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熠宸耸了耸肩道:“早一点的时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老老实实的在我身边听我唠叨这些话呀,总是表现的要比我厉害太多了,聪明的不可一世,哪有心情听我废话呀!”

顾萧墨也是一愣,确实,早一些的时候他确实没有想过这些!

也似乎从来没有陪老风这样认认真真的说过这些话。

好像也没有这个耐心吧。

“陈星光这种性格并不是那么的适合,可依然跟她在一起了,也许也是想到了之前跟妈咪和小姨妈一起受了苦,对她怜惜,既然在一起了,就要负责到底!”

“我不太喜欢听说这样的话,什么叫适合,什么叫不适合?”顾萧墨也一本正经地道:“感情发生与同情没意关系,我对她不是同情。”

一看儿子如此维护陈星光,风熠宸也是微微一笑:“怎么说到的女人了,这么心疼?”

“不心疼的话还是个人吗?”顾萧墨觉得自己已经够欺负星光了,所以就不想让别人再去欺负星光,那个人就算是他爸爸也不行。

“听这话里的意思,好像非常维护陈星光呀。”

“当然要去维护陈星光了,她是我以后要共度一生的女人呢!”

“儿子,未来的人生还很漫长,有些话不可说得太满哦。”

“放心,我不会离婚的。”顾萧墨沉声的开口道:“将来结婚我也不会离婚的,要不然我就不结婚。”

可爱麻花辫美女黄色吊带裙身形娇小户外野餐图片

“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当然也如此希望们每一个人都是从最初走向最终始终如一。”风熠宸叹了口气:“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许一开始都是想要在一起的,可最终呢?”

“我跟们是不一样的。”顾萧墨沉声的开口道:“们都是对婚姻不负责任的人,虽然这次给我冠上渣男的标签我无法反驳,但在婚姻方面我绝对要超越们。”

“那感情好了,我们拭目以待呗。”

“现在这个样子才是真的长大了,以前太不可一世了,那臭屁的样子每次看见我都特想扁,要不是因为是我儿子,我早就扁了。”难得,风熠宸对他很认同。

顾萧墨抽了抽出眼角:“以为要不是我老子,我会在这里大半夜不睡觉陪说话呀?”

“看我们两个就是这样互相嫌弃。”

“是呀,互相嫌弃却又无可奈何。”

“但刚才承认我是老子了,叫声爸爸吧?”

“别做梦了。”

两个人在这夜色里,互相挤兑却又都不生气,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相处的模式了。

“儿子呀,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叫我一声爸爸呀?”风熠宸一直不死心,继续游说。

顾萧墨皱眉,“怎么还提这事儿啊?不是说让且等着吗?”

“问题是我已经等了多少年了?”风熠宸还真的觉得自己脾气挺好的,等了这么多年,要不然他早就没耐心了。

“不想搭理了。”顾萧墨开口道:“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回去,太失败了。”风熠宸叹息:“看到,我就觉得我好失败。”

“那得感谢我对还有这个警示作用。”顾萧墨说完,转身下楼去了,还是嘱咐道:“早点下去陪妈咪,她对我很失望,好好表现,不然连累,别怪我没提醒。”

风熠宸唇角一抽,抗议道:“也知道拖我后腿了啊?”

看儿子下了楼风熠宸很快也跟着下楼去了。

回到房间里,看到妻子顾好还没有睡,靠在床头披了件棉睡衣外套。

他进门,妻子抬眼看了他一眼,直接问道:“舍得下来了?在楼顶吹够风了?”

“是啊。”风熠宸笑了笑。

“顾萧墨叫上楼顶跟说了什么?”

风熠宸挑了挑眉,很是诧异,“怎么我跟墨墨一起上楼这种事竟然也知道?”

他觉得那个点在走廊里也没人看到呀。

顾好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

风熠宸皱了皱眉,忽然脑海里闪过什么:“是不是小四那丫头告诉的?”

除了那丫头那么八卦,那么机灵,那么爱打听事情之外,风熠宸也想不出来,是谁还能这么不动声色地就告诉了老婆。

“猜对了,确实是那丫头告诉我的,说跟墨墨一起上了楼顶,两个人在上面又相互挤兑了一番。”

风熠宸很是哑然,他惊愕地看着妻子,轻哼了一声:“这臭丫头有做间谍的资本啊,潜伏的可真够厉害的,我和墨墨都没发现,他居然在偷听我们讲话。”

甚至下楼在走廊里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声响,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把他跟大儿子说的话都听了。

这也太特么厉害了。

顾好翻了个白眼道:“以为啊,那丫头聪明着呢,比他哥聪明多了。”

风熠宸笑了笑,很是自豪的开口道:“那当然了,也不看是谁宠出来的女儿。”

顾好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大言不惭,不怕大风闪了舌头。”

“是有些大言不惭,但我确实很骄傲啊,不过还是老婆厉害,给我生了一个这么聪明漂亮的女儿,这么机灵,多少人都羡慕我吧。”

“是呀,多少人都羡慕,到现在的长子还姓着别人的姓,连一声爸爸都不肯叫。”

又被挤兑了,风熠宸哀怨的往床上一靠,头歪倒在妻子的颈窝里。

顾好推了他一把,道:“一边去,自己睡,多大的人了,要靠我这么近。”

“能不能别戳痛我的伤心处,我今天彻底没爹没妈了,是孤儿了。”风熠宸可怜兮兮的看着老婆撒娇。

顾好无语。

“老婆,咱们只有爸和我外公两个老人了。”风熠宸道。

顾好没吱声,心里也明白风熠宸是提醒她,不要做任何遗憾的事情。

她点点头。

“以后好好孝顺岳父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风熠宸道:“人死如灯灭,再也没有了。”

“多去陪陪外公吧。”顾好道:“他老人家才是真的孤独。”

风熠宸怔了怔。

顾好又说:“不如,把外公接过来吧,跟我们一起住,也方便照顾他,人多热闹。”

风熠宸一愣,抬起头来,看向妻子,眼底有着动容。

顾好讶异:“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跟老人住,很麻烦的,确定?”

“有什么麻烦的?”顾好笑了笑。“有专人照顾,又不是我亲力亲为,我们有什么麻烦的,就是早晚看看,跟他说说话,能麻烦到哪里去?”

她只是想到了,风谨言最后这几年都是独自一人,那是他自己理应如此。

可外公付出很多,孤独晚年,总有不忍,所以才会提出来这个想法。

“要是没有意见,我就明天陪着星光看完了医生然后去接外公过来。”

“好,去接。”风熠宸笑着拥抱住老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顾好也靠近他。

“墨墨长大了。”风熠宸道:“比以前要懂事一些了,虽然还是那样气人,可到底还能体会我们做父母的不易。”

“这不是他应该做到的吗?”顾好坦言道:“男孩子,早一点肩负起身为男人的责任,那才是成长,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样子,别说他好话了,我生气。”

“老婆,陈星光真的适合墨墨吗?”风熠宸看向妻子,再度认真的问道。

顾好一愣,眉头皱起来。

“这么说什么意思?”

“我有些担心。”风熠宸道:“我总感觉,不是那么合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