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工人们呢?现在怎么样?”姚岑问。

“哦,一早就去安抚过,现在都已经回宿舍了,暂时跟他们说的是放半天带薪假期,等待事情理清。”

“环保部门怎么说?”姚岑又问。

“没说什么,就说是让等待调查结果。”

姚岑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肖舜。

“我检查过汇生源的原液不具备任何毒性,我的方子更不可能,都是一些中草药,况且污水所导致的中毒应该不会这么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我几乎可以断定那些村民绝非是因为咱们厂排放的污水导致的中毒。我需要亲自去看看病人,搞清楚他们到底是中的什么毒。”

肖舜若有所思的说道。

他想起来人群中那个煽风点火的人,或许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搞鬼,往星辉生物泼脏水。

“外面那么多记者,我怕就算厘清了跟我们无关,我们星辉生物的声誉也会大众诟病,这可能是不可挽回的,即便到时候澄清了,也会给大众留下既定的印象。

“人言可畏,尤其是现在网络发达,有些人并不在乎真相,他们只是想看热闹罢了。”

姚岑娥眉紧蹙,忧心忡忡的说道。

萝莉妹纸粉嘟嘟嘴唇清甜可人美女写真图片

“要不然找人把新闻压下来?”庄津看着肖舜问。

肖舜摆摆手:“不用。”

他有这样的能量,不过仅限于江海,这事恐怕堵不住。

而且他知道堵不如疏的道理,这样的事越遮遮掩掩,别人越以为真有其事,倒不如摊在阳光下,实实在在的解决问题。

黑就是黑,白就失白,如果真是由于星辉生物造成的,就应该担起责任。

官家部门的办事效率肖舜是知道的,如果等着他们调查清楚,不光星辉生物等不起,那些病人恐怕也等不起。

万一真闹出人命,星辉生物绝对会推上风口浪尖,到时候更麻烦,倒不如主动出击。

“这样吧,你们催促一下环保部门尽快调查,给出个结果,我现在马上赶往医院看一下病人的情况,双管齐下,争取尽快把事情搞清楚。”肖舜轻轻敲了下茶几桌面说道道。

“好,我这就去环保署一趟,打听一下具体情况,顺便催促一下他们尽量快一点,医院那边就交给你了。”

姚岑说着就起身准备往外走,不过很快就想到门口还有一堆人在那堵着呢,扭头无奈的看向肖舜。

肖舜扯了扯嘴角:“我跟你一块出去吧。”

“早知道应该让兄弟们在外面等着了。”庄津道。

他带来那帮人一看就不是好人,肖舜怕他们站在门口怕跟那些村民发生冲突。

“没事,我跟他们的病人家属一起去医院,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我跑路了嘛不是。”

肖舜笑了笑道,接着他看向麦雅琴:“公司暂时就交给你了。”

麦雅琴点头道:“肖总放心。”

肖舜带着姚岑跟庄津一起走出了办公楼,远远就看到那群村民还没有散,依旧堵在公司门口,颇有点不给说法就扎营在那儿的架势。

看到肖舜一行走过来,又是一阵叫嚷,而此时他们手里多了一些家伙事儿,铁锹,钉耙诸如此类比较原始的冷兵器,显然是被前边庄津带来的人给刺激到了。

“别让他们跑了,从这儿出去就找不到他们了。”

“今天不给我们个说法,你们就别想离开,谁来了也不好使!”

肖舜走上前去,目光凌厉的扫过众人。

似乎有股无形而又强悍的力量穿过他们的身体,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似乎有一阵凉意包裹着他们,瞬间安静了不少。

肖舜隔着伸缩门,面不改色的说道:“大家先安静一下,我是星辉生物的老板,有哪位能告诉我,是谁告诉你们,你们家人的病是由于我们星辉生物排放的污水导致的?有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他隐隐感觉似乎好像有人故意在背后搞鬼,此一问也是想看能不能将背后的人揪出来。

“你们厂就在我们村旁边,不是你们还能有谁?一夜之间病倒了二十多个人,就是因为接触了你们厂排放出来的脏水,你们别想抵赖。”

“对,别被他忽悠,环保部门的人都已经上门了,难道还有假?”

这个问题似乎立刻陷入到了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怪圈。

由于村民生病有人举报了星辉生物,环保部门上门调查,在这些村民的印象中就坐实了是由于星河生物所造成的。

显然现在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是走不通的。

肖舜轻吐了口气继续道:“这样吧,我不仅是星辉生物的老板,也是一个医生,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看望一下病人,大家请放心,如果真是我们星辉生物造成的,我们绝对会负责到底。

不过现在还请你们回去,不用堵在这里,我跟我老婆都不会跑,厂子就在这里,跑的了和尚跑的庙嘛,你们说对不对?”

“话说的好听,万一你们真跑了我们找谁去?”

“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我跑的了吗?”肖舜反问道。

接着他态度诚恳的说道:“我知道大家都很着急,我理解你们心情,不过请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你们的家人,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也绝不会推卸,一定负责到底。”

放到以前他没有这么大耐心跟他们胡搅蛮缠。

不过现在外面那么多记者,如果他太过强硬的话,立即就会成为他们大做文章的好素材。

现在的报纸跟一些小的门户网站为了提高销量跟点击率,无不是拿出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克制一些,免得给星辉生物继续造成声誉上的伤害。

“你说你能治好我女儿的病?”

此时先前那个歇斯底里的中年妇女扒开人群,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出声问道。

“别信他的话,他那么年轻,就算是个医生恐怕也是个生瓜蛋子,现在专家们都不行,指望他救人?别开玩笑了。”

又是那个挑拨的声音传出来,肖舜目光一凝,循着声音看过去,依旧没有注意到那人长什么模样,心下不免有些失望,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啊。

最新网址:.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