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宁的举止很优雅,她的一颦一笑,都透露着甜美和风情“阿姨,好久不见了。”

   看到慕少凌也在,林宁羞涩的说“原来慕总也在家”

   慕少凌只是淡淡的对她点点头,以示礼貌。

   张娅莉却站起身,客气的招呼她“宁宁,来到我们家别客气,你就当做在自己家一样就行了。反正在家又不是公司,称呼什么慕总,直接叫我儿子少凌就行了。”

   “阿姨,这不太好吧?”林宁的话是对着张娅莉说的,但是含羞的目光,却悄悄瞟向一旁的慕少凌。

   张娅莉拉过林宁细白的小手,喜不自胜的说“只是一个称呼罢了,他还能小气到不让人叫他的名字吗?我正想着,你有一个多星期没来看我了,这不,刚念叨着,你就过来了。”

   慕少凌俊眉不自觉的拧紧。

   他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母亲,跟林宁的关系居然这么好了。张娅莉的话,让林宁璞玉般的小脸,飞染过一层红晕“我这次来是给阿姨你送东西的,上次你说你在丹青小铺看中的一支牡丹簪没货了。前天我去逛街,现那里又添置了新货,跟你看中的簪款

   式相差无几,我就帮你带回来了。”

   说完,林宁便拿出一个精致的桃木匣,递给了张娅莉。

   张娅莉打开,竟然真的是她之前看中的那支牡丹簪!

   簪以牡丹花瓣和枝叶为主题,搭配以珍珠和水钻,镶嵌在簪上的每一颗珍珠和水钻都晶莹剔透,折射出明艳的光泽,看起来华贵而不艳俗。

   清纯美女清风徐徐一笑倾城海边美图

   张娅莉尤为喜欢。

   虽然她在涵养方面欠缺不少,但在穿衣打扮上,她还是挺有眼光的,典型的属于那种不开口好像贵妇人,一开口就是暴户的那种。

   摸着那支簪子,张娅莉喜不自禁的感慨道“宁宁你这孩子真是有心,要是少凌有你一半贴心,我这辈子也觉得值得了。”

   林宁笑容甜甜的“阿姨说的什么话,少凌肯定是很孝顺你的,只是男人都忙于事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

   这句话说得张娅莉心里很舒坦。

   将簪子插到挽好的髻上,张娅莉问林宁“宁宁,你看我戴上这簪子怎么样?”

   张娅莉穿着一袭藏青色重工刺绣旗袍,五十多岁的女人了,依旧风韵犹存,戴上那古典簪,不说话的她,妥妥的一副贵妇范儿,从她的面廓依稀还看得出来,她年轻时候美艳的影子。

   林宁夸赞道“阿姨戴上这簪子实在太好看了,跟旗袍非常搭配,您穿的这旗袍也很美呢”

   张娅莉笑的嘴巴几乎都绷不住了“你这孩子真会说话,我要有个这么贴心的女儿可就乐死了。这旗袍是前几个月我过生日,少凌给我买的。”

   “那少凌的眼光实在太好了。”林宁不停的夸道“要是我的话,我可挑不出这么适合您气质的旗袍。”

   张娅莉说“你要是喜欢,回头我让少凌带你去买一套年轻人穿的好了。”

   林宁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张娅莉对着慕少凌不停的数落“瞧瞧,生个闺女就是好,你看人家宁宁有多贴心,我喜欢的东西,人家一直惦记着,还跑大老远亲自给我送过来,你说我养你这个不听话的,除了整天惹我生气,你还

   能做什么?”

   慕少凌没吭声,慵懒的靠在沙上,静静的看电视播放的财经报道。

   张娅莉拉着林宁说了一大堆体己话,虽然她在跟张娅莉说话,但她的眼神却不时的偷偷瞟向慕少凌,对他的爱慕之心昭然若揭。

   张娅莉心知她的小女儿心思,也不点破,两人就那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眼看天色不早了,林宁这才起身告辞。屋外,不知

   何时下起了小雨,还刮起了呼呼的北风,一从温暖的房间走出来,便觉得天寒地冻般的冷。张娅莉本来要林宁留宿在慕家,但林宁深知自己晚上要是不回去,家教甚严的养父林文正肯定会心

   生不悦,她还是拒绝了。

   张娅莉看天色不好,有意给儿子跟林宁制造机会,便对慕少凌说“这种狂风骤雨的天气,宁宁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送她回家。”

   外面天寒地冻,却抵挡不了城市的万家灯火。虽然车流量不像往日那么多,但穿梭在高公路上的车子也不算少。

   慕家老宅在城东,跟林宁家离得不算近,行驶路程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

   林宁坐在开着暖气的豪车里,跟慕少凌独处着,心里激动。

   看着驾驶着方向盘的儒雅而尊贵的男人,林宁轻声说道“谢谢你送我回家。”

   “应该的。”慕少凌面无表情的说。

   望着堵的严严实实的车流,他的俊脸蒙上一层阴霾。

   该死,为什么这么糟糕的天气,还有那么多的车辆外出?

   他现在恨不得立即赶回和阮白的爱巢,搂着她好好的爱抚一番。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会放下所有的防备,卸下所有的伪装,让自己真正的放松起来

   一路上相对无言。

   林宁几次找话题说,却都被慕少凌简短甚至沉默的回答给打败了,索性她也不再说话,静静的呼吸着独属慕少凌的清冽的男子气息,心跳都漏了一拍。

   就在她考虑着,以后怎样设法拉近和他的关系的时候,车突然停了下来。

   “到了。”慕少凌将车停在林家别墅门口。

   林宁的胡思乱想被打破,望着自家的大门,还有慕少凌极俊的侧颜,她突然大着胆子,到他脸颊上轻吻了一下,接着,便绯红着小脸,飞快的下了车

   慕少凌愣住了,从来没想到林宁会来这一出,但他并没有觉得这是飞来艳福,反倒是掏出了一条洁白的手帕,极厌恶的对着自己被亲的脸颊,擦了一遍又一遍。

   最后,他将那条擦拭过的手帕,直接扔进垃圾桶!银色的车子像是暴戾咆哮的海浪一般,倏然席卷过漫长道路,很快的便消失在黑暗的夜色里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