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年轻医生被气的手直哆嗦,指着凌冽道“你究竟是谁?你哪个中医学院毕业的?”

“不好意思,我没有上过任何医学院,甚至都没有上过大学!”凌冽道。

听见这话场顿时一阵愕然,一个小护士跳了出来,一脸鄙夷的指着凌冽道“连大学都没有上过,也配对我们陈医生指指点点?你知道陈主任是哪个医学院毕业的吗?他可是天京医学院的高材生!”

天京医学院,虽然比不上韩筠的那个大英帝国皇家医学院,但也是国内最顶尖儿的医学院了。

可是凌冽连毕业于大英帝国皇家医学院的韩筠都放在眼里,又怎么会将他放在眼里,翻着白眼道“天京医学院就很牛逼吗?病人的病是医好的,不是靠名头吓好的。”

跟在年轻医生身边的一群医护人员顿时都怒了,都跳了出来冲凌冽一脸鄙夷的叫道

“你连正规的医学院都没有上过,你算个什么东西?”

“骗子一个也敢对天京医学院的高材生指指点点,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还说能保证把病人治好,太能吹了,不要脸!”

…………………………………………………

年轻医生叫陈启生,对于像光州这样一个小小的县级市来说,一个天京医学院的高材生的确是了不得的人物。

清纯美女着旗袍灯光下写真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儿,那就是陈启生的老子是现在宏远医院的院长,也就是说他是宏远医院的太子爷。

那这下就不得了啦,医术了得,长的帅,又是太子爷,整个宏远医院哪一个不巴结他?

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医生护士,更是将他当成偶像一样崇拜,现在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一个小瘪三冲他们的偶像指指点点,他们当然愤怒不已了。

“我不管你是谁,现在立即给我滚开,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陈启生冷声道。

他感觉自己球最顶级医学院的高材生竟然跟一个连大学校门都没有进过的野郎中生争执,简直是太掉价了。

凌冽懒得理他,扭头冲秦爽跟韩筠道“是让他把人带走,还是留下让我治疗,你们做决定!”

秦爽有些犹豫,她知道凌冽是一个医生,可是她并不了解凌冽的医术究竟有多高明,而且她也知道陈启生的身份,是相信凌冽还是相信天京医学院?

就在这个时候,韩筠却道“把人留下,让他治疗!”

什么?

所有人都愣住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陈启生脸色一变,觉得韩筠根本就是疯了,道“筠筠,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

如果换成昨天,做出这样的决定韩筠也一样会认为自己已经疯了,可是这两天她一直都研究绵绵叔叔身上采集到的毒素,却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只能认定一点,那就是那是一种在她认知范围内西医没有任何办法解除的一种毒素。

如果再次让她遇到身中同样毒素的人,她根本就是束手无策,看着中毒者身亡。

可是,她却亲眼看见凌冽仅凭几根银针就轻易的把毒给解了。

尽管嘴上不承认,但身为一个医者,她又不能不承认凌冽的针灸之术的确有着西医不能相比的神奇之处。

“不行,我不同意,筠筠,你知道这样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陈启生怒道。

韩筠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道“我是院长,我做出的决定我会权负责,不需要你同意,还有,请你以后叫我韩筠,或者韩院长!”

“你……”

这时秦爽也站了出来,道“我是病人的家属,这也是我的决定。”

陈启生感觉韩筠跟秦爽都疯了,放着一个堂堂最顶级医学院的高材生不相信而去相信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野郎中。

一股阴毒的冷光从陈启生的眼中闪过,冷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让病人痊愈的,如果病人出现任何问题,我会立即报警,告你非法行医!”

韩筠是他的上司,秦爽是病人家属,他没有办法改变她们的决定,但是却能告凌冽非法行医,在他看来,在没有任何医疗设备的情况下,秦运天必死无疑,凌冽是坐定大牢了。

本来凌冽对陈启生没有好感是因为他诋毁中医,现在看来这家伙的人品也不怎么样。

凌冽不再理他,银针出现在手中,两道银光闪过,刺中了秦运天的心脏跟肺两个部位,顿时秦运天安静了下来,不止是安静,而是彻底的安静。

秦运天的心脏跳动跟呼吸竟然同时停止了。

“人死了!”一个小护士惊声叫道。

什么?

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秦爽更是尖叫道“爸!”

韩筠也是脸色煞白,怎么会这样的?怎么会就这样死掉的?

陈启生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得意的笑意,冲身边一个年轻医生道“立即报警,就说这样有人非法行医,并且已经闹出了人命!”

那个年轻医生连忙掏出了电话,还没有来得及拨通,凌冽就扭头冲陈启生冷笑道“还说是天京医学院的高材生,连人是死是活都看不出来,简直就是一个废物!”

所有人都怒了,大声骂道“你个垃圾,现在人都已经被你弄的没心跳没呼吸了,你还敢这么嚣张?”

陈启生却是阴笑道“不管你有多么的牙尖嘴利,出了人命是事实,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凌冽却是不屑的一笑,几十根银针同时出现在手中,银光不断的闪现,闪电般的刺进秦运天的身各处,凌冽轻喝一声,一掌拍在陈启生的胸口。

顿时,所有的银针竟然开始颤动起来,针尾上面泛起点点金色的光芒!

“呼……”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秦运天突然睁开了双眼,大口的喘着气,不过谁都能看的出来,他现在的呼吸非常顺畅,也没有咳嗽。

所有人都是眼睛瞪的跟电灯泡一样,下巴壳子跌在地上。

我擦,真他妈的活见鬼了,刚才人明明都已经咽气了,怎么又活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