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渊开始觉得对这个女孩的第一印象需要变一变了,至少演技不错……特么前世不会是演员吧!?

   “所以……”

   “所以,我写了首诗词给青楼名妓,在你看来是无关紧要的?”

   “难道还牵涉到军国大事?!”

   不好意思,王翠翘还真关乎到军国大事呢!

   钱渊笑了笑,突然换了个话题,“在徐府过的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和你父亲徐璠不太对付。”

   “知道,鼻青脸肿的回来,鼻子都歪了,还被祖父用藤条抽了顿。”小七有些失望,“总的来说还好,至少有衣穿有饭吃,但祖母……”

   “嗯,那不是个省油的灯,袭人在潭柘寺想和我搭话,结果被堵着嘴架走。”钱渊犹豫了下才追问道:“你和徐璠?”

   “虽然他是我的父亲,但不得不说,我很看不起他,文不成武不就就算了,但一点担当都没有。”小七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在府内,母亲是唯一真心对我的……只可惜却是个傻女人,她在徐璠侍妾中最为年长,早就失宠,熬到去年初过世……”

   钱渊对自己的计划多了点信心,她对徐府没什么感情,日后受到的伤害就会小很多。

   “你倒是运气不错,据说你叔父无子,所以待你如亲子。”小七长长吐出口气,“祖父徐阶我前世也听说过,名气不小,但似乎下场不怎么样?”

   “徐阶斗倒严嵩上位,隆庆年间赶走高拱,但很快就致仕归乡,华亭徐家豪宅良田,光是田地就高达四十万亩,大名鼎鼎的海瑞一度将徐阶弄得挺惨,说的不客气点,他和严嵩没有本质的区别。”

   春风里的娇媚辣妹

   “这些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小七叹道:“徐府就是个笼子,笼子里养了好些画眉鸟,有的能多吃点,有的只能少吃点,但都饿不死。”

   “养鸟人觉得只要饿不死就足够了,却不知道其中一只画眉鸟心心念着要挣破樊笼,展翅高飞……”

   “有时候半夜梦醒,似乎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一个荒唐的梦,直到看见袭人、晴雯才知道,这不是梦,不是梦……”

   低低的自语在屋内回响,钱渊并没有这样的感触,但也默默的耐心侧耳倾听。

   “记得那天是在咖啡厅,被舅妈赶出来相亲……”

   “那男的其实我之前就认识,但他不认识我……”

   “其实我对他很有好感,但可惜他对我似乎没什么感觉,一边说话一边玩手机……”

   “当时我正准备主动加他微信,想着晚上聊几句……”

   “可惜一辆卡车突然冲进了咖啡厅……”

   伤感的小七猛然醒悟过来,在钱渊面前说这些话,实在是没有必要,还不知道对方气量呢。

   要知道自己是必定嫁给对面这位青年的,就算不是正妻,只怕也逃不出对方的手……而男人,在这方面一般都是没什么肚量的。

   不过,今天是特殊情况。

   钱渊温和的笑了笑,“被关在樊笼中这些年,有些怨气是应该的,我能理解。”

   小七松了口气,暗骂自己这几年被关的脑子都不大好使了。

   但接下来,钱渊又开口了,口吻还是那般温和,“刚才你说,咱们之间应该有必要的信任,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应该彼此真诚,对吧?”

   小七察觉到一点异样,在心里反复盘算了下,才迟疑着微微点头。

   “关于人生若只如初见这首,的确和军国大事有关,日后你会知晓,并且理解的。”

   钱渊先解释了一句,才盯着小七,缓缓道:“来,来来,解释一下。”

   “什么?”

   “解释一下,一个IT女,是如何能混进上海三甲医院的,还能混个副主任医师。”

   对面的小七目瞪口呆,“你……你……”

   “我就说没那么巧嘛,自己穿越到这个时代,正巧碰上个同行!”钱渊摇着头叹息道:“只是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我的……而且还暗恋我!”

   “谁……谁暗恋你了!”小七又一次捂住脸。

   “哎,是你自个儿说的。”钱渊啧啧道:“相亲相到几百年前来,咱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小七红着脸嘟囔,“你当时心不在焉的……”

   “还真不是,我当时给老妈发微信,说她这次眼光不错。”钱渊恬不知耻的如此说。

   反正现在她又不能打个电话去问问真假,难道还能知道我当时发的是“单身真的很爽”……

   “不过以前还真不认识你,这样的美女……肯定是过目不忘。”钱渊捏着下巴回想。

   “那是前世漂亮,还是现在漂亮?”

   “都漂亮,前世更知性,这一世更精致。”

   “有人说了,我长了张狐媚脸。”

   “这叫网红脸好不好。”钱渊吐槽道:“你不会真觉得你那位姑姑长的漂亮吧?银盘大脸……回去路上我就和叔母说了,别急,别急!”

   看了眼小七,钱渊补充道:“当然了,那时候我已经确认,要找的那个人不是她。”

   小七放下手,犹豫了下才慢慢说:“其实我们是老乡。”

   “这个我知道。”

   “介绍的中间人是我舅妈,他外甥被绑架……”

   “噢噢,想起来了。”钱渊的声音低沉下去,“被撕票的那个……”

   “嗯,你为此将案犯殴打至重伤,才被调离刑警队。”小七低声说。

   “被发配到宣传科,后来索性下了海。”钱渊笑道:“没想到啊,倒是成就了咱们的姻缘,说起来,那次相亲还挺成功的。”

   小七正要说话,突然有敲门声传来。

   “进。”

   走进来的是杨文,他看了眼小七,附在钱渊耳边。

   “咳咳,说吧,不用瞒着。”

   杨文又重新看了眼小七,往后退了两步,轻声道:“锦衣卫指挥使陆大人去了酒楼,要了个院子,正在找少爷您。”

   “他去吃饭,找我作甚?”

   “同行者还有两人。”杨文顿了下又继续说:“酒楼、院子内外都有好手。”

   钱渊瞳孔微缩,不会吧,只是一个祖父,又不是一个爹生的,难不成是正德附体了?

   “你先去,我的事回头再说。”

   “好。”钱渊起身招手叫来周泽,指着两人道:“杨文、周泽,我身边护卫,都是信得过的。”

   小七微微点头示意。

   钱渊挥手让两人先出去,走近几步低声道:“不用担心,保护好你自己。”

   “我知道,你也是。”

   “还没跟你成亲,自然要小心谨慎,不然也枉费了那次成功的相亲。”钱渊笑了笑,又问:“袭人和晴雯都信得过?”

   “信得过,我对她们都有大恩。”

   “每五日,让她们中一人来此,我会送信来,如果有紧急情况,在门上画个圈,我会处理。”

   出门前,钱渊轻轻将小七搂入怀中,“等我。”

   “好,等你。”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