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孙某的帐篷里,老爷子刚刚一个中午觉睡醒,正坐在桌边喝茶。

四子和良子正好写完公孙给他们的功课,这会儿,老爷子正翻他们写的东西看,边看边称赞,“嚯,你俩孩儿这字儿都不错哈,我乖孙儿果然是教导有方。”

四子向来琴棋书画都不错,毕竟是公孙养大的,有那么点儿才子的意思。

可良子向来是放养,那一手字极难看,太学一众学生夫子加上公孙也没给他纠正过来,赵普每次拿着他的功课都这是狗爪子写的。

今儿个老爷子竟然夸他字写得好,良子傻眼了,“老爷子,你是这世上第一个夸我字写得好的人!”

四子也开心,在一旁给良子鼓劲儿,“看吧良子,馒头也你练啊练的就会练好呢!”

“馒头是谁啊?”公孙某好奇。

“馒头是包延。”展昭他们从外边走进来,“包大人家的公子。”

公孙也,“包延可是状元才,有他指点字的话,的确是会进步……”

“你确定有进步?”问话的是白玉堂,五爷正拿着良子那份功课看着,看得直摇头。

众人凑过去一看,无语这娃跟一群才子练了这半年,字一点进步都没有。

九王爷摸着下巴点头公孙某也是个嘴甜的啊,这还叫好字啊?

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

霖夜火踹良子,“我家四条腿那个哑巴写的都比你强!”

公孙某却摇头,“不是孩儿的事儿!”

良子眨眨眼。

老头伸手捏了捏良子的胳膊,跟四子不同,这娃身硬&a;a;邦&a;a;邦的,“练武之人手上都有劲儿,手上有劲儿就没有写不好字的道理。”

良子看着手里的毛笔。

老头抽了长纸,放到他面前,“你写个丿来看看。”

良子就在纸上画了一撇。

“嗯……”公孙看了一眼,“这一撇倒是写得还蛮好看的啊。”

其他人也都点头。

“写个八字看看。”老头接着。

良子就写了一撇一捺。

展昭拿起那张纸歪着头研究了一会儿,“奇怪啊,单看一撇和一捺写的很好啊,拼起来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是因为这里。”公孙某伸手,捏了捏良子的手腕。

众人都好奇,看良子的手,“有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一直在练比自个儿还大的刀?”公孙某问良子。

众人都一愣。

“对喔!”四子点头。

老头哈哈大笑,“那是自然的,这手腕哪儿还掌握得好又短又轻的笔啊,你们哪个善使匕&a;a;首的,教他耍耍匕&a;a;首,这字儿就写得好了。”

赵普眯着眼琢磨了一会儿,伸手将良子提起来,丢给了欧阳少征,“找八彩教他套匕&a;a;首试试。”

欧阳少征提着良子出去找苗八彩了,这位女将善用短兵刃近战,现在想想,的确,良子因为天赋异禀,所以一直使用大人的兵刃,而且因为太过崇拜赵普,所以大多数时间都在练斩马&a;a;刀。

四子好奇问公孙某,“良子学会匕&a;a;首之后,就会写好字么?”

“不用等他学会之后。”公孙某架着腿端着杯茶,“练上几趟今天晚上就能写好了。”

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话间,外边天尊和殷候也进来了,一人捧着一坛酒,似乎是在门“巧遇”,场面颇尴尬,进门看到那么多人都在,更尴尬了。

陆天寒抱着胳膊靠在帐篷门看到他俩进来,问,“你俩是又迷路了?”

天尊和殷候都望天,当做听不懂。

公孙坐到公孙某身旁,“太爷果然博学。”

公孙某乐了,摆摆手,“不是我博学,是因为我对付过太多天赋异禀的死孩。”

天尊和殷候继续望天,还是没听懂。

公孙某一手搭着公孙认真,“你这带孩子不容易,记住啊,孩子不能宠,宠坏了就完啦……”

公孙某话没完,天尊和殷候把酒坛子往他眼前一桩,瞪他喝你的酒啊,那么多废话!

天尊和殷候找了两张椅子坐下,不解地看着挤在帐篷里的一群人你们在这儿干嘛?

公孙就问公孙某,“太爷,有什么动物会飞还喝人血?”

公孙某听后一挑眉,看公孙。

殷候和天尊都摇头,“你们又查什么案子?神神鬼鬼的,这都离了开封了还那么多事啊?”

众人想了想,都回头看展昭。

展护卫叹气低头都是猫爷的错行了吧。

白玉堂将刚才黑风城书院学生失踪的事情讲了一下。

公孙某听完点点头,“喝了那么多血啊……僵尸吧。”

众人眼皮子都一抽。

“会飞哦!”霖夜火提醒。

公孙某点点头,“嗯,会飞的僵尸吧……”

众人都盯着老头儿看,搞不懂他是真的还是只是玩笑。

四子默默钻进赵普怀里了僵尸还会飞哦!

展昭看看殷候,像是询问他的意见。

殷候无奈,天尊声提醒展昭,“别听他的,他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

众人都好奇什么目的?

天尊哼哼一声。

殷候接了一句,“为了明你们笨。”

夭长天似乎是觉得挺好笑,忍不住“噗”了一声。

公孙琢磨了一下殷候和天尊的话,又看了看他太爷,似乎是想通了,点点头,“的确是这么回事。”

赵普不解,“你也觉得是僵尸这么邪乎?”

“不是僵尸不僵尸。”公孙摇摇头,“我检查过他们的身体状况,身上的确是有些咬伤的痕迹但是不多,而且……”

公孙问众人,“要是在谁脸上咬一,能把人的血都吸干么?”

众人都皱眉这个当然不是咬哪儿都能吸着血。

“人身上是有筋络血脉的,咬对了地方才能吸血。”公孙道,“这世上靠血活着的,大多是动物,虫子啊什么的,最大也就是蝙蝠了,因为喝血根本喝不饱!大型的能袭&a;a;击人的动物那都是吃肉的!那两个书生失血的量不是一点点,这种失血量,得有多少蝙蝠才能吸走?但是他们身上伤又不多,那么证明吸他们血的是大动物……这世上有人那么大的蝙蝠么?那白了,不就是会飞的僵尸么?”

“所以……不是动物,而是人搞的鬼?”白玉堂问。

展昭叹了气,根据他的经验,的确每次都是人在搞鬼,唉……这都是套路啊。

霖夜火显得兴趣缺缺,往椅子上一靠,“八成是恶帝城搞的鬼吧。”

赵普担心的却是别的方面,“最近失踪的人那么多,会不会也跟这几个学生的遭遇一样?”

“但到目前为止,失踪之后又被找到的,只有这两个学生。”白玉堂道,“那其他人都上哪儿去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众人也都皱眉的确是疑点重重。

……

当夜,那两个学生还是处于昏迷状态,展昭等人也无从下手,赵家几位将领带人将官道两侧的树林搜了个遍,也没什么发现,颇为扫兴。

唯一有点儿收获的反倒是良子……他跟苗八彩学了一套匕&a;a;首之后,练了两个时辰,回去一提笔,那字写得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儿。

众人都觉着公孙某是神了哈!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第二天大清早,众人吃完早饭之后,陆天寒手里拿着个包袱,看起来里边似乎是一个锦盒,招呼白玉堂一起出门。

一路往前走,白玉堂一路想心思,觉得他外公似乎有心事。

陆天寒这趟没有带着陆凌儿……五爷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带他去看朋友,却不带他姑姑呢?

而在两人身后挺远的地方,跟来了几个人。

殷候、天尊和夭长天。

陆天寒大老远跑来黑风城看什么朋友?竟然还带着白玉堂……而且陆天寒似乎是有意不那个朋友的名字,天尊问了一圈,没人知道陆天寒要去见谁,连陆凌儿都不知道,这就勾起了闲得发慌的几个老头的好奇心。

本来,陆天寒是不在意的,管他去见谁呢。

可今早天尊无意中问了陆凌儿一声,傻丫头突然了一句,“爹爹要去见的好像是个女的,爹爹还挺紧张呢。”

就这么一句话,天尊和殷候眼都亮了。

夭长天理智上是完不在意的,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挺膈应。

天尊和殷候决定跟踪陆天寒,看是不是什么老相好。

“嘶……”夭长天跟在两人后边,边走边揉胸,嘀咕,“完了完了,丫头醋坛子都翻了!”

天尊和殷候边走还边讨论。

天尊觉得,夭长天一直跟着陆天寒,可见老陆是没机会认识什么女人的。

殷候同意,也就是,这人是很久很久以前认识的,没准是青梅竹马什么的。

天尊一捧脸初恋!

夭长天直按胸,让两人别八卦了,遭罪的可是他!

白玉堂见陆天寒一直往前走,忍不住问了一声,“外公,我们去拜会谁?”

“哦,一个老朋友。”

“不带着姑姑么?”五爷问。

陆天寒摇了摇头,“带着你姑姑容易闯祸。”

“闯祸?”白玉堂不解。

“这个朋友真是很久没见了。”陆天寒似乎有些为难,“我也摸不准他现在还是不是朋友。”

白玉堂微微一愣,看陆天寒,“不是朋友……那是什么?”

“据我所知……”陆天寒皱起了眉头,“我这个朋友,很多年前应该就已经死了。”

白玉堂一惊,“什……”

陆天寒叹了气,“他要是没死,那真是谢天谢地,可当年,我的确是知道他已经死了……即便很多人都不知道。”

白玉堂点了点头,“所以,这次拜会有可能是老友相聚……也有可能是某种骗局或者陷阱,是不是?”

陆天寒点头,“你姑姑是直&a;a;肠子,带着她的话……”

白玉堂听到这里,突然笑了。

陆天寒有无奈地看着外孙,“时候真不该把你给那老头儿带,笑起来都跟他一样!“

白玉堂略尴尬,咳嗽了一声,道,“外公,你知道姑姑直&a;a;肠子是随谁么?”

陆天寒不解。

白玉堂指了指他,“随外公你啊。”

陆天寒不满。

白玉堂认真,“如果对方有诈,那最好的方法就是将计就计。”

陆天寒点头,“我也是这么想啊。”

白玉堂倒是挺&a;a;实在,“外公,要去诓人的话,咱俩不行,得找个机灵的。“

“嗯……”陆天寒想了想,问,“找谁?”

白玉堂微微笑了笑,抬手,对远处挥了挥手。

陆天寒回头一看,就见眼前红色的身影一闪,展昭落了下来,笑眯眯看着两人。

远处,殷候和天尊对视了一眼怎么那猫崽儿也掺一脚的啊?

展昭落地之后,往白玉身旁一站,好奇看他怎么了?

白玉堂道,“可能有诈。”

展昭微微一笑,点头,“明白啦。”

就这么着,陆天寒带着两个的,去见那位久别重逢死而复生的好友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