颍州城西柳明志中军大帐。

柳大少心事重重的举着手中的军旗与对面的宋清对弈着。

这几日,柳大少因为战车跟连环铳,再加上燧发枪的原因没少在金国大营逞凶,接二连三的斩杀了完颜叱咤麾下的几千兵马,最后扬长而去。

然而近几日的攻势出现了变故,正是柳大少眼下心不在焉的根本原因。

“你输了,你的所有兵马都被末将合围了!”

宋清望着柳明志心不在焉的举着令旗,适时地开口提醒了柳大少一语,兵阵推演自己已经胜利了。

柳明志回过神来,诧异的看着己方已经成了死局的阵盘:“怎么这么快我的兵力就全被你吃掉了!”

宋清无奈的摇摇头,拿过柳大少手中购得阵旗收入了一旁的箱子之中。

“你一直心不在焉的,心思根本没在阵旗推演上面,不输才奇怪了,怎么样?想了这么久有没有想通什么?”

柳明志怅然的叹息了一声,端起桌案上的茶杯朝着大帐外走去。

望着天上皎洁的月色,柳明志微微转头望了一眼宋清。

“第十一天了!”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

宋清一怔,默默颔首脸色有些低沉:“是啊,打了十一天了,两卫麾下十万弟兄如今还剩七万出头,还有六千多的伤兵,真不知道继续下去,还能坚守多久。”

“宝玉他们两路驰援云州跟济州的弟兄有消息了吗?”

“宁超他们有消息了,局势不太妙,耶鲁哈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宁超,不二他们几乎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过好在济州的危局算是暂时缓解了下来,耶鲁哈的攻势因为宁超他们袭扰的缘故,对济州的攻势不得不放低了下来。”

“宝玉,不忍他们还没有消息,云州现在的情况如何咱们是一无所知。”

“别无他法,咱们还是先顾全眼下吧,怎么样?你到底有没有想明白完颜叱咤是如何发现战车跟连环铳的弊端的。”

“弟兄们死伤大部分都在这几日,黑狼骑,铁甲骑找准连环铳填充丹药,冷却连环铳的时机一拥而上,弟兄们也是太过大意了,想不到金国人竟然会掐准了时机骤然进攻。”

“虽说相比金国的伤亡不算什么,可是咱们的兵力少一个就少一个了!”

柳明志浅尝着杯中茶水微微摇头:“想不通,每次冲锋的时间就那么小半天,加上又没有靠近金国中军步卒,完颜叱咤到底是如何察觉出连环铳需要冷却跟换弹丸的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熟悉连环铳的人,因为它的杀伤力跟威势早就手忙脚乱了,哪里会想到应对之策呢!”

“除非金国将士中有极为熟悉火器的人,可是连环铳咱们也是第一次使用到国战之上,金国人以前根本没有见过,怎么可能会发现它的缺点呢?”

“不管如何,连环铳再用上几次就不能用了,必须要想别的法子了。”

“颍州的压力虽然减小了,可是咱们的压力却越来越大了。”

“完颜叱咤大有全心对付咱们的意思,只是因为咱们是骑兵,打不过可以撤退,否则完颜叱咤早就大军合围了。”

“算了,想不通就…….”

“报,启禀大帅,护国候鹰隼传书!”

“呈上来!”

“是!”

柳明志扯开书信翻看了起来,片刻之后柳明志神色复杂的攥紧了手中得纸条呢喃了起来。

“飞熊!”

“怪不得啊!金国的火炮便是你一手弄出来的,对于火铳这种东西自然没有什么难处了。”

“一通百通啊!”

“大帅,你自言自语的嘀咕什么嗯?”

“没什么,传令弟兄们随时汇报金国大营的情况,他们不动咱们便不动,只要托住他们攻城的时间便好了。”

“现在就看谁能耗过谁了。”

“得令!”

“报!启禀大帅,云州的传书。”

“快拿来!”

盏茶功夫柳明志脸色惊变的将手中的情报丢在地上,神色又是悲痛又是恨铁不成钢。

“糊涂,突厥人真想对腹地的百姓动手早就磨刀霍霍了,何至于等到你们援兵到了之后再动手。”

“这么浅显的调兵计都看不透,这些年你们俩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柳明志眼神悲痛的朝着大帐内走去,盏茶功夫柳明志卷起几张纸条交给了杜宇。

“快,金雕,鹰隼兵分两路传给宝玉还有不忍他们两个!”

“得令!”

安排完军令的宋清,刚回到大帐中便发现柳大少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大帅,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明志将杜宇重新捡回来的情报递给了宋清。

“云州那边局势不妙啊,不忍,宝玉中了突厥人的诱敌之策,现在正在跟突厥的大队骑兵展开拉锯战。”

“双方实力旗鼓相当,皆是死伤惨重。”

“最关键的是突厥一方不知道又从何处调来了二十万铁骑,加上原来的兵马人数竟然比金国的兵马还有多,宝玉他们那边的局势只怕是………”

宋清看望云州的情报,脸色也变得有些黯然。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突厥怎么会还有这么多的兵力?”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你照看好大营的情况,本帅连夜入城一趟,跟舅舅面对面的详谈一番。”

“咱们必须要做出改变了,否则这样下去肯定等不到援兵的到来。”

“好,你尽管去,大营的事情我来安排。”

两盏茶功夫,柳大少换了一身衣物,连夜迎着月色朝着颍州城驰骋而去。

金军大营,后军辎重营外的空地上,篝火通明,火炉冒着热腾腾的热气,完颜叱咤好奇的看着完颜飞熊摆弄的一些器胚,这都是随军将士连续几天几夜打造出来的百炼精铁。

一边的椅子上是闷闷不乐的小可爱,望着舅舅跟叔爷忙碌的身影,小可爱大眼睛的余光瞄了一眼桌案上那把老爹送给自己的短铳,悻悻的皱皱琼鼻。

小可爱叹息一声托着下巴望着天上的月光。

“爹爹,真不是月儿不守信用,月儿也没想到这么巧,刚刚刺激了两发子弹就被舅舅这个书呆子给看到了。”

“月儿真的不是故意暴露火铳的。”

“刀!”

完颜飞熊清朗的声音响起,完颜叱咤一愣,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战刀递给了完颜飞熊。

当啷一声,完颜叱咤吓了一跳嘴角抽搐的看着完颜飞熊手中的战刀,心疼的直流血。

完颜飞熊满不在乎的将战刀还给了完颜叱咤,拿起铁筒对着篝火翻看了起来,终是叹息着摇摇头。

“不行,这些铁铸造火炮都不合格,更别说火铳这些更为精细的东西了,就没有更好的工匠了吗?”

“飞熊啊,老夫是出征南下,能带多少能工巧匠,你真当这里是都城的兵造监呢?短短数日条件简陋,能弄出百炼铁已经不错了。”

“皇叔,那我就没办法了,不过那些火铳的缺点你已经知道了,飞熊便带着月儿回都城了。”

“好吧,也只好如此了!虽然打造不出火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老夫已经知足了,起码少战亡一半的弟兄。”

“舅舅,叔爷,月儿想去看弟弟。”

“不行,你娘亲说了,必须跟着舅舅乖乖的回金国。”

小可爱闷闷不乐的点点:“好吧。回去就回……”

“等等!”

完颜叱咤忽然开口,淡笑着走到小可爱面前停了下来。

“月儿,你真的很想见你爹爹吗?”

“嗯嗯嗯!当然想了。”

“你附耳过来,只要你听叔爷的话,叔爷就派人送你去见你爹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