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宇龙沉着脸,看着方川:“给点面子行不行,我回去就给你打,说到做到!”

“不行。”方川挥挥手,“一样的,打吧。”

“好!”

和宇龙一咬牙,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省体育馆的事情,取消!谁也别去找主办方的麻烦,他们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的语气带着怒意,让对面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随后,他狠狠地挂了电话,看着方川:“满意了吧?”

“好了。”方川点点头,一摆手:“还不错,小伙子,我很看好你,以后我们再玩。”

他随后,拉着柳梦露,嘴角一勾:“柳学姐,我们走。”

“嗯。”柳梦露连忙点头,然后跟着方川走了。

“和宇龙,这个方川究竟是什么人,你让他这么欺负,你也能忍?”宋缺大声问道。

和宇龙看着宋缺:“这是我的事情,宋公子不用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后,凡是跟这个人有关的事,宋公子就不要来找我了!”

他很生气,如果不是宋缺,他也不会遇到今天的事情。

清迈外景美女清爽泳装写真

他冷哼一声,转身就往大街上走去。

至于之前吃饭的事情,以及,跟宋缺泡妞的事情,他一点也提不起兴趣。

他此时此刻,很愤怒,很憋屈!

以前,只有他这么欺负人的,没有别人这么欺负他的!

可现在,方川是毫不犹豫,就这么欺负他,而他现在还必须忍气吞声,实在可恶。

宋缺也是一脸懵逼,看着离开的和宇龙,心里本来也有气,现在火就更大了。

他已经被这个方川揍了两次,是绝对不能忍的!

和宇龙这个家伙,竟然也会有认怂的时候,他是他没有想到的。

他反正是纨绔惯了,就算对方川有一点忌惮,也不会有太多,甚至还抱着侥幸心理。

“既然你们要这么逼我,那就别怪我了!”宋缺阴冷地笑了一声。

他宋缺,其他本事没有,就是搞事情的馊主意多得很。

他几乎瞬间,又想到了一个搞方川的办法。

他说着,一转身,就掏出电话,给他在益州城的另一群跟班打了过去。

“没想到啊,事情就这么解决了。”柳梦露心情已经好到不行,不过,到此刻,她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和宇龙、宋缺,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在魔都,也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没有几个人能招惹。

可是,方川却能把他们治得服服帖帖。

她实在有些想不通!

尤其是和宇龙,虽然做了一些表面的功夫,可她也能看出来,和宇龙很忌惮方川。

不过她想一想也是,方川是什么人?

他可是奇人异士,连鬼都不怕,怎么会怕和宇龙这种人呢?

她看向方川,眼神里有多了一丝崇拜跟欣喜。

她呵呵笑道:“小川你可不知道,菲儿他们听说了这个消息,有多惊讶,有多高兴!”

方川淡淡一笑:“小事一桩,下午做什么?”

“我想去琴房一趟,练练基本功,为演唱会做准备。”柳梦露一脸希冀,“可不可以?”

方川点头:“可以。”

“太好了!”柳梦露发出了欢呼声。

不一会儿,他们就来到了一个建筑别出心裁,别具一格,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琴行。

这个琴行,出入的都是一流的琴师、音乐人,或者上流音乐爱好者。

在这里,不是会员,是不能随便进入的。

柳梦露轻车熟路,带着方川,刷了卡,进入专业的琴房。

这个琴行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接待室跟表演厅,有时候接待重要宾客,就用这表演厅。

二楼是琴房,三楼是音乐人们交流的地方。

柳梦露比较低调,直接带着方川,来到了她专属的琴房。

这房间很大,不仅仅只有钢琴,几乎是各种乐器,应有尽有。

柳梦露练基本功,只用钢琴,偶尔闲暇的时候,会用小提琴或者吉他陶冶一下。

其他的乐器,摆放在另外几个小房间里,却没有用过。

“小川,可能会很无聊,你看有什么喜欢的,可以玩玩。”

柳梦露忽然发现有些尴尬,因为现在多少有一点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感觉。

而且,她可以练声,可是方川却没有玩的。

所以,她只好随便信口一说,实际上,方川也没有办法玩,不

懂乐器的人,也玩不起劲儿。

方川却笑道:“不如,我来给你弹钢琴吧?”

“你会弹?”柳梦露美眸瞪大,看着方川,如同发现了新大陆。

“不会。”

方川摆摆手,“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怎么可能接触过钢琴。不过,给我一点时间就行了。”

“又是这样?”柳梦露要不是已经算了解方川,知道方川从来说话不会有假。

否则,她觉得方川是说大话。

她已经见过方川太多奇特的地方了,再见一下他几分钟学会弹钢琴,她也能接受了。

“呵呵,我试试。”

方川脑海里,找到了图书馆里关于钢琴演奏的基础、以及指法,还有进阶弹法。

这些信息,在他的脑海里,不过是一闪而过。

但是,他却已经掌握到了技巧。

他随便翻开一页曲谱,手指轻轻放在钢琴键上,深吸一口气,在柳梦露那期待的眼神里,手指跳跃起来。

“啊!”柳梦露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方川那双手,如同有魔性一样,指尖跳跃之间,一个个美妙的音符传递出来。

那一首‘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节选,如同激昂的浪,一波一波地汹涌出来。

柳梦露的情绪,瞬间被调动,有了一种不服输,抗争命运的激昂斗志。

她紧握着拳头,被那一个个时强时弱的音符,触动着她的心脏,让她头皮发麻,身细胞如同雀跃起来了一样。

她很难想象,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钢琴的人,能把命运交响曲弹到出神入化,可能达到巅峰的层次。

贝多芬复生,恐怕也不过如此。

当——

最后,方川一曲作罢,自己的情绪也完被调动起来,他想起了自己上一世的一生。

修真者,难道不是与命运抗争吗?

他停下来,霍然站起,良久:“我能扼住命运的咽喉,它不能使我屈服!我,就是我!”

标签: