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

墨檀在外面那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后顿时暗道不好,随后立刻挥剑逼退了身前两个还没反应过来的骨匪,转头冲季晓鸽大声道:“退回上面,现在马上!”

“收到,我留个蛋桶在门口。”

少女也不犹豫,只见她动作飞快地把迦忒琳和烤面包机收好,又掏出了一桶满满当当的茶叶蛋,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到了门前,然后便转身折返回螺旋梯内开始专心在行囊里翻找起来,边翻边转头冲楼下喊道:“默你也快进来,我想办法拦一拦他们!”

墨檀也没有留在原地等死的打算,所以他在确认季晓鸽已经安折返回螺旋梯后便飞快地召唤出了自己的自爆绵羊,同时激活了骑士技·隼击和荆棘冲锋,旋风般地冲向通往二楼的入口,并在这个过程中用斩击剑拍翻了几个同样冲向木门,企图尾行季晓鸽的无耻之徒。

然而就在墨檀即将抵达来时那扇门的瞬间,一连串刺耳的爆鸣忽然在不远处炸响,他身形一震,随即便感到了一阵如芒刺背的恶寒正急速向自己袭来,带着浓重的杀意……

在那敏锐到丧心病狂的直感下,连攻击形态、出手者是谁都不知道的墨檀并没有回头,亦没有作出任何回避动作,只是在电光石火间使用了骑士技·龟缩这个自己技能栏中最强的减伤技能!

下一秒,就在墨檀以抱头跪防的姿态出现于自爆绵羊身下那一瞬,两蓬密密麻麻、通体漆黑的细小钢矢便直接将自爆绵羊戳成了刺猬,还散发出了一股浓重的腥甜之气,蜷缩在坐骑身下的墨檀只是稍微吸入了一点,就硬生生掉了百分之五的生命值,可见其毒性之凶厉。

“哦?”

刚刚迈入废塔的中年矮人挑了挑眉,轻甩了两下手中那造型狰狞的黑色战弩,颇为讶异地看了一眼卧倒在地的自爆绵羊,舔着干裂的嘴唇冷笑道:“竟然能挡下一招,还真有点意思。”

来者正是刚才在废塔外说出那句‘当然继续了’的人,他穿着明显比旁人质量要高上两个层级的厚皮外套,背后倒插着两柄镶着宝石的弯刀,腰间箭袋里装满了长短不一的金属弩箭,一头凌乱的褐色长发与胡子混在一起,左眼还带着半个工程护目镜,看起来颇为炫酷。

“站在你面前的是焦炉·厚铁。”

绿色森林的清纯美女写真

矮人先是抬手挥退了周围的骨匪,然后随手抽出两支半米长的暗红色弩箭,嘎嘣一声将其压进了手中的战弩,对躲在自爆绵羊身后的墨檀沉声道:“他会剥夺你的生命、掠走你的女人、碾碎你的骨头,他会把你的脑袋做成夜壶、把你的鳞片编成盔甲、把你的骨髓换成金币,顺便为那些连渣滓都不如的杂鱼报仇。”

墨檀眯起眼睛,默默喝掉一瓶治疗药剂把生命值回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谨慎地从自爆绵羊身后探出了小半张脸……

嗡嗡!

两支夹携着高温的箭矢激射而出,其中一支擦着墨檀的脸颊轰到了墙上,直接在上面炸出了一个碗大的洞,另一支则狠狠地贯穿了自爆绵羊的后腿,并在半秒钟骤然炸开将其掀翻在地。

跟蝮蛇商会的那个武僧一个级别,可能还要更强一些!

完成了试探的墨檀觉得自己嘴里有些发苦,动作却是并没有丝毫迟疑,但见他飞快地收起日冕斩击剑,拔出正义曼陀罗猛地冲那个名为焦炉·厚铁的矮人甩出一道弧影斩,接着矮身一个翻滚扑到了自爆绵羊身侧,低声嘟囔了一句:“抱歉了,伙计……”

然后一把拉下了位于绵羊后颈处的自爆开关,并蜷缩起身体向侧面滚去。

“徒劳的挣扎。”

焦炉冷哼了一声,随手抽出一把弯刀凌空劈下,直接击散了那道弧影斩,然后将弯刀高高地抛到半空中,又取出了两支弩箭压进战弩,并在扣动扳机的同时接住了弯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尽管他是一位相貌粗犷、身材五短的矮人,却依然给人一种轻盈飘逸的感觉。

两蓬细密的黑色箭矢在半空中炸开,化作密集的箭幕暴射而出,扬起漫天血雨。

浑身插满了短箭的尸体砸落在地,深入骨髓的毒素混着大量鲜血迸射而出,模样无比凄厉狰狞,但却并非焦炉的目标。

那是最初那批被墨檀击杀的骨匪之一,因为距离十分恰到好处的原因,刚才在电光石火间被翻滚中的后者当做挡箭牌抓起横在身前,不但护住了杀害自己的凶手,还惨遭同伴二度鞭尸。

“狡猾的小子!”

焦炉冷哼一声,反手将那比自己矮不了十几厘米的重弩挂在身后,并抽出另一把弯刀飘飘忽忽地冲向墨檀,却在半路猛地停了下来,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那只仅剩三条腿的绵羊,抽身飞退!

嘀嘀嘀——BOOOOOM!!!

剧烈的爆炸声响彻废塔,几个距离自爆绵羊较近的骨匪瞬间就被炸飞了出去,而提前发现高能反应的焦炉倒是在第一时间脱离了爆炸范围,却也无瑕再对墨檀发动追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冲进了那间自己这帮人好些年都没能打开的门。

“跟我上,老子要生剥了他的皮!”

焦炉·厚铁愤怒地挥舞着弯刀,整个人化作一道矮胖的残影追着墨檀背影袭杀而去。

结果却是在穿过了那片呛人的烟尘后看到了一张俏脸。

“嗨,你好呀。”

从螺旋梯后探出半个脑袋的季晓鸽笑嘻嘻地对焦炉挥了挥手,并掷出了一枚散发着淡淡茶香的椭圆形物体,精准地砸到了焦炉……脚边的桶上。

“什……”

等同于自爆绵羊两倍当量的蛋桶瞬间爆炸,在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吞没了焦炉,并造成了一次小规模塌方,堵住了螺旋梯下的那个小房间。

“漂亮!”

只剩下30点体能值的墨檀勉强撑起身子,靠在台阶上冲季晓鸽举起了右手,笑道:“非常精准,你怕不是在留下那桶茶叶蛋的时候就已经算好了要制造塌方吧?”

“嘿嘿~”

季晓鸽俯身与墨檀击了一掌,莞尔道:“战地工程师职业的福利啦,我有几个相关的被动技能,虽然是最近几天才开始尝试灵活运用的,不过姑且已经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观测出固定结构的薄弱点了,嘛,也只有在游戏中才能这么作弊啦,我理科成绩可是很糟的。”

墨檀坐在台阶上喘了一会儿,才咬牙撑着膝盖站起身来,轻声道:“已经不错了,不过咱们现在还是赶紧回去之前那个房间,那个矮人应该还活着,以他的实力,只要受伤并不是太重的话,这点儿小塌方应该挡不了多久。”

“知道了,我扶你。”

季晓鸽立刻点了点,然后一把抓过墨檀的胳膊揽在自己肩上:“别害羞啊,你现在状态不好,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力气。”

因为体能值已经枯竭到连基本移动都会受到影响的程度,所以墨檀也没跟她矫情,只是半开玩笑似的说道:“好的,只要你别把头饰摘下来就行。”

“我一直都没搞明白,明明只是少了个头部装备而已,怎么给大家的感觉就会差那么多。”季晓鸽嘟了嘟嘴,用她那纤弱的肩膀支撑着墨檀,苦恼道:“总感觉自己长得跟个精神污染源似的。”

后者摇了摇头,屏住呼吸尽量不去闻少女身上那理论上应该只是系统模拟出来的,却能够以假乱真的幽香:“你这个形容不对,要我说应该是雾里看花和直接看花的区别。”

“哦?哪个比较好看?”

“呃……都好看。”

“嘿,嘴挺甜的啊。”

“你自己说的嘛,区别只在于有没有头部装备,长相又没有发生变化。”

“果然还是长得很精神污染吧!”

季晓鸽撇了撇嘴,虚着眼说道:“降人SAN值的那种。”

墨檀苦笑了一声,无奈道:“你完可以不去纠结长什么样,而是从技能、天赋之类的角度去考虑,这里毕竟是游戏世界嘛,认真就输了。”

“呐,你猜我在现实里是什么样的~”

“不知道,不过影响力应该和你在游戏里戴着头部装备时差不多吧。”

“诶?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如果跟你没戴头部装备时一样的话,肯定会引起骚动啊,我每天都有关注新闻的。”

“嗯哼,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咯~”

两人就这样一边随便聊着,一边重新爬上了这段距离不短的螺旋梯,重新回到了那个他们最开始传送到的,有着哆啦七小子石雕的房间。

“门锁不上。”

季晓鸽把墨檀搀扶进房间后,便转身跑到门口,并在仔细检查了一番后颇为遗憾地摇头道:“只能普通地关上,但是拦不住人。”

瘫在椅子上努力恢复体力的墨檀微微颔首,轻声道:“那就先关上吧,如果那个焦炉只是轻伤或者根本没受伤的话,我们大概有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可以思考对策。”

季晓鸽轻轻带上了门,然后便扑棱着翅膀飞到了墨檀旁边,刚张开小嘴想说些什么,就被一阵严重失真且稍显刺耳的声音给打断了……

“不,你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

“谁!”

季晓鸽飞快地掏出一颗茶叶蛋,一边环顾着四周一边沉声道:“出来!”

“哈,你这姑娘还真横啊,明明你们才是不速之客好不好。”

那个声音过了七八秒才重新响起,用颇为纠结地口吻说道:“总而言之,现在时间紧迫,你们只需要知道我是这里的主人就可以了,现在,如果你们想要活下来的话,最好严格按照我说的去做……”

“等一下。”

墨檀皱着眉打断了对方,沉声问道:“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我想知道,您为什么要帮助我们?而且……恕我冒昧,而且这里比起宅邸似乎更像是一个遗迹,您说自己是这里的主人……”

“这其中有很复杂的原因,我所掌握的情况也并没有比你们多多少,疑惑方面也是我这边更甚,与二位一样,我也急需了解情况。”

那个声音忽然变得有些焦躁,然后语速飞快地说道:“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们能平安活下来,要知道那个眼罩矮人现在已经开始指挥骨匪们清理‘门厅’了,所以总结一下的话就是,你们两人现在的首要目标是活下来,而希望得到某些情报的我则需要你们活下来,再加上我也很讨厌骨匪,咱们完有理由暂时放下疑虑,先把实事儿给干了。”

“你觉得呢?”

季晓鸽转头看向墨檀,耸肩道:“他说的似乎没错。”

更先一步把账算好的后者也点了点头,让后抬头看着天花板(这样不会显得太傻)说道:“可以,我们愿意按您说的做。”

“敬语就免了,听着怪别扭的。”

依然是几秒钟的延迟后,那个声音颇为认真的说道:“现在你们立刻分别去到这个房间的东侧和北侧,然后……”

“那个,抱歉。”

墨檀干咳了一声,讪讪地举起了手:“请问哪边是东?”

“……”

短暂地延迟后,那个声音似乎确定墨檀并不是在调戏自己,才稍有些发苦地说道:“算了,男人你现在从椅子上起来,往正前方走三步,然后转向你的右手边,走五步,对,就在这里停下,低头把你右脚踩着的地板掀开。”

墨檀疲惫地点了点头,俯身掀开了脚下那质地不明的地板,并在下面发现了一个浅浅的凹槽。

“很好,女人现在后退两步,往你的左前方直走五步,低头看桌子下面,把那个倒在地上的哆……猫雕像捡起来,按顺序在她的脑袋、左胳膊、右胳膊和左腿上捏分别三下。

“哇!”

季晓鸽照做后忽然发现手中那只哆啦美的脑袋掉了下来,中空的身子里放着一颗灰扑扑的红宝石。

“好,现在把石头拿到男人面前的凹槽里,使劲往下按。”

“然后呢?”

“然后楼下就会被四十七种高位魔法轰炸半分钟,你俩就安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