静。”同样,作出过激行为的尤利乌斯也要受到责罚,他被请离了宴会,王国骑士一语不发,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帝国的爵位是男爵-子爵-伯爵-公爵-选候-皇帝,布列塔尼亚的爵位是男爵-伯爵-侯爵(特封)-公爵-国王,一般称一个大贵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为这个贵族爵位的次一级,所以无论是尤利乌斯还是苏莉亚都可以称呼他们侯爵。

除了公爵和皇帝特封的世袭罔替的爵位,路德维希规定军功贵族们的爵位会按代递减,所以贵族们大多服役来保证其地位,而布列塔尼亚就更是了,至今极少听说过骑士王国有大贵族不会骑马和拿骑枪的。

莱恩见状也跟着尤利乌斯一起离开了宴会,跟着他出来的还有圣杯骑士尤勒斯和他的妹妹苏莉亚,女骑士提着长裙小跑出来,高跟鞋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兄长,是我不对!兄长,等等我。”

“你给我过来!尤利乌斯!”圣杯骑士尤勒斯生气了,他把尤利乌斯叫了过去劈头盖脸地痛骂一顿,尤利乌斯只是低着头默默承受。

初春的夜晚还是很冷的,女骑士见状很着急,甚至非常自责,她开口说道:“尤勒斯阁下,这都是我的错……”

谁知道尤勒斯和莱恩同时开口:“这不是你的问题。”

“???”两个圣杯骑士对视一眼,然后尤勒斯对着莱恩说道:“你跟安特里小姐说吧。”

“咳咳~这不是你的问题,苏莉亚小姐。”莱恩咳嗽一下,整理了一下语言,然后才说道:“尤利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不希望你被那个堕落者污染,可是他的方法是不对的。”

“方法不对?”女骑士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首先,他低估了你的判断力,他觉得你可能被那个家伙的堕落言论所影响,可实际上我看得出来,你并未受到艾德蒙言论的影响,尤利他太过冲动了。”莱恩皱着眉头,然后继续说道:“然后,他也不应该去直接动手打人,单从这点来说,他有违女士的教导,他只是太关心你了。”

“就是因为兄长关心我,我才……”女骑士还待说什么,莱恩只是摇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他已经是一个二十六岁的王国骑士,做错了是错了,没有什么你来分担责任之分,你心里清楚,尤利的心里也清楚。”

苏莉亚不说话了,莱恩的话意思很明显,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女骑士在这件事上没有做错,错的是尤利乌斯,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所以做出了错误的处理方式。

“莱恩阁下,请别往心里去,兄长只是关心我,他不是那样的人。”苏莉亚反过来为自己的兄长朝着莱恩说好话,女骑士轻声道歉。

“我知道,你们兄妹之间的感情真好。”莱恩露出一丝微笑:“我都明白。”

“谢谢。”

…………

晚上的闹剧过去后,莱恩回到家中,家里的三个女仆早已将家里的东西收拾好,莱恩的东西不是很多,他还有空间戒指。

他最后坐在马林堡琥珀大道五十三号房子的客厅里面,发了一会儿呆。

去年的十月份,他和特蕾莎来到马林堡,为了追杀贝尔特而来。

这之后他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一场接一场的战斗,其中也不乏许多地方跟许多人的斗智斗勇,这其中他也懈怠过,短暂地放松过,然后与绿皮大军的这场大会战算是为他在马林堡的这趟旅程画上了一个比较完美的句号。

接下来等着他的事还很多,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的任务,他知道自己为何而来,他的心中有太多秘密,只是莱恩知道这一切急不得,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他已经从一个诺德乡巴佬领主的养子变成了布列塔尼亚的圣杯骑士、吉恩男爵,他的风头现在在大陆上一时无两,许多吟游诗人讲述着他的故事,他的英雄壮举被许多艺术家改编为诗歌,就连高等精灵大使都在今天特地过来和他喝了一杯,表达了来自高等精灵的祝贺。

是时候了,踏上新的征程,马林堡虽然繁华,但是不是久居之地,他将要前往灰色山脉对面的那个国度,他的身份注定在帝国难以出头,那么就前往布列塔尼亚吧!那里有属于自己的机会。

这栋房子将交还与舒尔茨,马林堡大公和莱恩约定常联系,他会配合莱恩的行动。

第二天一早,莱恩就收拾好了东西,他早已定制好了一辆大马车,这辆大马车不仅可以放货物,也可以装他的三个女仆,三个女仆中除了艾米莉亚以外基本都没有战斗能力,所以她们还是待在马车里面比较好。

中午,饱食结束的布列塔尼亚军队正式从马林堡踏上了返回家乡的路程,虽然马林堡距离布列塔尼亚不算远,不过也要走十几天。

游侠骑士们看见莱恩的女仆还颇为惊讶,他们倒不是觉得莱恩的三个女仆多了,反而是觉得少了,这年头,哪个骑士家里面没几个女仆的?他们倒是惊讶于女仆中居然会有个黑暗精灵。

一路南下,初春的季节到处都是农民们忙碌的身影,每年春耕是最重要的时刻,一年的收成好不好就看现在,也正因为如此,这场面对绿皮的大战帝国才缺乏足够的军队而不得不寻求布列塔尼亚的援军。

花了几天时间经过莱曼堡和之前会战过的科勒森,骑士们进入了苍白姐妹群山。

今天他们将在群山中扎营。

“游骑兵!跟我过来几个!”营地中人来人往,骑士们大声地命令着农奴们扎营和煮饭,同时不断地有游骑兵跟着骑士们前往周围侦查敌情,这一路过来莱恩并未见到太多敌人,小股的盗匪往往一看见这支军队调头就跑,所以这一路上也算安静。

莱恩的帐篷和圣杯骑士尤勒斯的帐篷在最里面和最安的地方,骑士们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两位圣杯骑士的尊敬,其中莱恩的帐篷稍微大些,差不多十五平米。

当莱恩完成了巡查的时候,天上已经繁星点点,拉起帐篷的帘子,他闻到了浓浓的香味:“什么东西这么香?”

“是烤面包!莱恩先生。”艾米莉亚将烤好的面包送到莱恩的手中,然后又拿出一个铁盒子:“这是烤鸡。”

“主人!”米兰达和奥莉卡也低头说道,黑暗精灵对自己的情况还不太适应。

“嗯,一路上辛苦了。”莱恩朝着自己的三个女仆笑着点头,在野外她们换回了正常的装扮,耐寒的棉衣和皮裤长靴,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冷的,尤其是经过山区的时候,白天还可以看到苍白姐妹群山的皑皑白雪。

简单地吃完晚饭,在黑暗的夜里几个人都无事可做,唯有安寝,其中莱恩出于对奥莉卡的担心而安排黑暗精灵挨着他睡,艾米莉亚和米兰达则是睡在帐篷的另外一头。

只是才刚刚躺下不久,一种极强的悸动和灵能冲击就刺痛起了莱恩的神经,基因原体痛苦地皱着眉头,挣扎着起身,用手捂头。

“怎么了?主人?”外面的营地静悄悄,只有火焰燃烧的声音和守夜骑士与士兵们的说话声,奥莉卡被莱恩的动作惊醒了,黑暗精灵的睡眠一向比较浅。

“没事,你继续睡,我睡不着,出去看看。”莱恩按着奥莉卡的肩膀,温声说道。

黑暗精灵有些奇怪,不过她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于是只能点头答应,继续睡觉。

莱恩换好衣服走出帐篷,惊动了正在守夜的骑士们:“莱恩先生?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事,我想出去走走。”莱恩心事重重,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血脉和骨骼正在发生着强烈的共鸣,他的灵能和精神正在不断地提醒着他有大事发生,却又像一团迷雾一样什么也看不清。

基因原体抬头仰望着星空,夜空之中繁星点点,无垠的星空朝着莱恩展现着辉煌与灿烂。

“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呢?”莱恩喃喃自语。

…………

穿越永远的巨型亚空间风暴,穿越无数的星系与宇宙虚空。

银河系,太阳系,神圣泰拉。

由人类之主——帝皇所创造的人类帝国正面临又一场灭亡的危机。

卡迪安之门陷落了。

这个星球一直守卫着现实和亚空间之间的链接点“恐惧之眼”,随着卡迪安之门的彻底毁灭,接下来更甚的黑暗降临到了整个银河系。

帝国有史以来从未见过这样的亚空间风暴,恐怖冲击了成百上千个行星,他们最后的绝望呼叫在所有通信——甚至是星际通灵——沉默之前被接收到。

数十亿的书记员与馆长搜寻着答案。他们钻研着长久疏忽的记录,甚至打开了最古老的地窖。没有找到解释或慰藉,只有些筛选掉的对比。这毁灭风暴在荷鲁斯叛乱时便已撕裂银河系,但人类像现在这样被分裂只曾有过一次:纷争时代。其极少的陈述令学者沮丧。对那个梦魇般的年代知之甚少,但残存的碎片描述了一个历史终结的时期,那时人类几乎被毁灭,少数幸存者沦为了奴隶或退化成野蛮人。那是文明的终结。

跳动的混沌几乎把银河系割为两半,无穷无尽的混沌魔军从恐惧之眼中涌出,无数的星区发来求援信号……甚至彻底沉默,银河系的另一半甚至已经完失去了联系。

在这个黑暗的时代,在这个绝望的时代,人类唯有向他们至高无上的帝皇祈祷,以期得到救赎。

可就在此时,一个从机械神教传来的可怕消息几乎让整个泰拉至高议会和审判庭发疯。

承载着帝皇那腐朽残躯的神秘机械停止运转了,彻底地,停止运转了。

无尽的黑暗在所有人的心中弥漫,即使是拥有最纯粹和最虔诚信仰的帝国国教主教也被最深的最可怕的恐惧笼罩。

我们的无上之主,我们的神皇,抛弃我们了么?

不,根据星语者的汇报,一万一千年以来,从神圣泰拉发出的星炬之光从未有如今天这般明亮。

一向漫长和激烈的会议陷入了沉默,最后,这些控制着帝国的至高领主们作出了一个最后的决定,最绝望的决定。

他们要求进宫面圣。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