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和顺大口呼吸了起来:“你,你……”

“你不说,我替你说吧,”我盯着他:“看得出来,她不是你老婆的孩子——你老婆子女宫缘浅,命里就一个胎儿。你的子女宫死气沉沉,白珠是你跟别人生的吧?”

苟和顺盯着我,眼里忽然有了恐惧。

他终于发现,自己在我面前,就跟一个透明人一样。

什么都被看穿,什么都瞒不住。

于是他吸了口气:“没错——是前妻。可是……”

他牙齿咬紧了,像是有话憋着,想说又说不出来。

我却想起来了他之前的表现:“难不成——你前妻给你戴了绿帽子?”

苟和顺再一次僵住了。

第一次,我要给他不穿衣服的老婆丽娜驱邪,他就担心绿帽子,之后看见了怪胎,他担心的也不再是心爱的老婆,而是绿帽子。

第三次,他不惜一切,拍扁了小怪物的脑袋,更是把老婆的生死安危丢在了一边。

理由还是因为,愤怒自己戴了怪物的绿帽子。

青春朝气蓬勃 向上的力量

没有受过这种刺激的人,不会偏执成这个样子。

苟和顺直直的盯着我,忽然哇的一声哭了。

白藿香咬了咬牙松开了他:“还知道后悔……”

“我命怎么这么苦啊!前妻背着我偷汉子,现在的老婆,也一样,还偷了个……”

他说不下去了。

白藿香气的眉毛稍都在跳——他不是可怜白珠。

他竟然是在可怜自己。

原来,他之前很穷。

前妻不怎么安分,天天骂他没本事,说外头的男人哪一个不把媳妇宠的光鲜亮丽,就你窝囊废。

前妻有点姿色,献殷勤的不少,后来,跟外头有钱的,就堂而皇之了,连女儿也不避。

女儿什么也不懂,他就来气——女儿长得跟前妻很像。

女儿整天自己在家,什么乐趣也没有,奶奶活着的时候,就给她留了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吃。

那天,他看见女儿吃了进口饼干——叫什么白色恋人,是他买不起的那种价格。

想也知道是哪来的,自己的女儿,竟然吃野男人送来的东西!

他没想着发愤图强,让女儿过上好日子,反而举起了手来——你这个没出息劲儿!

可举起手的一瞬间,他忽然害怕。

这女儿,是自己的吗?

不行,得等前妻回来,问个明白。

但是他没等到前妻——前妻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说是当时跟个老板在车里玩儿花的呢,老板一激动,撞在了围栏上翻下去了。

前妻回不来了,他问不了,

他就天天看着白珠,疑心她到底是哪里来的。

前妻一死,给白珠的保险金生效,苟和顺拿着这钱,就去蹚水,开了个化妆品公司——他以前就是商场做销售的。

结果一下赶在了风口上,他的买卖火了,现在的老婆丽娜,对他生意场上的成功大感欣赏,抛出了绣球。

丽娜家是所谓的老贵族,家里实力雄厚,只要跟丽娜结婚,那他这辈子不用愁了。

何况丽娜温婉娴静,这是天上掉馅饼——总而言之,前妻死后,他反而咸鱼翻身,回首往昔,他觉得前半生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这以后,他再也没回到以前生养自己的地方,比如三仙桥吃馄饨的摊子,他忘了,没钱的时候,那个摊主白给了他多少碗救急的。

而他跟丽娜结婚,这白珠是个包袱——眼不见心不烦,扔在哪儿都是扔。

丽娜也知道这件事儿,格外在意,生怕苟和顺还对前妻念念不忘,非要自己生一个争气。

可后来,丽娜老是不怀孕。

这就有了前面那个说道——家里有了其他的孩子,老婆才能尽快怀孕。

自己重新在一起住,苟和顺时常对着白珠发呆。

他对戴绿帽子的事儿耿耿于怀——亲子鉴定,说白珠是他女儿,可不还有百分之零点几的可能不是吗?

那到底是不是呢?

丽娜知道,白珠跟前妻长得很像,她疑心,苟和顺是对前妻念念不忘。

越看白珠,越生气——还听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

呸!

那天,她看见苟和顺偷着给白珠冰淇淋,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哪儿是心疼女儿,他是想前妻了!

打白珠的时候,恍恍惚惚,像是战胜了那个再也没法战胜的死人。

苟和顺不敢吭声——他吭声了,不是白惹不自在吗?

再说了,白珠挨打就挨打吧,他又不疼。本来也是,白珠吃相不好,跟她那个没出息妈一样。

可是后来,丽娜越来越过分了,他一边喝汤一边撩起眼皮扫一眼,也有些不安。

别闹出人命吧?

可丽娜不许他插手,他是真心珍惜丽娜,也就不敢开口。

直到那一天,丽娜让他买个铁锨。

挖坑。

丽娜说,民不举官不究。

世界这么大,谁会关心一个无亲无故的孩子?老家没什么人了,前妻就一个弟弟,还坐牢了,这辈子够呛能出来,他都没见过,也不用担心。

跟踩了个麻衣似得,死就死了。

苟和顺倒吸凉气——死就死了吧,可是,要是上面追查起来,自己这好日子还有吗?

他的化妆品事业外面看着光鲜亮丽,可他其实没有多大的才干,内里已经支撑不住了,没了丽娜,他就重新打回原形了。

好不容易爬到了今天这一步,他不想再回去赊欠馄饨了。

是啊,民不举,官不究,好在,孩子还没上学,没人问起。

这以后,家里任何关于白珠的东西,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好像世上从来没存在过这么个人一样。

丽娜百无聊赖了一阵子,但是高兴了起来。

她怀孕了。

她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高兴!

可就是怀孕之后,丽娜老看见一个瘦小的影子,晃来晃去的,头上那对小抓角,活像白珠。

她终于害怕了。

她心虚啊!

跟人打听,人家都说,行善积德能有好报,她立马花钱做功德,放生。街上看见老人都要搀扶一把。

她要花钱买心安。

可效果并不明显。

每天晚上,那个瘦小的身影,都会往帐子跟前,靠近一步。

直到她临盆。

苟和顺抬起头看着我,忽然露出了很迷惘的表情:“你说,世上真的有报应吗?”

你都见到了这个了,还问?心里没点数?

临盆……说是流产了,这丽娜,也是那个时候变怪的。

我看了白藿香一眼,白藿香不用我说,对着死死抱住半截子怪物的丽娜就是一针。

可扎完了,白藿香忽然就“咦”了一声。

她吼道:“她的魂散了!”

白藿香的针能把魂魄重新聚拢起来,她都束手无策,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丽娜的魂魄一散,不知道被压到哪里,回不来了。

我吸了口气,临盆的事情,只有丽娜知道。

那这个怪胎……

“四脚蛇。”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窗户洞子后面响了起来:“四脚蛇爬过来了。”

四脚蛇?

“四脚蛇很大,爬的很快……爬到她身上去了。”

可这跟四脚蛇有什么关系?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我,我可能知道!”

这是刚才被大蜥蜴吞进去的那个人。

白藿香过来,就把他救了,这会儿竖着耳朵,听了半天蹭了。

“她那一阵子不是放生放的越来越多,好像,上瘾了,一天不放都不行,不管是什么玩意儿,都要往福寿河里撒。”那人连忙说道:“可是有一天,她可能心神不宁,买错了!”

这个人原来是卖水产的。

丽娜天天去他那搬活物放生,可以说是个大主顾,经常给她特地进货。

可有一天,他等丽娜走了才知道,人家托他暂时存放的一箱子金头灵蜥不见了,看监控,是被丽娜当成乌龟给买走了。

撒错了。

她把一大筐的蜥蜴,当成是乌龟,啪啦啦倒进去了。

我知道金头灵蜥是什么——这玩意儿,不会水。

下午休息半天嗷

朋友们我今天下午休息半天,我妈眼睛该复查了,我想复查完了,带她出去散散心,看看山,我们黑岩每个月都给写手放一天假,我今天动用一下11月的一天假期,先休息,明天继续正常更新,大家等我回来嗷!

感谢感谢!敬请批准!

《麻衣相师》下午休息半天嗷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麻衣相师》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