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杨小奇在研究院没呆多久,就忍不住给女院长发了封告电邮,然后提前下班了。

牧雅研究院的管理就是这么松弛,想告假,只要给女院长说一声,随时可以走人。

不过因为研究院里现在的氛围很好,也没有人会无故告假,所以这样的管理完不会有问题。

杨小奇实在没办法专心做实验,经过早上的事情,心里就跟长了草似的,乱糟糟的,一时一刻都停不下来,到最后只能决定回宿舍打个电话问问。

他从来到牧雅研究院开始,就一直带着一台卫星电话,以作应急。

这台卫星电话平时处于关机状态,藏在宿舍里面他自认为最隐秘的地方,轻易不会拿出来使用。

这一次他觉得事态紧急,所以回到房间后,第一时间把卫星电话拿了出来,打开后输入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杨哥,你终于打电话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的男声,似乎有点惊喜。

杨小奇说道:“长话短说,阿山,最近外头有什么消息吗?”

杨小奇的声音显得低沉而认真,一点也不像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带着奶气。

可爱美女修长玉腿草坪嬉闹清纯亮丽图片

被唤作“小山”的年轻男声说道:“杨哥,最近出大事了,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可是因为记着你说不论怎么样都不能打电话到牧雅林场找你,所以才忍着了。”

“你做得很好,不要给我打电话,就算事关死人,都不能给我打。”

杨小奇语气郑重的夸赞了对方一句,只能单向联系是他之前决定潜伏进来就订好的策略,对方能严格执行,这很让他满意。

轻咳一声,杨小奇又问:“你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

小山连忙一迭声的说了起来,说了有半个小时,才把外头发生的事情说完。

杨小奇认真的听着,时不时问几个细节上的问题,眉头越皱越厉害,心想这么说,专利申请的事情是真的了,看起来这个专利还非常受到政府的重视。

关于这个专利的内容,他的心里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些天他一直在做的关于水稻的研究。

似乎也只有这方面的技术,会引来政府的关注。

这让杨小奇感觉非常失望,他原本还想把这个技术窃取到手里,然后到外头可以卖出一个很高的价钱。

可是一旦已经成功申请专利,那这个技术就算偷了也卖不出去了,他之前的一切计划会随之通通作废。

“怎么会这么快?不可能啊……她现在还分了那么多的项目让我们做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思绪转动间,杨小奇觉得事情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

他自认为比较合理的推测,是阿娜尔古丽已经成功研发出东西来了,可是那只是一部分,她的这个技术还能延展,有进一步推进的可能。

换句话儿也就是说,之前的专利只是一部分,后面仍在继续研发。

以杨小奇这么多年来的经验,越想越觉得这个思路没错,只要能偷到后面的这一部分,仍然可以卖出好价钱。

到时候只要手里拥有这一部分技术,就可以抢先注册专利,阿娜尔古丽如果想要让牧雅研发出来的东西能够变完整,必须给她所拥有的这部分专利授权。

虽然这样的做法很贱,但是这样一来,偷到一部分就等于得到了部,这样的东西在市场上仍然具有非常巨大的价值。

这么一想,杨小奇的目光渐渐又亮了起来,思绪也重新获得安宁,忍不住不停的跟自己说要冷静,要小心,要继续潜伏。

“杨哥,杨哥,你有没有在听?瀚海林业那边一直在找我询问你的消息,他们好像很着急,催得很紧。”

杨小奇思索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小山继续说着这一段时间发生的大小事情,包括他们的商务调查公司最近的一些业务情况。

听见瀚海林业的名字,杨小奇脑子极快一转,说道:“小山,瀚海林业那边你先拖着,就说这里防范很严,我也没办法接触到核心的部分。嗯,如果他们还是继续催,那你索性和他们说,这个单子我们不做了。”

“不做了?”

小山有点诧异,“可是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前期工作,如果说现在不做了,之前的钱拿不到,那可不是白费功夫了吗?”

杨小奇冷冷一笑:“瀚海林业给的,和我要做的,根本不成正比,我在这里发现了更有价值的东西,他们出不起价,与其这么拖着,还不如索性断了他们那一边,免得到最后闹出什么意外,反而坏了我的事情。”

小山很清楚自家老大的脾性,他从来都是贼不走空的,现在能说出这样的话儿,那就说明牧雅林业这里的价值远比他们之前所预估的要大,杨小奇这是盯上这块肥肉了。

“我明白了,杨哥,瀚海那边我会去处理好的。”

杨小奇点点头,又说:“还有,动用手上能用的资源,尽快帮我查清楚牧雅林业这个专利的大概内容,找到以后……唔,让黄姐给我打电话,打到研究院来,就说是我妈找我,我需要尽早知道这个专利的情况。”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小山把杨小奇的话儿记下,两人很快就结束了谈话。

杨小奇小心翼翼的把卫星电话关闭、藏好,然后才回到自己的桌子前坐下。

他拿出一张纸,写写画画了好一会儿,把自己的思路捋清,最后点火把那张纸烧掉,整个人终于又放轻松了下来。

……

黄私长走了以后,陈牧看着空荡荡的加油站,感觉有点无趣。

维族老人和古丽大婶回村子了,亚力昆是维族人,今天是诺鲁孜节第一天,他自然也是放假回家的。

影帝大叔和小胖妞昨天就说要感受一下诺鲁孜节的气氛,所以昨晚上就去了雅喀什村,连带马一丽也被他们带着去了。

至于李少爷和白人胖子,这两货这一段时间老不着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反正就是见不到人。

所以,加油站这时候只有陈牧一个人。

想了想,他索性关门大吉,收拾收拾后就径自赶往雅喀什村去了。

他赶到雅喀什村的时候,正是村民们的Tea Ti。

只见一个年长的老头,穿着一身民族的服饰,托着一个大圆盘,上面放着一个精美的大茶壶和一圈大茶碗,对着所有围坐在一起的村民用维语大喊:“各位亲人客人,请品尝清茶甜茶奶茶哩。”

然后,那老人就把圆盘顶到了头上,踩着音乐的节拍,开始跳起了舞。

地上,都用毯子铺了起来,

正前方坐着乐队,同样是身穿民族服饰的村民,手里拿着各种乐器,起劲儿的弹奏着。

先是老人们站起来进入“舞池”里跳舞,就连瘸腿的维族老人都进去凑了一会儿热闹。

然后,老人们乐呵了好一会儿后,终于轮到年轻人们。

音乐一下子欢快起来,舞池里的场面也变得更快更好看。

陈牧走过去找到影帝大叔他们,坐了下来。

影帝大叔正端着摄像机在拍,这样的场面其他地方可看不到,对他来说也算是采风的一种。

大家都认得陈牧,一看见是他,顿时好些人过来和他打招呼。

尤其是那些小孩,一个个都围了过来,“小牧哥哥小牧哥哥”的叫个不停,热情极了。

陈牧让哈孜和小阿依慕帮自己找了点吃的喝的过来,很快把注意力放到了食物上。

说实在,其他东西还好说,可诺鲁孜饭的味道他觉得很一般,大概吃这个就是吃一个年味儿,象征意义比味道更重要。

反正只喝了一小碗,陈牧就不再添了。

他更喜欢那一盘手抓饭和那一大碗羊汤,用它们填饱肚子后,陈牧乐呵呵的喝着香甜的奶茶,开始欣赏起了舞蹈。

这么一会儿功夫,也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觉得那些年轻的姑娘,好像都有意无意的集中到了他视线的范围内。

他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旁边的小胖妞已经用手肘戳了戳他,嘿笑道:“不错啊,小子,挺有女人缘的嘛。”

什么玩意儿?

陈牧看着小胖妞挪揄的眼神,又看了看眼前的维族姑娘们,心里突然好像有点明白了。

她们这……就是想吸引他的注意,要跳给他看的呀。

维族的姑娘们,都喜欢靓丽的色彩,所以她们的身上穿着的衣裙都是五彩缤纷的。

而且,陈牧很清楚,这些衣裙都是她们自己裁剪制作的,这是传统。

所以,当一个年轻的姑娘穿上她的衣裙,跳起优美的舞蹈,不仅仅在展示她的美,还是在展示她的手艺,让人从她的外在美看到她的内在美。

而现在,姑娘们所要展现的对象,就是他,这里面的含义不言而喻。

这……这是要撩我吗?

陈牧一口把碗里的奶茶喝完,决定先离开这里,到维族老人家的院子去待一会儿。

因为他又一次感觉到了维族人的热情……另一种热情,让他无法承受。

最新网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