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蔚无语,他是猪脑袋吗?去贿赂一个律师,会分分钟被告妨碍司法公正!

更何况李文启是什么人?能这么容易被贿赂吗?

“我给介绍一个律师,要是他们真的追究起来,就去找她。”夏蔚掏出笔,留下了苏璇的联系方式。

A市名流都知道,若律师是李文启,也只有苏璇能够跟他对着干。

商总皱眉看着苏璇的联系方式,没了玩乐的心思。

夏蔚见他愁苦的脸,虽然知道这场官司他是逃不掉了,但依旧想要拿下项目证明自己比阮白强,故装乐观说道:“商总,您放心吧,这个苏大律师跟外面的律师不一样,只要经她手的案子,赢面很大,只是……”

“只是什么?”商总被她的话弄得一惊一乍的。

夏蔚道:“她不会随意接案子,但是要提到对方的代表律师是李文启,她一定会把案子接下。”

商总摸了摸肥胖的下巴,好奇道:“这是为什么?两人有仇?”

夏蔚懒得跟他废话这么多,“只要她能帮打赢官司不就好了?商总,我还有事,继续玩,我会把账单结了,需要帮把刚才那两个姑娘喊进来吗?”

商总已经没了兴致,一心只想联系苏璇把当下的事情解决,他站起来,啤酒肚晃着,他道:“不用,夏经理,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我看我们也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他把这封律师函全怪在夏蔚头上,若不是他们君如故意抬高价格,他也不会犹豫那么久。

户外网球的性感

不犹豫的话,也不会跟阮白还有李妮吃饭。

看着商总拖着肥胖的身躯离开,夏蔚脸色阴沉,没有挽留,“死胖子,自己好色,还怪在我头上?早知道不给推荐苏璇,吃官司就是活该!”

商总离开夜色美后,立刻给苏璇打了一通电话。

苏璇手头的官司有点多,还在加班,本想拒绝,却听到对方代表律师是李文启,几乎没有考虑,她报了律师楼的地址,让他现在过来。

商总不想夜长梦多,让司机开车送他到律师楼。

苏璇坐在商总的对面,递过一杯咖啡,说道:“律师函带过来了吗?”

“带了带了。”商总看着苏璇的美艳,也不敢动歪心思,现在把她当成神一样供奉。

这次的官司他不能输,不然一切都没了。

苏璇快速把律师函浏览一遍,眉头紧皱,“真的对阮白跟李妮动手动脚了?”

“我哪有?这都是污蔑!”商总下意识否认。

苏璇见他闪烁的眼神,把律师函放下,问道:“如果想让我帮打这场官司,最后就坦诚一点,有还是没有,怎么动手动脚的,全部交代清楚。”

商总愣了愣,面对她精明的目光,只好坦白,“我就摸了手搂着腰,这不都是正常的动作吗?”

“她们两人要是陪酒女,对来说就是正常的动作。”苏璇冷淡说道,喝了一口咖啡。

这个男人看着就是色欲熏心的类型,还不知好歹,对慕少凌的妻子动手动脚。

作为女性,苏璇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男人,如果这次对方的代表律师是李文启,这个男人根本没赢面!

商总被她的话堵得无语,端起咖啡杯,狠狠和了一大口,“那现在要怎么办?”

苏璇又问道:“他们手头有证据吗?”

商总想起董子俊的话,有监控证据。

“有吗?”苏璇问道,一个是否的回答,他也要想那么久,简直浪费时间。

“有。”商总回答道,“但是我也没有做过多的……”

“动手了就是动手了,法官不会因为动了多少次手而判是否有罪。”苏璇站起来,冷漠道:“这个案子,我帮不了。”

商总愕然,“为什么?夏蔚说一定能帮我赢得官司的!”

“那也是有的打我才能有机会赢,这个案子,放在谁那里,都没办法帮洗脱,他们有证人,也有证据,商先生,我给一个建议,好好的去跟慕夫人道个歉,该陪的罪就去认了,该送的礼也送了,要是这样还追究,那谁也帮不了。”苏璇说道,给助理一个眼色。

助理把录音笔关掉,这个案子本来就没得打,这个猥琐的男人还真的浪费她们的时间。

商总绝望,“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拿出最真诚的道歉,不过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作为一个深爱自己妻子的男人,他哪里能看得别的男人去占她的便宜?”苏璇说的话在理,虽然她想要在法庭与李文启一决高下,但是这种案子接了注定是输的,她不会那么蠢。

……

慕少凌与阮白回到家,开始忙工作。

阮白知道,他今天提前到达华筑公司楼下,肯定有很多工作没完成,没说什么,踮起脚尖轻轻给了一个吻,转身走进孩子的卧室。

等三个孩子都睡着以后,阮白经过书房看了一眼,慕少凌还在处理工作。

她回到卧室洗了个澡,坐在床上看书。

慕少凌忙完工作回到卧室的时候,阮白靠着床犯困,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看见他进来,阮白揉了揉眼睛笑着道:“老公,忙完啦?”

“嗯,困了怎么还不睡?”他问道。

阮白精神了几分,“还好啦,要洗澡吗?我给放热水。”

“不用。”慕少凌坐在床边,低头亲了亲她白嫩的脸颊,她都困得已经睁不开眼睛了,自然不舍得让她忙乎,“先睡,我去洗个澡。”

阮白想了想,还是问道:“那个,商总的事情,打算怎么办?”

她觉得慕少凌是故意这么做,背后的原因还是华筑。

要刁难商总,他不一定要发律师函,做其他事情也可以。

慕少凌深邃的眼神透着一丝玩味,捏了捏阮白的脸,她总是那么聪明。

他要刁难商总,但不是用这个方法,这只是个开头。

“这件事交给处理,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慕少凌说道。

“少凌,有真好。”阮白抱着他,仰头,看向他刚毅的下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