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穆见纱布很坚实,松了一口气,看着坐在浴缸里的慕少凌说道:“慕总,您先洗,我在门外等着。”

“嗯。”慕少凌点头,虽然这样洗澡狼狈了些,但总比擦拭的要好。

念穆离开浴室,替他关上门,但没有从里面反锁,因为等会儿还需要进来。

保姆走过来,低声询问道:“念女士,已经好了?”

“算是吧,等会儿等慕总洗完再起来,才是一个大工程。”念穆说着,等会儿慕少凌洗完,肯定会把浴缸的水放走,受伤的腿才能碰浴缸。

那时候,如果他故意不穿浴袍的话……

念穆想到可能要看见不该看到的东西,脸蛋有些发热。

“那我留下来等先生洗完澡再说吧。”保姆担心她一个人弄不好,所以这么说着。

经过提醒,念穆才注意到已经到了保姆下班的时间,今天外面的天气并不好,奇闻骤降,而且还可能会下雪,她说道:“现在也晚了,这边我一个人在就行,你先回去吧。”

“可是先生他……”保姆犹豫着。

念穆想着,慕少凌也不喜欢被其他人看见他那么狼狈的一面,即使保姆在这里,最后也可能是被勒令在外面等着,留下来根本不能做什么。

她说道:“这边我一个人就可以,我有照顾人经验的,你放心。”

纯真小妹的俏丽灵气

“好吧,那我先下班了。”见念穆坚持,保姆便决定要下班。

念穆想到慕少凌很有可能会洗头,于是说道:“对了,楼下是不是有一个吹风机,你先拿进来再进来吧,不然等会儿我还得找。”

“那是给客人用的,我给您找过来。”保姆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保姆房,过了会儿,拿着吹风机走进来说道:“念女士,吹风机我先放在桌子上。”

“好,你下班吧,路上注意安。”念穆叮嘱道。

保姆暖暖一笑,点了点头,“念女士您人真好,明天见。”

“明天见。”念穆点了点头。

保姆离开后,卧室里,只剩下她,而浴室里,则是传来了水声。

念穆估摸着,慕少凌现在是在放水。

她看了一眼书桌上面的文件,这些都是关于项目的文件……

阿贝普的话,在耳边响起。

念穆握住拳头,她知道,项目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应该已经是到了关键,包括设计图纸那些,都已经成了型……

要她去偷这些,她实在是下不了决心……

念穆深呼吸着,双手握住拳头,把目光挪向别的地方,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这样做,现在只能暂时地拖着。

转移注意力很是困难,她干脆拿起手机,翻阅着关于自己伤口可能被下了什么药的相关文档。

大约半个小时候,慕少凌的声音从浴室里传出来,“我好了。”

念穆把手机放回口袋中,靠近浴室门,准备推开的时候,忽然想起慕少凌可能没穿衣服,她停住动作,询问道:“慕总,您穿好衣服了吗?”

坐在浴缸里的慕少凌挑眉,难道没穿好衣服,她就不进来?

她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是他们是夫妻的关系从没存在过一样,可是,孩子都生了三个了……

“没有,我要怎么做?”慕少凌问道。

念穆感觉呼吸有些困难,要是刚才没有思索直接推门进去,看到的,可就是小儿不宜的情景了。

“慕总,您先把浴缸的水放干,然后再裹上我放在一旁的浴袍。”念穆叮嘱道,她都是准备好的。

慕少凌看了一眼旁边的浴袍,挑了挑眉头,还以为这是念穆给自己准备换洗的,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作用。

他摸索了一下,找到排水的键,按了一下。

浴缸的水哗啦啦的往下水道排。

念穆站在门口也听见了排水的声音。

过了会儿,她才听到慕少凌说道:“好了,进来吧。”

念穆推开门,试探地往门口里面看了一眼,慕少凌依旧坐在浴缸里,上半身看着,已经裹好了浴袍,而受伤的腿没有挪下来,依旧是挂在纱布上。

“我来帮您。”她走过去,轻轻把慕少凌的脚放在浴缸上。

浴缸虽然放了水,但还是有些湿润,然而石膏上裹着保鲜膜,这点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念穆抬手,扶着慕少凌的腋下。

慕少凌双手撑着浴缸的旁边,借力坐在浴缸的边缘上。

念穆看着他坐稳以后,才把轮椅推过来。

慕少凌看着轮椅推过来后,站了起来,单脚站着,身体微微摇晃。

念穆不敢耽误,生怕他会站不住,于是扶着他坐在轮椅上。

“还好吗?”她低声询问。

“没问题。”慕少凌闭了闭眼睛,再度睁开,神情冷淡。

念穆点了点头,推着他走出浴室,然后转身又走进浴室,她拿出一条干毛巾,说道:“慕总,您洗了头,需要我帮你吹吗?”

“你帮我吧。”慕少凌的头发还滴着水,他垂眸,没有打算自己动手。

念穆见状,只好拿着毛巾擦拭他头发的水滴。

等到头发的水分被毛巾吸收得差不多,她推着他来到办公桌旁边,说道:“我要拔一下您手机的充电器。”

“嗯。”慕少凌闭着眼,在享受她对自己的温柔。

即使她依旧是小心翼翼的,但也是她对他的温柔。

念穆插上吹风机,打开,对着慕少凌的头发吹。

她知道男人不喜欢头顶太烫的感觉,故意把吹风机挪开些,手抬起,拉扯到腰间的肌肉,她有些难受。

念穆一言不发,默默地替他把头发吹干,然后关掉吹风机,低声说道:“慕总,睡衣我已经帮您放到床上了,您快些换掉吧。”

“知道了。”慕少凌看了一眼在待机的电脑,挪动了一下鼠标,屏幕显示了锁屏页面。

他没有闪避,当着她的面输入密码。

念穆注意到,密码是她的生日。

她垂下眼眸,把吹风机的线缠绕好,没有作声。

他说,他喜欢自己。

那就是说,他对阮白再无感情,但是他现在的密码,还是她以前的生日日期。

他真的喜欢她吗?还是只是寂寞,想要借她来消遣时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